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飛,但我的翅膀卻被他折斷,而他是我一度認為是父親的教練........』
在多年前,我曾經是一位體操選手,體操是我最愛的運動,也是最恨的運動。
恨的是我的教練,或許是因為我家人都在外地工作,我都是我阿公阿嬤在養,所以當我幼稚園時,把帶我進入體操世界的教練,在當時,我幾乎把他當作自己的父親一般的尊重。
國小階段他細心對我的呵護無微不至,不論是體操中危險動作的保護,或是平常的噓寒問暖,讓我備受感動,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所以平常間的摟摟抱抱,我都當做是跟家人之間親密動作一般,不以為意。
誰知,上了國中開始發育時,他才逐漸的嶄露他那可怕的面容。
現在回想起來,一樣的保護,但都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經意,都會接觸到我的私處或上半身,他也常常叫我只穿運動內衣練習,說這樣比較好做動作。也會常常會握住我的手,但我當時都不疑有它,雖然我曾經看到學姊很氣憤的剝開他的手,但教練就不保護他,最後學姊受傷,當時的我並不明白,我只知道,教練是很保護我的,他要讓我不受傷。
我常常看到他叫學姊幫他按摩,或許是我的懵懂不知,但我都覺得學姊怪怪的。後來他也會叫我幫他按摩,當時我真的覺得幫自己的爸爸按摩,是一種孝順的表現。
但.......我真的太傻了,我如果早一點察覺到學姊們的異狀,我或許現在還是會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但我已經是個被這個賤人糟蹋過了。
#我不再是了.........
出去比賽的時候,我們都住汽車旅館,他常常跟我們說,練習完,覺得全身緊繃,可以去泡泡澡放鬆一下。
每一次去外地比賽時,都是在八、九點,教練都打電話來寢室,叫學姊去找他,理由不外是心理建設,或是幫教練按摩,又或是教練要幫學姊放鬆,每次都叫特定一、二位成績較好的學姐去,我當時不懂,我只知道學姊都很不想去,都會拖到教練打第二次、第三次電話來,帶點生氣的語氣時,他們才會出去。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位很美成績又好的學姊要去找他時,接電話的手跟語氣是發抖的。
而當他回來的時候眼睛看起像是哭過。我問他怎麼了?她就不發一語的去洗澡,然後就去睡覺,但我覺得奇怪的是,他不是才剛洗過澡嗎?或許是年紀相差有點多,我當時是國小,學姊已經高中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他,只知道學姊的眼神充滿悲傷。
學姊畢業後,我升上了國中後,在一次的外地比賽,教練叫我過去他的房間,說要幫我賽前放鬆,我想就跟平常在體操館一樣吧。進去房間後,他說先去泡澡讓肌肉放鬆一下,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賽前放鬆,我也不疑有他,我就去泡澡了。
『我終於知道 #學姊不願意來的原因........』
泡了十分鐘後,正準備要起身時,我突然看到 #他全身裸體的走進來,當時的我,嚇到不知道該說甚麼,他緩慢的走過來,他伸直了一隻手,那手就像僵屍一樣的恐怖,然後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摸到我的脖子摟住了我,到我耳邊說,『我會好好愛你的,你的學姊們也都是這樣.......』
就在那晚,在他的房間,我只知道,我的童貞,這個身為女人的珍寶,被這個曾經我視為父親的人所踐踏在地上,一文不值........。
而後,在他家、在體操館、在汽車旅館,他一次又一次的進入我的身體,每一次過程我都像死了一般,直到結束後,我才覺得自己又活過來,甚至有一次是在上課的時候,他用教練的身分,叫我請病假出去看復健,他開車來載我,就直帶去汽車旅館.........。
別說我傻.......其實我一直說我不要,但我的聲音就像是溺水般死前的掙扎的微弱.........還記得在他家時,他很喜歡他那條紅龍,我真的很想拿了這隻紅龍,直接塞到我的身體裡,讓我死去........。
我不敢跟誰說,我只記得我跟一位學姊提過,我一直哭,他也沒說甚麼,但我深深的覺得,他可能也是受害者,我曾經想自殺過,但我想到我那孤苦無依的家人,我只知道,我只能活下去,活著下來,才有未來。
『應該要給我翅膀的教練,卻讓在要起飛的時候,硬生生把他折斷』
雖然痛苦過,但我要說的是,我活下來了,除了我的信仰以外,也讓我遇到我即將託付終生的人。
『我不再是受害者,#我是個存活者
會講出來的原因,是我看到『美國體操界』的新聞,我看到我的偶像出面指控隊醫性侵時,的那種堅毅的眼神,我淚流不止,我知道,跟我同樣受苦的人,還活在痛苦的深淵。
林亦含說過:「她也有被性侵的經驗,這個事件之後她覺得世界之大卻無她無容身處,雖然身邊全是愛她的家人朋友但她卻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因為沒有人知道她被性侵這件事,就好像沒有人她站在同一陣線上。」
如果你是曾被性侵的女孩子,你不孤獨,這不是你的錯,只要你願意講出來,就算是匿名,也會有人聽,你可以幫助更多人逃離這樣子的煉獄,你可以讓這個禽獸都不如的人,繩之以法。
我不再是被你摧殘的小女孩,而是一位復仇者, 讓他的惡行,得以接受審判。
以我所知, 已確認還有數位學姊也是曾經被 #高雄市光華國小體操專任教練梁*宗摧殘踐踏傷害過,希望司法最終能夠給予他應有的懲罰,公開他是因為不希望再有下一位受害者出現!
附上正在被停職調查的梁*宗教練fb連結:
希望這個事情能夠像香港『欄后』呂麗瑤對外公開被男教練性侵犯後受到社會關注,附上呂麗瑤的fb:https://www.facebook.com/laiyiului/posts/1613101928711682:0
就像一般性侵的個案那樣,手上的證據不多,
這張是體操教練帶受害人去驗孕時 診斷證明書,
重點是當中寫著由師長陪同就診。
這是剛剛那個 診斷證明書的同一個案, 這是 當時人翻拍醫生電腦屏幕,
顯示的診斷資料 , 當中紅色標記著的是等同 那張診斷證明書中寫的,
是由師長陪同女生前去。
現在知道的總共有五個受害人,所有女童都是在12歲、13的時被這個體操教練侵犯,當中有受害人已經成年結了婚, 暫時知道的是 可以追潮到十五年前……, 所以受害人可能不止這個數目…
這樣的人居然是教練?真是誤人子弟,留下小孩一輩子的陰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