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育慧 分享Yu Hsing Tsai貼文 於 爆料公社
        
關於〈日月行館〉..........終於知道飯店的星星是可以自己畫的!
        
今年國慶日連假,一如往年與一班沒有家累的親友出門旅行。回顧四月底開始規劃行程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腦波突然一直線,竟然捨棄過去非常喜歡的雲品,在4月28日決定改訂日月行館來住住看。而這,就是一連串噩夢的開始。
行前先稱讚一下雲品好了,同樣一泊二食、與日月行館差不多價位的方案。雲品的客房是帶管家的,無論買船票還是訂餐廳,都是撥通電話給管家,一指搞定。此外,雲品在每天的多個時段都安排了滿滿的行程、活動或表演,光是待在飯店裡面就可以玩得很充實,完全不必煩惱沒事做。
    
於是,我對理論上和雲品「同等級」的日月行館產生了錯誤的期待,以為應該可以得到相去不遠的服務。
   
 
         
9月14日,我致信日月行館的客服信箱,詢問關於購票和行程的問題,接下來整整一週過去,飯店方面全無回應,所以我只好直接打電話過去問,當時我和接電話那位小姐的對話大概是這樣的:
      
我:「您好,我有預訂國慶日當天的兩間客房,並且寫信到您們的客服信箱問了一些問題,請問有收到嗎?」
       
小姐:「噢~客服信箱我們都不會看。」(...... 那開放客服信箱這個功能幹嘛?為什麼不乾脆關掉算了?)
     
我:「那我現在電話中直接問。」
        
小姐:「好的,請問。」
      
我:「請問房客上去觀景台需要購票嗎?」
     
小姐:「不必。」
     
我:「請問您們有代訂船票的服務嗎?」
       
小姐:「我們沒有配合的船公司,要請客人自己去碼頭買票。」(比民宿還不如。)
   
我:「那請問您們有提供任何套裝行程或舉辦任何活動嗎?」
     
小姐:「沒有,要請客人自行安排。」(真的比民宿還不如。)
        
這位小姐的口氣很冷淡,再加上她給我的大部分是否定的答案,當下我的感覺其實不是很舒服,可惜一直線的腦波卻沒有恢復,未能馬上意識到「六星級飯店」出現這樣的服務態度是不尋常的,應該及早另覓住處。
      
入住當天早上,我接到一通日月行館服務人員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先生說:「原本一泊二食方案提供的晚餐是套餐式的,但是因為您這邊有八個人,人數比較多,所以我們特地為您『升等』到11樓的東方料理享用桌菜,房間也為您更換到較高樓層。」並且和我約好下午三點check in。
     
入住當天下午。在此要先說一段好話,日月行館一樓大廳的行李君弟弟非常好,他看起來年紀很輕,但是服務態度親切,講話也十分禮貌。因為我們提早到達,他擔心我們要等到三點會很無聊,便主動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先上去觀景台看風景,他可以帶路。前往觀景台的路上,他很熱情地陪我們聊天,因為口音的關係,我們得知他是越南人,當下覺得這個孩子遠渡重洋來到台灣認真工作,很是上進。
       
辦完check in之後,他也很迅速地幫我們把行李送到房間放好,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後悔沒有直接塞個一千元小費給他,噗。
          
好話說完了。在櫃檯check in的過程很一般,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日月行館的客房沒有帶管家,不太確定是一律沒有,還是要住到黃金馬桶等級的房間才會有。一如其他高級旅宿,日月行館的櫃檯小姐為安排晚餐,提前在進房之前詢問了我們的飲食習慣,當時我們告知:「八人當中有一人對甲殼類海鮮和鳳梨過敏,還有一人無法吃帶骨頭的食物。」她也煞有介事地拿紙筆記錄了下來。
     
【荒腔走板的一泊】
先講一下客房有哪些地方符合所謂的「六星級」好了,一是房間坪數夠大且有陽台,二是自動開蓋的免治馬桶,三是雙面盆的洗臉檯,四是BOSE音響。
      
再來我就要開始控訴房間的真實情況了,而且有圖有真相。
首先,一進房間,歡迎我們的是一盤腐爛的迎賓水果,尤其那顆梨子,已經是隨時有蛆蟲爬出來都不奇怪的狀態,天曉得它們已經在那裡擺了多久?此外,床下有垃圾,是一根繩子模樣的東西,這打掃是否太不用心了呢?
   
        
其次,是卡著厚灰塵的燈座和櫃子,躺在枕頭上往上看,還可以看到床頭燈罩裡溫馨發亮的蜘蛛絲。衣櫃的門更神奇,是「自動門」呢!不但搖來晃去,越想打開,它還越是自己關起來。這羅馬,絕對不是一天造成的。
   
           
再來,房間裡的景觀溫泉浴池似乎是這家飯店的最大賣點?!我本來以為可以爽爽地觀湖景、泡溫泉,沒想到,窗外是教師會館view就算了,浴池上方的崁燈是壞的,整間浴室昏暗無比,天花板上有大片黑色的霉斑,窗簾和舀水的木盆也發霉,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在那個池子裡泡澡,天知道他們平常有沒有在洗池子?
   
