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鈺恩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請問警察是幹什麼吃飯的?等便當等薪水?職責何在?新竹市文華派出所的所長及多位員警辦案不力,消極態度,請社會大眾公評。
       
110/11/28下午我至派出所求助,因爲我前男友侵佔我名下的兩台轎車及我住家鑰匙,導致我無法上鎖出門。我馬上到前男友店裡索討鑰匙以及車輛,追討不成我便到隔壁的文華派出所求助,警員到我前男友店裡幫忙協調溝通,請他歸還物品,對方堅持不還。
      
爾後我前男友便支開員警.要求於我單獨對談溝通,過程中發生了爭執,他把鐵捲門關下,搶走我的手機,不讓我離開,我心生恐懼只好想辦法逃離,馬上衝去隔壁派出所說明情況,並在此時要求正式提告。
      
我也向員警表達立場,車主是我的名字,所有的貸款也是由我的帳戶自動扣款,車子就在派出所隔壁,警員也都到場看到兩台轎車,確認2台轎車的確在我前男友的店內,我表示這樣是侵佔,難道警員不能協助直接將車牽回嗎?
       
辦案警員蕭陳隆卻表示需要我提供銀行的扣款明細紀錄,證明車子是付款的,他們才能去把車牽回,警員完全消極辦案,只叫我先回家明天要我再補銀行的交易明細證明車子是我買的,才能處理,我便回家了。
    
回家之後沒多久,我收到前男友的威脅訊息,內容是說如果我30分鐘內沒有出現,他就要砸了我的車,爾後我便收到車子已被砸毀前檔跟後擋玻璃的照片,我心生恐懼不敢單獨前往前男友的店裡,便再次搭計程車先到派出所請求協助處理,我表示車子已經受到損害了,多位員警也都到場看到了車子本來是完好的,一個小時後卻被砸的狀況,前男友情緒暴怒根本無法溝通,員警們卻還是沒有任何作為,依然要求我先回家等待。
    
這時我無法接受這樣的處理方式,以法律上來說車主的名字是誰,車子就是誰的,當時我哭求2位員警陪我過去就好,我自己把車開走,以免繼續被砸,所有員警依然沒有任何處理,而我情緒激動哭著喊說我不想再求助你們了,我要單獨去牽車,當我要走出派出所的時候,五六位員警壓制我拉扯我不讓我離開,我也表明立場我只是想拿回我的車子,既然你們都不作為,那我用自己的方式去溝通處理。
   
當時,其中一位警察大聲吼我說:「為了你的事情我們忙了幾個小時」
人民保母領的薪水是老百姓的納稅錢,不是應該要協助老百姓嗎?忙了幾個小時也是職責所在,重點是忙了幾個小時也沒有任何作為!
其中另一位警察也大聲吼我說:「我現在要管束妳上銬」
隔壁在發瘋砸我車子的人,員警不去管束他,反而說要管束我?
其中另一位員警也大聲吼我說:「妳現在在兇什麼東西啦?」
我並沒有兇,我只是想離開派出所,而他們5~6位員警擋住不讓我離開的!
      
我一個弱女子當然抵擋不了這些員警的力氣,就被三位員警直接押送上警車載我回家,在車上的時候我母親來電,員警要求聽電話,還要求我母親到我家幫忙看守我,我向員警表示我母親60歲了她視力不好,晚上開車視線不良,當時是晚上12點多了,員警依然堅持要我母親過來
當時我被押送回家之後,3位員警坐在我家客廳,等待我母親到場,當時我的手機也被員警扣住,把我手機關靜音。我母親也就聽從警方指示,從新豐開車30分鐘趕來新竹市我家。
該處理的事情不處理,處處刁難老百姓,我不懂警察職業存在的意義?
請問一下,我是罪人嗎?
      
110/11/29也就是隔天下午我到派出所關心辦案的進度,當時辦案員警「蕭陳隆」外出,而所長與3~4個員警在休息室裡無所事事的泡茶看電視聊天,我便詢問值班員警是否有請對方來做筆錄了,答案是沒有!依然沒有任何作為!老百姓的財產損失與他們無關,只能傻傻的走法律程序,能作為卻不作為?
           
爾後我撥打110 求助,敘述此事狀況之後,不到20分鐘,所長才隨同五六位員警去把車子牽回給我。如果在一開始我求助的時候,我車子還完好的時候就行動,是不是後面就沒有這些事情了,車子也不會被砸了!倘若今天換作是員警們的家人朋友或是官員們遇到這種狀況,所長跟員警還會是一樣的處理方式嗎?老百姓就不是人嗎?車子是我的名字,還要我提供出資證明?這樣符合辦案標準嗎?符合法律嗎?電腦查一下車主就是證明了是我本人不是嗎?竟然還要求我提供車子的貸款扣款紀錄證明,真的令人感到人民保母根本不是在保護受害者!
    
該管束的不管束,侵佔的事實已成立,至少先把對方帶回警局訊問,我就能把車開走了,不至於被砸爛,所長與員警們欺負敷衍我一個弱女子。
        
我要求嚴辦此案,查明所長與員警們過程疏失跟敷衍,還有員警們對我的所有暴力強制行為,以及此案所長與員警的責任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