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鄒宗澤)
   
一位離職警從警12年半的心路歷程,「我知道之後的生活可能不會比做警察輕鬆,但起碼是為了自己努力!」
   
原文/臉書:鄒宗澤
「要警察什麼都包當然可以,但結果就是什麼都不精、效率不彰,到頭來就是養了一堆薪水小偷,尤其是在佔了最多數警力卻也包了最雜工作的派出所,這也是為什麼我要極力倡導警察專業化。」(臉書:鄒宗澤)
開宗明義先說,其實我很喜歡這份工作,要不是其中有著太多官僚、短視近利,以及我幾乎無感的「進步」,我也不會遞出辭職報告。
      
說捨不得,那是一定的,我運氣還不錯,這幾年下來,多數的同事都很好相處。至於要說我選擇在這個時機點離開很有勇氣,我不這麼覺得,我反倒認為那些領著納稅錢,卻淨想些蠢主意的人才有勇氣,一個月給我二十萬,我都做不來。三十萬的話我考慮一下(被毆)。
     
我是很不喜歡批鬥人,只希望那些人有天能想明白,簡單有效率對他們並不會有壞處,而更重要的是基層得團結一點。這篇可能寫得負面一些,內容還是著重在為什麼我在毫無專長的情況下,要在已經不年輕的34歲放棄平均月薪7萬多的「鐵飯碗」。
   
    
特意選了4月1日愚人節做結束,同時也是新的起點,覺得是再適合不過了。
96年高中指考後,因為成績不理想,想做社工又不知道門路,最後報了淡江的圖書館管理,跟暨南的公共政策,連志願都不懂怎麼填都的我,還把淡江填在前面(雖然暨南的分數也不夠就是......),如願上榜後我又猶豫了,因為以後的出路好像很少,而且北部的開銷好像也不少,所以我索性決定第二年重考,就在第二年的學測前,魔獸世界公測開始了,當時我姐興沖沖的拉著我去玩,玩著玩著就到了學測當天,我媽問我怎麼不去考學測,我很率性的回她,媽我要去考警專啦,警專沒很難,一定會上啦,後來就這樣做了警察。
    
為什麼我想從事警察工作
1.穩定的薪資。
2.退休後不算少的月退俸。
3.我那好像想幫助人的心。
為什麼我一直堅持?
1.薪資穩定,縱然擺爛,只要不犯法仍然可以持續領相較外面不低的薪水。
2.派出所的工作讓我覺得有趣,可以直接面對形形色色的人,縱然是相同的案類,也往往有不同的問題,所以每天的事物對我來說都很新奇。
3.可以稍稍滿足自我實現的成就感,不管是哪一種人,到了派出所報案往往就代表他們遇到了問題,要知道有些人是很不願意到派出所的,所以能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也讓我獲得成就感。
4.腳麻走不動,總是覺得,我毫無其他專長,真的離職無疑是等死。
    
為什麼我不想堅持了?
1.做功德,還是在造業?
其實在97年10月底畢業分發後,隔年1月的蠢(春)安工作我就遇到了瓶頸,我當時負責的是舉家外出業務,當時的時間很緊湊,上頭還有配給各所需受理的件數,甚至在蠢安剛開始不久就要有半成品出來(是要我先去未來準備嗎?),問題是一般的人根本不會想申請這種服務,要去哪裡生出上頭配的幾十件配額呢?
    
所以我印象很深刻,那年四天的年假,我休到第三天就因為連續幾天輾轉難眠,而提早回到桃園準備業務資料,雖然我後來也適應了這類的造假業務,還做了好長一段時間,雖然近年要求有逐漸降低,但我始終還是無法完全接受這種事,明明就沒有這麼多需求,可是為了應付業務檢查,硬是要求件數績效,以至於我一直在思考真的要繼續下去嗎?甚至還曾經因為分局長的績效要求,我差點就背上前科,結果誰有事呢?完全沒拿到好處的基層!
   
   
2.觀念落伍的領導者
舉最常見的例子,但凡受過警察教育的人都一定知道堪薩斯市實驗,巡邏對於治安狀況的影響甚至可說是毫無助益,但時至今日,巡邏仍然是警察的重點工作之一,有時候逢年過節,不只派出所的警察要巡邏,甚至連打靶還要跟外勤借槍的內勤也要出來巡邏,而這只是警察制度不知長進的一小部分。
     
3.無專業分工概念
一直以來,上級總喜歡把事情丟給人數看起來最多的派出所,業務要他們辦、績效要他們生、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勤務、業務,想到就是丟給派出所。卻忽略了派出所是否具備專業素養,明明有內勤、偵查隊、婦幼隊、交通隊等專責單位,卻還是把本該他們承辦的專業強加到派出所警力上,嘴裡說著我們對民眾要有同理心,可是同仁是否具備足夠的專業,可以把民眾的問題解決,似乎又跟上級毫不相干了。
      
