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彥庭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各位好,我是台北國際藝術村(北平東路7號)的展場工讀生。
      
昨天在上班時,有位女士因為覺得我幫她戴VR眼鏡的帶子是在「打」她,因而大力回賞我一巴掌,其後不斷咆哮咒罵、言語威脅。
         
之後我立刻出去請保全報警(如影片1),她一聽到我報警就跑了,警察來時人已離去,搜了附近也沒有看到。之後我去拿了驗傷單,於今日9點到派出所報案。
   
         
5/21(六)下午2:30-3:30出現在台北國際藝術村,並在3:12分動手賞我巴掌,穿深藍色風衣、黑色靴子、黑頭髮並且瀏海向上夾起,身高約160cm的30多歲女性。
         
請大家如果知道畫面中這位女士是誰的,麻煩跟我說,希望可以找得到人,本人要告傷害罪與公然侮辱罪。
        
1.我完全不認識這位女士
2.她臉上的是我給他的戴VR眼鏡的衛生面罩
     
 關於前因後果:
在賞巴掌事件前,她一來就非常不高興了,原因是我在展場旁的工作區工作,但她以為那邊是休息區,因此大罵我一頓,內容大約是「妳為什麼偷懶,我要告訴藝術家、我要告訴貴單位、我要告訴上級主管⋯等等等」於是我向她解釋,她不聽,邊舉起手機拍我揚言要告狀。
      
我蠻無奈的,於是跟她說:「好吧,若你想要向上級客訴,也沒問題,因為事實上妳誤會了」
     
而後她說「妳現在給我過來服務完我」(附註:她從頭到尾對我都是用叫狗的態度)所以我才去幫她使用。
眼鏡在使用前需要設定,所以我幫他設定,然後交給她。他在這過程中不斷罵我「非常不專業、要讓他等眼鏡弄好、連一個眼鏡都不會用,你就這樣幹事情的?」等等的狂罵我,我沒有多做回應,只是請她看。(而後我主管調監視器的時候發現他也在我幫他設定的時候也有偷拍我)   
      
2.關於拍頭、摸頭是禁忌、被嚇到?我原本沒有要幫他調整帶子,因為也有民眾習慣手拿著(眼鏡蠻重的 會掉),但她看了一下說「你是不用幫我調頭帶是不是?這樣服務?你現在是怎樣?給我黏好來」
      
所以我下個動作就調了頭帶
   
       
至於大家很在意的「拍」,是因為他想要我貼緊來!事實上大家也可以看影片中,我並不是「拍一下」而是有滑動(這是我認為黏好的方式,另外 我的右手拿著控制器),而她在瞬間賞巴掌過來。
       
站在我的立場,我也懷疑那是否是這位女士預謀好的呢?是知道我會碰她的頭,所以不管我怎麼碰,都有一個契機可以賞我巴掌,大家也看到了她的揮舞姿勢很標準,難道被嚇到的人可以有這麼快的反應嗎?
      
3.關於我快速離場,其實我在他狂罵人不聽我解釋的時候,就很想請警察來,因為我認為她只是來發洩情緒,想請警察來叫他冷靜。所以在他打完我之後,我當下就轉身出去報警,她原本是追出來罵我,但看到我們在打電話,馬上離開。
   
      
4.其他的疑問我全部都非常願意回答,但相信會有網友們認為是我的片面之詞,因此我懇請大家幫我協尋看看,若她真的有什麼委屈,也得已伸張。如果這位女士受到委屈了,怎麼沒有留在現場呢?他離開時我一直在後面說「請你留下」一直喊她,但未得到回應。
    
     
對了,警察來的時候都有錄下完整的監視錄影畫面,從她進來那一刻,到走掉那一刻,無奈監視畫面沒有聲音,不能聽到是如何罵人的。另外監視畫面目前都在警方手上,大家不用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