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ch Kao 在 爆廢公社 發文
     
今天想說一件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對大家來說或許只是一個故事,但對於一個家庭來說,這是一個讓人手足無措的事故。
           
我很幸運有三個小孩(一對姐妹8歲&6歲跟一個弟弟),在有一份正常的薪資收入的情況下與太太一同努力的撫養他們。
     
小朋友都平安健康的一天一天長大,直到上週末都還手舞足蹈地跳舞表演給爸爸媽媽看。
      
6月9號的凌晨,我第二個女兒,小女兒晚上從房間走出來告訴爸爸說『爸爸我不舒服,爸爸我頭痛肚子痛,喉嚨有點痛痛的。』爸爸以為小朋友是不是感冒了,但是才幼稚園大班的他,已經停課了這麼多周,長時間也沒有外出,難道是空調導致他感冒了?體溫量測大概37點8度,先用常備用藥退燒藥水讓他服用看看好了。
      
凌晨,小女兒在一路的觀察下燒已經慢慢退了,但是早上起來仍喊爸爸我不舒服,肚子痛頭痛且伴隨嘔吐(沒有發燒),爸爸怕孩子會不會是感染腸胃,也不敢讓孩子繼續吃東西,只有補充一些舒跑維持,但下午就覺得還是需要給醫生診斷一下,礙於疫情影響,也不敢往大醫院帶,所以選擇了鄰近的兒科診所就診。
     
診所醫生告訴我說,孩子肚子脹氣明顯,是不是幾天沒排便?小女兒回答是,所以醫生認為可能是排便脹氣導致不舒服,看似沒有甚麼感冒症狀,除了肚子不舒服與嘔吐之外,也沒有太多症狀,所以藥開一開就領藥趕緊回家防疫。
     
6月9號晚間,妹妹仍沒有食慾沒有胃口,已服用兩包診所藥物仍沒改善,甚至喝舒跑都嘔吐,排便確實也排不出來,孩子越來越嗜睡,轉眼快要晚上12點了,要再服藥了,起來吃完藥又再次去上廁所看看,也沒有收穫。
         
6月10號早上,妹妹說爸爸我肚子還是不舒服,勉強吃下一片蘋果,又吃了第四包藥後,妹妹告訴爸爸:爸爸我還想休息,然後又進房間要睡覺。爸爸看他不舒服也擔心都沒攝取營養,所以買了他最愛的維他命C嚼片,在他要睡前,爸爸問妹妹說,妹妹,爸爸開維他命C給你吃好不好?妹妹沒什麼力氣的搖搖頭,爸爸改口開玩笑的逗逗她,那爸爸吃一片好不好,妹妹很大方的說:你吃啊~沒關係。然後秒睡昏沉下去。
       
看到這情況爸爸覺得孩子臉色都不對了,藥也吃了四次了怎麼沒效果,手腳也好冰冷,爸爸把妹妹撫起,跟妹妹說:走,爸爸幫你洗個熱水澡,這樣手腳溫暖會比較舒服。經與媽媽討論後約莫中午決定冒險前往汐止國泰醫院掛急診趕緊確認妹妹狀態。
礙於疫情影響,醫院只能由媽媽陪同進去,我只能在外等候……有點擔心。
    
孩子不曉得怎麼了,希望只是小問題,趕緊確認完趕緊回家吧…外面疫情真的好可怕。。。我心想。
    
不久後接獲媽媽電話,媽媽說,醫生剛剛幫妹妹照X光然後通腸,現在在廁所排便,已經有上出來了,但是量也是一般般,衣服褲子有沾到,希望爸爸趕快回家幫女兒準備一套衣服,爸爸鬆了口氣,終於。。。。一套衣服而已哪有什麼,趕快回家拿。
就在送達衣服到醫院後,媽媽慌張的跟爸爸說,醫生說妹妹的下腹部看片子有異常,說可能是蘭尾發炎然後沒有妥善處理導致發炎影響到腹腔,有可能是腹膜炎!
      
爸爸一頭霧水?腹膜炎?什麼意思?媽媽說:醫生說要趕快安排住院晚上要手術,已經抽血檢查了!我聽到當下立即回家中準備太太與妹妹的衣物及日用品,電話那段媽媽說,小孩肝指數測出來一萬多(常人一兩百已算高),可能屬於猛爆性肝炎,腎臟也不樂觀,國泰表示沒有兒童加護設備,需要轉診。
      
爸爸措手不及,一臉狐疑,不是感冒而已嗎?不是肚子痛而已嗎?短短兩天?猛爆性肝炎?醫院無法處置?
     
爸爸趕到醫院陪在妹妹身邊,六點等轉院救護車等到七點,妹妹一直呻吟,但是已經沒有辦法表示意識,只是啊啊啊的叫,爸爸媽媽看了好心疼。
     
救護車把妹妹轉向內湖三總,爸爸媽媽看著妹妹昏睡呻吟,與醫生了解目前狀態,兒科醫生說會趕緊檢查替妹妹安排後面處置,但礙於妹妹已經有點敗血性休克,需要直接安排在小兒科加護病房全天候監控。
    
眼前忽然來了一堆一堆文件,一堆一堆要同意不同意的文件簽署,慌了...徹底慌了.....
          