就從中舉一個例子,直至今年,我參加了一場婦幼講習,滿懷期待的我,希望能精進一些專業知識,在上到某一堂課時,我聽到承辦人這麼說:你半夜遇到問題不會處理怎麼辦?你可以先問問同條一起上班的同事,再沒有答案怎麼辦?可以問問同分局其他所的同事,如果還是沒有怎麼辦?可以再問問他分局有上班的同事。
我心裡不禁浮起了【WTF?婦幼隊夜間不是也該有值班嗎?我們不能直接問他們嗎?】
   
我再舉一個例子,像是性侵害之類較注重偵辦技巧的案件,為了不知所謂的「同理心」,各縣市都是直接把工作丟給分局下的女警,有時候她們已經上了一整天的班,卻因為剛好排到輪值,可能下班後正要躺下休息時,就接到通知要返回受理,試問這樣受理的品質會好嗎?
        
另外我說句直白點的,性侵案件不是在各地隨時在發生,輪值女警往往久久受理一次,這樣的員警會具備多少專業智識及效率?不如回歸到婦幼隊專責,這樣對有需要的人不是一件好事嗎?
    
4.違規!開?不開?
上級對要求員警的基本要求就是舉發違規,因為舉發績效是有沒有做事的最直接反映,是否對交通真的有幫助則是另一回事,像是早些年,舉發違停在上級眼中算不上績效的時候,我一年可以開數百張違停,後來違停能算績效了,我開的數量才大幅下降,因為不少同事也因為有績效,所以有動力了。
    
而上級雖然一邊逼著績效,但是遇到某些人的時候,又會要求你「高抬貴手」。自工作以來,我繳過好幾次罰單,其中只有一張是我自己的(違停被檢舉,我承認),違規被攔查又說情這種事,我自己是沒發生過,其他罰單則是我一邊掙扎著一邊舉發,事後又幫當事人繳或者直接拿罰鍰給當事人,他們有些是開到一半苦苦哀求,甚至都下跪了,有些則是地方上的誰誰誰。
       
其實打從畢業來,我就不太愛舉發違規(開單),有時候我會思考,到底舉發違規有什麼用,因為交通規則或者交通設施不見得都設計良善,也有幾次建議改善交通工程的經驗,當然,不是每次建議都能改善,又或者像是騎樓停車或者設攤這問題,我一直都沒能得到明確答案。
      
5.領著人民的稅金,眼中卻只有升官之途
這種人有一種特徵,很愛說出對民眾要有同理心這類虛假的話,但用的方法卻都是對民眾最沒有同理心的方式,不精進勤務作為,進而降低效率,讓「同理心」三字直接在我心裡成為雙關語。
     
其實這也是最讓我想離職的一點,他們為了自己的名利,想法短視近利也就算了,還常常蹦出一堆效益少的可憐(甚至負面),卻需要付出很大成本的想法,像是我剛畢業就遇到的「現代化派出所」,在十二年前,你以為的現代化派出所是改善電腦設備,更有眼見一點,會跟上時代潮流,引進剛發明不久的雲端技術,結果最後的成果是在派出所門口做了一個幾十萬的造景(完成後還因為怕被檢舉佔用騎樓撤掉了部分造景),更不用說一堆派出所瘋行的鐵馬休憩站,試問有多少民眾真的受惠過?你又看過多少公務機關、商號,要求開放廁所,卻又把「公廁」放在辦公室裡面?更不要說還是存放著槍械等武器的單位。
      
甚至隔年推出的PDA派案系統,浪費不少經費不說,時至今日還在荼毒著桃園的警察,連說好的不拿來查勤,還曾經因為定位不準,被督察組拿來質疑同仁為什麼半夜跑到十幾公里外的海邊。
     
為了升官而努力外,他們也不遺餘力想排除障礙,像是不少外勤單位仍舊實施著「追班制」,輪班間隔不斷縮短,很多同事不解為何這種勤務制度,我都很直接了當的解釋:因為他們怕員警搞事,所以讓員警連睡覺時間不夠啊,一個員警酒駕,上級可能會被連帶甚至拔官,但是一個員警直接或間接過勞死,上級協助弄個告別式,喊一聲任務結束了,可以增加曝光,況且政府也會編預算再聘下一個,就像即便是我辭職了,明年警察也會再多一個缺,何樂而不為?而民眾也不要想說這與我何干,就好像一句經典的電影台詞:有信心不一定會贏,但沒信心一定會輸。連好的基礎都沒有了,試問換做是你,捧著鐵飯碗,你上班時要認真嗎?
      
            
我知道之後的生活可能不會比做警察輕鬆,但起碼是為了自己努力!
#本文不限制分享
#希望警察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