         
那溫泉不能泡,沖個熱水澡總可以吧?
不好意思吼~一邊用蓮蓬頭沖熱水的時候,上方的花灑會一邊滴冰水下來,嘩啦嘩啦像小雨,怎麼關都關不掉,兩間房間的浴室都一樣,搞得我們每個人只好站歪歪地洗一場速戰速決的澡。
  
           
最後是完全不冷的冰箱。因為完全不冷,也找不到溫控的調節鈕,只好打電話請房務給一桶冰塊。當時的狀況是這樣的:
       
我:「不好意思,我們房間的冰箱完全不冷,可以給我們一桶冰塊嗎?」
      
房務:「好的。那我請工程人員過去檢查一下,也會派人送一桶冰塊過去。」
     
十分鐘後。
工:「請問方便讓我進去檢查冰箱嗎?」
        
我:「當然可以。」
      
工程人員伸手進去溫度比室溫還高的冰箱摸了五秒。
工:「這台冰箱是正常的,我們的冰箱本來溫度就不會很低。」
     
我:「.................」
       
話說,我可以理解小冰箱「比較不冷」,而且「無法冷凍」,但是「完全不冷」的冰箱是「正常」的?!這太哲學了,姊聽不懂。那要不要乾脆換成保麗龍箱算了呢?成本更低、而且保溫效果更佳喲!(冰斗)
     
【自求多福的二食】
還記得前面寫的,我們的晚餐被「升等」到11樓的東方料理享用桌菜嗎?我們依約在六點半抵達餐廳,由一位穿著西裝、貌似是餐廳經理的中年大叔為我們帶位。
      
第一次他把我們帶錯到別人的包廂,必須要移動到另外一間,沒想到那一間也是別人預約的,只好又第二次移動,換到第三個房間。針對帶位不專業、讓我們在餐廳裡繞來繞去一事,他為了表達歉意,開了一瓶日月行館自有品牌的、由不認識的國家釀造的紅酒請我們喝。味道還可以啦。
   
            
接下來,餐點的部分請參照片,菜色算不算好就不多說了,這點見仁見智,但我個人是覺得精緻度連辦桌都不如,味道也稱不上好。重點是,還記得check in的時候,櫃檯小姐曾經詢問並且登記過我們不吃或過敏的食材嗎?當時我說:「我們八人當中有一人對甲殼類海鮮和鳳梨過敏,還有一人無法吃帶骨頭的食物。」然而,這些食材卻一樣不漏地上桌了!蝦子甚至還出現在至少三道料理當中!馬蹄條裡面混著切碎的鳳梨丁,我也誤食了。於是我們請了餐廳的服務人員過來問,她說:「我們的建議是請客人自己避開不吃的食材。」
   
         
就在這一秒,我彷彿聽見自己青筋暴開的聲音,那你們check in的時候問個屁啊?
     
然後餐廳對於此事最終的處理方式,就是補了「半塊」去骨雞腿排給這兩個人分,沒錯,就是半塊!(手爆滑鼠)
      
        
至於隔天的早餐,我懶得寫了,我只能說當下真的好想念foodpanda。
然後,我們有一個人因為胃痛去埔里基督教醫院掛急診打了兩針,有兩個人拉肚子,都算我們自古美人身體虛好了。
         
【奇葩的客服簡訊】
吃完早餐之後,我們匆匆包好行李,參觀了一下比想像中小很多的無邊際泳池和健身房,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快離開這間令人歎為觀止的飯店。check out時我順口向櫃檯的一位關先生抱怨了房間很髒、晚餐充滿過敏原,他馬上跑到後面去生出八個小禮盒送給我們,說是他「個人的一點心意」。其實,我們後來就直接離開了,他會不會如自己所說的將這些狀況誠實上報,我無從追究,飯店方面到底要不要改善這些問題,我也管不著,此事大可到此為止。
   
        
沒想到,這位天兵卻在不久之後傳了一通奇葩的客服簡訊給我,簡訊上面的名字是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後來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要找「劉小姐」,而我們八個人當中,並沒有任何一位姓劉。這件事情在我來看,嚴重的並不是他叫錯了我的名字,而是那入住時登記身分證的意義何在?他們根本搞不清楚哪一間房間是誰訂的、住了什麼人,那萬一哪一天出事了呢?假如我死在房間裡面(呸呸呸),他們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查出我是誰?
       
             
最後,有一件事情讓我個人感到很困惑,就是日月行館有非常高比例的基層服務人員是越南籍的,而且看起來都相當年輕。有朋友詢問一位在餐廳負責上菜的女孩,她說她是學生。有沒有熟悉留學生或外籍移工相關法規的朋友可以告訴我,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嗎?看多了後段私校假留學真打工的新聞,感覺茸茸的啊…...
     
總之,日月行館的螺絲在我看來已經不是沒鎖緊,而是根本掉光光了。我絕對不可能再去住第二次,如果還有下一次,請提醒我去戶政事務所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潘娜。那麼臭長的一篇抱怨文,謝謝大家收看。
#本文歡迎轉載
#轉去爆料公社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