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Ting Huang 分享了她的第一則貼文。
    
一個無助的媽媽的心痛發文
去年的8月30號半夜接到了台中警察局的電話,說我大女兒在台中租屋處自殺,目前人在醫院沒有大礙。
        
我大女兒因為長期不想工作,沒有收入買房子而整天抑鬱,已經長期吃憂鬱症的藥很久了,病因就是因為家裡不夠有錢,無法支撐她想要的生活,也無法吃苦做一般的工作。
      
因為她也長期離開家在台中生活,鮮少與我們聯絡,她8月30號自殺後,我先生與家中其他親戚希望將她接回嘉義由我們照顧,於是就讓她回到嘉義的家中,三餐都是我負責照料,她就負責在房間玩手機玩電腦,無論她想吃什麼我們都會買給她吃。
       
因為她長期吃憂鬱症的藥,回嘉義後我們帶她去一間吳南逸診所接受治療,吳南逸在這方面也是厲害的專家,也都有讓她正常吃藥,因為她常常說晚上睡不著覺,醫師也建議晚上要睡覺之前讓我把她的3C產品收起來,以免她晚上玩一整晚的手機無法入睡,精神狀況更差。
     
事情發生在去年的11月11日晚上,按照往常吃完晚餐洗完澡,我進到她的房間,要收她的3C產品以及讓她吃完藥準備睡覺,但她卻不想把平板交給我,與我發生小爭執。那時候我坐在她的床上,她突然站起來跑去她的包包拿出一把水果刀(那把新買的水果刀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往我的腹部刺了一刀,因為我是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我一時無法反應過來,後來腹部的血大量流了出來,我漸漸感覺到痛,痛到蹲著摀住我的傷口,因為家裡只有我與她兩人,我哀求她,告訴她『媽媽錯了….媽媽不該唸妳,妳可以幫媽媽打電話給爸爸嗎?再幫媽媽叫救護車。』
  
       
因為那時候的我真的痛到蹲在地上,我苦苦哀求她,她卻再一刀揮過來要砍我的脖子,我用盡力氣閃過,她對著我說要讓我死,要讓我的血流滿整個房間她才甘願。
      
我看狀況不對,想往外跑出她的房間,她卻再從後面追殺我,再砍了我背後一刀,導致我的背後有一道30公分的刀傷,也砍到了我的手臂。我實在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跑到我的房間把門鎖起來,躲到我房間的浴室打電話報警,也打電話給我先生跟小女兒。
      
我哭著說我的血流了很多,整個房間地板都是血,但我的大女兒卻是依舊關在房間裡玩她的手遊,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在房間裡聽到她去另一間浴室開水龍頭的聲音,我還擔心她會因此想不開,沒想到她是若無其事地把刀子清洗乾淨,再藏起來繼續玩她的手遊。
  
     
後來我先生與救護車及警察都趕到,我被他們送去醫院緊急開刀,我大女兒卻趁著這段時間沒有人在家,到我房間的浴室拿了我的毛巾去把她房間地板的血擦乾淨,再把我的毛巾偷偷放回我的浴室洗手台上,再繼續鎖在她房間繼續玩手遊。
      
後來警察來的時候她不肯開門、也毫無回應,最後只能破壞門鎖進入她的房間。大家都怕她會做出什麼傻事,原來只是繼續在房間玩手遊…
    
警察問她為什麼不報警,她說:你看我房間都沒有血,我並不知道我媽受傷的很嚴重,聽到這些話我是無比心痛….
       
後來我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禮拜,住院了半個多月,出院後也花了很多時間復健,不只身體的痛心更痛,她對我沒有一句慰問,連我當時苦苦哀求她都不肯放過我…
     
後來她被羈押,因為是公訴罪,加上經濟狀況也沒有很寬裕,我就沒有請律師。但她有請了法扶替她辯護,她一直想要脫罪,一直以她【精神狀況有問題】這個理由請律師為她辯護,說她長期憂鬱症有吃藥,也跟法官說因為我讓她吃嘉義診所的藥,並不是讓她吃她台中原本在吃的藥,所以她那時候才會病情加重。
      
再加上我沒有請律師,本來應該是殺人未遂的案件,卻在最後一庭審理的時候,只以一般傷害罪結案,只輕判了一年十個月。現在她繼續上訴到了高等法院,想藉由她當時有病想爭取無罪釋放…
  
            
跑法院的這段時間也讓我心力交瘁,一直看著她在法庭上說謊,我卻沒有律師替我辯護。我本來以為一切都是公平的,我只要照實說就可以讓她接受她應有的判決,但事實卻不是如此,她還爭取上訴,想爭取無罪釋放,她覺得這樣的刑責太重了!
    
這段時間她所寫的信沒有一封是署名給我的,都是給我的先生,都在怪罪我,說我小時候對她不當管教,讓她有憂鬱症、或是說我故意不讓她吃藥,所以她才會做出這件事。
  
    
懷胎十個月養育她成人,我真的覺得無比心痛,我只希望她能得到她應有的判決,好好地反省…如果第二審再判得更輕,我真的很怕她出來再繼續傷害我或她的其他兄弟姊妹。尤其是看到最近發生的屏東挖眼案,連我所住的社區管理員也跟我說他們都很擔心…如果我大女兒再放出來危害到其他人怎麼辦?
--一位無助的媽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