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高中三年時期,因離家有段距離,因此一直租在學校附近,
小我二歲的弟弟,國中時期被壞朋友慫恿加入當時南部小有名氣的幫派,弟弟因年紀小,總是在幫派的人行動時擔任把風的位置,在一次的行動中,那群人全數落網,但沒抖出年紀小的弟弟,
(同居友人發生重大車禍重傷,靈魂仍回到租屋處害姊弟嚇破膽/圖片來源網路)
【文章來源/靈異公社】
娘擔心弟弟再學壞,在他高一時硬塞給我,使得原本租雅房的我,再找了個同班女同學,租了國宅的三房二廳,三人一人一房剛剛好!
然而,就在學期開始沒多久,我那女同學竟出了重大車禍,送進加護病房,和死神博鬥⋯我和弟弟是小康家庭的孩子,所以日校下了課都會趕去兼差,回到租屋處,往往都近11點,各自洗洗睡也都11點半了吧,女同學車禍後沒幾天,睡沒多久的我,在寂靜的深夜裡,突然被鑰匙的開門聲驚醒,想說是弟弟出門了嗎?半夜裡他去哪裡?
過一會兒,聽見地板拖的腳步聲,女同學的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在夜裡異常的明顯,你試過在夜裡,人們的耳朵,特別能分辨各種聲響和方向嗎?正在想為什麼弟弟要開人家的門時,我的房門被打開了!弟弟衝進來,快速內鎖關上房門,又快速的躱進我的被子...
「姐,妳聽見了嗎?」
「聽見啥?你剛才出門了?」
「沒有,就是沒有才奇怪!妳也聽見了?」
嗯,還沒説出口,兩人同時又聽見浴室的門開了又關,然後蓮蓬頭的水打開的聲音,有人在我們的浴室洗澡!!!弟弟抖的更厲害,而我的耳朵張得更大...
「是小偷?報警?!」
「姐⋯我們住十八樓,小偷專門上來洗澡?⋯」
「那?⋯」我也開始緊張了!
一會兒,浴室的聲音停了,那地板拖的聲音一直走到不知哪兒,兩姐弟埋在棉被裡一起抖,但好奇和警戒的心仍使我耳朵全開!
「剁!剁!剁!.……」有人在廚房用刀!
我的媽呀!到底?到底是誰?!等下會不會有「人」拿刀進來砍我們?好像一世紀那麼久,所有的聲音才終於停止!
「姐,沒聲音了⋯要⋯要不要出去看一下?一起?」
「不⋯不⋯不要⋯我們繼續睡吧!」
我們兩就這樣不敢再出聲,怕著怕著就被疲倦感襲捲睡著了⋯⋯
天亮早上醒來,兩人才敢出房間,女同學的房間是鎖著的,浴室也沒其他人用過的痕跡,更別說廚房的刀子和菜板都在原位,尤其是大門,我和弟弟要睡前是鎖上三道鎖的!
那天半夜的事情,我和弟弟兩人因生活的忙碌而漸漸遺忘,直到⋯⋯室友女同學二個月後渡過生死關出院了,她回到租屋處見到我和弟弟時,經過我們好奇的詢問車禍的始末,她娓娓的道來⋯其中一段,有關於她車禍後醒來前唯一記得的一段,「我明明記得車禍後,我不知道怎麼回到這的,我身上很髒都是血,但不痛,所以我進房裡拿了換洗衣服,進浴室沖洗,洗完肚子餓,就進廚房弄東西吃,後來就又不知道怎回事了⋯」聽到這段,我和弟弟張大嘴互看,彼此打了個冷顫,「呵呵,還好,還好妳還活著,沒事就好,妳應該是做夢啦,做夢⋯」人說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這女同學後來嫁得很好,嫁了建商,很幸福,祝福她~
(同居友人發生重大車禍重傷,靈魂仍回到租屋處害姊弟嚇破膽/圖片為社員提供)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