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周小姐 在報廢1公社分享
好了既然周遭的人都知道了,我也不怕你們笑了,我就一起散播歡樂散播愛吧。
這是豬隊友的車,
基於一些理由加上這台車真的老了,也發不動了,我們決定報廢車輛。
本來一切都應該是他自己要搞,但是最近雙十一,身為物流業的他忙到併軌。
所以他很隨性的跟我說:
“欸,你去把車牌拆下來拿去報廢,工具再家裡。”
完全不顧慮我是弱女子,就這樣把這個重責大任丟給我。
FINE.
回家找了找工具就出發去卸車牌,
本以為只是轉轉螺絲而已,結果一切都不是我想得那樣。
說好的工具居然是一把轉接頭卡死的螺絲起子
(我一度以為今天愚人節我老公再逗我。)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
我只能拉下我的臉皮跟附近家電行的老闆借了扳手跟老虎鉗。
本以為有了工具一切好辦,結果並沒有。
那台車經過了好幾年的風吹日曬雨淋又經過幾個颱風的摧殘,螺絲不只生鏽還卡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緊。
我先是求助了附近的機車行,
老闆用懷疑人生的眼神看了我一下也決定試試。
你以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沒有。
電動的也轉不下來。
萬能的WD-40再它面前也不得不低下頭認輸。
耗了快一個小時,眼看監理站要打烊了
我看著手上的老虎鉗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沒錯
我把所有連著的線都剪光
接著開始把那台車想像成是我老公的外遇對象,對那台車又打又扭又拉,東敲西踹。
(我們很好的放心~只是個假想敵)
不到2分鐘,他整組下來了。
你看,
還是傳統的方法最簡單嘛~
接著我把工具歸還後,我拎著整個車尾燈去了監理站
從一下車,路過的行人都在看著我。
進到監理站
門口量體溫的老阿伯看著我手上的東西笑。
排隊辦事情的路人甲乙丙丁戊己們也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笑。
對,有人噗呲了!我聽到了。
一到服務台,服務人員問我今天要做什麼?
我很順其自然的拿起這組車尾燈說:你好,我今天要來爆廢車輛。
她笑了,不是靦腆的笑,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笑,我感受到他很努力的克制但他還是忍不住。
本來還在忙的志工阿伯一看到我的車尾燈更是直接大喊:你怎麼把整個屁股都帶來了????
好了!
這下全監理站的人都知道我帶了一顆機車的屁股來報廢了。
我很無奈的解釋:因為車牌拔不下來。
好不容易等到我的號碼,承辦人員一如往常的詢問今天要辦什麼業務?
我舉起那顆屁股說:我要報廢車輛。
承辦人員先是用一個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又是一陣大笑,
連他旁邊的同事也再笑,他整理一下情緒後,開始跟我要一些資料,然後開始辦手續,中間不斷問我怎麼拆的...
怎麼拆的.....
怎麼拆的.....
怎麼拆的.....
打死我也不可能說是我自己拆的啊!!!
於是我說了個善意的謊言。
“車行老闆拆不下來,所以他直接把尾巴拆掉了”
最後終於把報廢手續做完,我轉身離開時瞄到他們還不斷的再研究這個到底怎麼拆的.......
.....
就..
當作他是個意外吧。
社員回應:
「笑死有夠狂」
「高手在人間」
「因為通常是折斷擋泥板,不會拆燈座」
「有種莫名的歡樂。都要報廢了。直接拿研磨機 把螺絲切掉就好啦」
「一般人搞不定還可以接受,車行沒有拆不下來的道理,螺絲就是狂打 要嘛鬆 要嘛斷,最終大絕招就是用力一扳車牌版是塑膠 ,一定破,」
「不會玩到這麼歡樂啦.老闆應該是想看你表演」
「老闆都看完表演了居然沒打賞小費,這才是最過分的」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