社員 謝九芥,在爆系故事館所發表的故事!
#大丘異聞錄
阿公的經歷真的很豐富,在阿公剛生了我三舅那年,他的最佳好友突然去世。
他好友去世前沒有什麼徵兆,每天都生龍活虎的人,怎麼會在某一個夜裡突然長睡不起。
阿公為此感到非常的傷心,一陣子都不去工作每天呆在家裡,直到阿嚒再也看不下去,一巴掌拍醒了阿公,阿公的生活作息才漸漸恢復正常。
但從此生命裡少了一個好友,阿公雖說表面正常,其實心裡還是有一個疙瘩在。
阿公說記得那時候是雨季,天天大雨滂沱,擔心自己所買的園地會淹水造成農作物死亡,阿公每天都會冒著雨,駕著摩托車到半山腰園地巡視。
要到半山腰都會經過一座人造橋,人造橋下面就是波濤洶湧的大河。
人造橋的寬度只可以讓一輛摩托車通行,所以每次阿公經過這裡都會心驚膽跳,深怕突然一個不穩就跌了下去。
當天和往常一樣,一早就下著傾盆大雨,經往橋的時候,前方能見度幾乎是0,但憑著多年經過這條橋的經驗,只要阿公慢慢的開,還是可以安全通行的。
(圖片來源:網路)
就快到橋中央的時候,阿公突然聽到有人對他說:「死....會死。」
那聲音很奇怪,忽遠忽近的,第一個死字就好像在耳邊,第二個死字卻像有人在遠處喊你,就是那麼奇怪。
阿公確定自己沒聽錯,就算雨下得非常的大,但雨打在橋上的聲音卻無法掩蓋這道忽遠忽近的聲音。
到底是誰在說話?
阿公以為只是普通山鬽,也沒去理會。
這些年常在榴蓮園,半山腰等偏僻的地方訓練膽子,老子什麼場面沒看過,這樣故弄玄虛還真的嚇不到阿公。
於是,阿公不理會這道聲音,依然固執的往前開。
這道聲音在這期間不時出現,到後面幾乎是用吶喊的在警告阿公。
阿公有點生氣了,我好好的在駕摩托車,你一直在騷擾我幹嘛。
我不發威,你就當我是病貓嗎。
阿公從摩托車下來,把兩隻手的袖子都拉起來,對著前方後方亂罵,幾乎什麼髒話都飆出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阿公的破口大罵真的嚇壞了那只山鬽,聲音不再出現。
阿公得意的爬上摩托車,準備繼續前進。
這時前面的雨霧就好像有靈性一般,慢慢的向兩邊移動,自動打開了一條路讓阿公通行。
不對,是讓“那人”通行。
也不對,是讓“那鬼”通行。
是阿公的好友!
阿公的好友以很猙獰的面孔慢慢走向阿公。
(圖片來源:網路)
阿公雖說膽大包天,但這時還是嚇得愣住了。
和好友認識那麼多年,還真的沒見過他如此猙獰的樣子。
就這樣他好友慢慢走向他,在快觸碰到我阿公的時候突然消失了。
阿公臉色蒼白,嘴唇發抖的一直站在那裡。
以為是山鬽真沒想到是自己的好友,還以那麼可怕的面孔接近我阿公。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天阿公就沒去看農作物了,直接轉頭回家。
隔天,雨變小了,阿公鼓起勇氣再度來到了那座橋。
其實阿公還是抱著可以見到自己好友的心態來的,這次他打算開口問好友是不是有什麼心願未了。
事不如人願,好友沒有出現。
阿公就這樣慢慢的駕著摩托車,突然看到前方的大橋塌了。
(圖片來源:網路)
阿公打了一個冷顫,自己的好友原來是來勸阻自己繼續前進的,如果自己當時繼續前進就會直直的插入河裡。
當時風雨交加,河水流得非常的急,跌入河裡,根本就是直接判了死刑,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還以為好友要害自己,其實是要救自己才對。
阿公對著前方大喊了一聲 謝謝。
一陣風突然吹起,然後慢慢消逝。
後來阿公說,有時這好友還是會出現,雖然阿公看不到,但卻感覺得到,直到生了七舅後,好友才不再出現。
阿公想,可能好友到了投胎時間吧。
…………………………
#心裡好暖!友情是永遠的啊~(感動)
(圖片來源:網路 航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