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樺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我30歲,人生開始踏入計程車行業。
從小時候我的夢想就想成為一位遊覽車司機,於是在27歲時,第一次考職業大客車就過關了。
    
因為當下家庭的負擔不小,就去當了公車司機,撐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過程中,跟最愛的老婆不斷爭吵,因為客運司機上班時間很長,如果要賺得到錢,必須每天要15至18個小時,還沒有算回家的時間。後來客運公司的福利越來越讓我看不下去,本來想轉國道客運,但大姊夫建議去開計程車,比較不危險也比較穩定,因為國道客運有風險 而,如果是人為疏失,一輩子都賠不完。
     
一眨眼,計程車已經開了7年了。
沒想到遇到這次的疫情嚴峻 ,本身自己也沒有什麼存款,因此也跌進了這次的困境。從今年的5月9號那一天 下完班之後,就也不敢出門了。因為自己家裡有小孩及嬰兒,加上這次的疫情無症狀傳染,怕連累家人,所以選擇不出門。
    
一天一天的過去,存款也一天一天的變少,加上每個月原本就要負擔的種種費用,已經快喘不過氣。
     
5月26號當天,車隊群組突然傳出來一個訊息:台北市政府徵收防疫計程車!條件是可以先打疫苗,還有固定的底薪,過程中如果載客染疫,政府也全額負責。
      
看到這3點,於是我跟老婆討論了一下就決定加入了。跟老婆在一起相處到結婚,也已經將近12年了,因為這次要跑防疫專車,逼不得已要分開住 長達44天,但為了確保家人安全,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是也沒辦法,就像各位講的,愛情與麵包,如果有愛情沒麵包,一樣會撐不住,所以只能先 短暫放棄,等麵包有了,愛情也回來了。
       
剛加入防疫計程車的第一天,跟沒有疫情在外面載客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穿上防護衣,不用5分鐘全身就濕透了,隨時隨地待命,等候衛生局或檢疫旅館及各家醫院不定時派單, 有需要就馬上前往支援載送陽性或陰性的乘客。
   
         
第一次載這樣的客人,壓力真的很大!頭腦真的是 一片空白,真的是無形的壓力,無法想像。
     
剛跑防疫計程車的前兩天,一天只吃一餐,還會吃不下 ,因為擔心病毒的關係,幾乎讓我沒有胃口,還有想念老婆及小孩子,第一次分開這麼久 ,讓我幾乎吃不下食物。
     
跑了一星期防疫車,已經慢慢的習慣一個人的生活。老婆也是很累很辛苦 ,一個人要照顧兩個小孩子,我也常常打電話安慰她,為了生活也沒辦法,只能互相安慰等防疫計程車任務完成。
     
今天是6月21號,已經是我跑防疫車第24天了,原本是預計6月1號開始,但因為當時確診人數眾多,北市衛生局要我們提早4天上勤務,我們也只能配合,已經24天都沒休息了。不過今天起再撐10天,防疫車任務就結束了然後就準備換下一批新的防疫計程車。
     
從頭到尾我都沒想過自己會來跑第一線的防疫計程車。有些人就算沒有存款也不敢來跑,因為這種壓力真的不是一般人想像的,隨時隨地都會被染疫!但,如果沒有錢,我想,一定會比染疫還可怕.....
   
       
希望這次的第一線防疫計程車是我第一次體驗,也是最後一次體驗。爾後,大家都能平平安安,讓疫情趕快結束消失..
     
謝謝老婆還有兩個孩子,我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