簽,不簽,醫生問我,我跟媽媽沒有任何猶豫,媽媽淚流滿面一張一張簽署,醫生們也很幫忙的趕緊安排妹妹的檢查。晚間十點,在兒童加護病房外,張醫師來與我們夫妻說明妹妹情況,妹妹肝指數確實一萬多,腎臟也瀕臨衰竭,但是追根究底醫生們認為是心臟!因為檢查後發現心臟有發炎狀況,通稱心肌炎,妹妹疑似是病毒感染導致心臟發炎,所以無法有效率的正常工作,致使血壓低下,導致其他器官得不到養份供給,所以引發腎衰竭及猛爆性肝炎,但心臟感染成因不明。a
        
醫生煞有其事的闡述,咱夫妻倆是聽得模糊,只盼望孩子能不能治,怎麼治才能好。
後續又是要安插中心導管,又是要保護性約束,血壓強壓劑等等一大堆我們陌生的名詞,我們一樣先簽再說,希望孩子可以得到最好的照護就好。
      
6月11日凌晨,醫生在加護病房開始安裝管線,開始抗生素,開始強心針,加壓劑等等的什麼都上,血壓加壓藥一種沒效換一種,換到第三種時已經四點,醫院來電告知,血壓沒有上去,仍低於標準,現在要考慮安裝葉克膜了,要從鼠蹊部植入兩根好粗的管線來幫忙心臟。我跟媽媽再次趕往三總,等著看妹妹開刀,凌晨六點妹妹從加護病房移動至開刀房,終於看到妹妹了,終於親眼目睹妹妹本人而不是聽醫生說了,可是看著妹妹渾身都是線路管路,我忍不住嚎啕大哭,媽媽更是無法承受癱軟在地。
     
明明,上周末還跟姐姐在家裡跳舞玩耍;明明,貼心可愛又活潑的孩子,怎麼才兩天怎麼會這樣???
        
     
我女兒才六歲而已。。。怎麼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變成這樣子了?不是肚子痛嗎?
我在手術室外跟媽媽坐在椅子上等妹妹,心情很複雜,也很疲憊,一個半小時過後,妹妹出來了,心臟科主任也向我們說明妹妹的心臟可能比較弱,先用葉克膜輔助,再觀察這兩天數據,假定真的沒有起色,不排除使用心室輔助器。
      
心室輔助器?這個是?要在妹妹心臟上面安裝輔助器,要開心手術,但是這已經是最後一步了,現在只能先救心臟,邊觀察其他臟器復原情況,才是真正的能夠幫助妹妹。
中午了,妹妹也回ICU了,我跟媽媽已經沒體力,所以回去家中等醫生消息。想到妹妹一個人躺在病床,周遭都是儀器,一定很害怕吧!我跟媽媽趕緊跟家人一起錄製了一些鼓勵妹妹的話,晚間再次前往醫院請護理人員幫忙提供給妹妹聽。
      
主治醫生剛好也在場,所以告知妹妹今天表現,妹妹血壓上了葉克膜後持平,肝、腎指數稍有下降,病毒感染源仍不明,可能這兩天再觀察看看 ,醫生另外告知之前同意施打的免疫球蛋白已經打了,是按照孩童體重計算施打量,一次約10萬,建議再次施打對妹妹治療心臟會比較有幫助,所以我夫妻倆決定再次施打,既然有效就要想辦法救救這孩子。
      
一晚又過了,媽媽淚流不止,爸爸無所適從。
今天已經6月12日了,早晨八點半趕緊撥電話給加護病房詢問妹妹情形,得到的結論依舊不好不壞,主治醫生說,心臟的治療可能要五到七天看看有沒有起色,我們也只能一直等,一直盼望妹妹會奇蹟般的好轉。
      
下午兩點多,醫院來電了,醫生說,心臟科上午來看了兩三次,覺得如果其餘肝指數與腎臟指數都沒起色,而且神經學反應也在衰退的情況下,這兩天可能會跟家屬討論直接上心室輔助器,搶時間救這孩子,但,意味著妹妹要開心臟手術了,妹妹可能要排心臟移植了,雖然醫院是真的要想辦法幫助孩子,可我們呢?我們就讓孩子挨這種成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大刀嗎?我跟媽媽越想越不捨,但是該怎麼辦....
   
我幾天前還在幫她洗澡,我還在開玩笑要吃他的維他命,孩子活蹦亂跳的,這怎麼就短短幾天而已?這到底是什麼玩笑啊…?我該怎麼做?我好像什麼忙也幫不上,看著妹妹的照片,我除了說不完的心碎真的言語文字都難以形容....
     
請上蒼給這無辜的孩子一個機會,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過失,孩子何等無辜!
盼望妳能快快好起來回來家裏,我再騎車載你跟姐姐一起快樂去上學,爸爸媽媽叔叔阿公阿嬤外公外婆都很愛很愛妳,你一定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