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吳艷紅 分享‎李婕貼文‎ 於 爆料公社
     
希望大家別跟我一樣犯傻,以後參加自主隊都要自我保護,所以不會公布人名,事情發生了肉搜沒有意義。
      
10/10-10/11
嘉明湖獵寮營地,被持有公帳隊友遺棄!
拜託大家認真看完並幫忙轉發告知,這是自主團都可能遇到的問題。
         
自我檢討與本文最大勸世重點:
不要太輕易相信任何人,帳篷爐頭以後都自己背寧願重死不要凍死!
    
本次戒茂斯上嘉明湖自主團共有五人。人物概述A男B男C女,出發前確認好由他們背公帳。
        
事件開始:
10/10早上6:30,C女表示「不想摸黑扎營」,就與A.B兩位男隊員從新武呂野溪營地先行快腳出發。這時其實我就有點難過了,照原訂計畫根本不可能摸黑,你們直接跑得無影無蹤,不願意等另一位腳程比較慢的女隊友(上河0.9)是什麼意思?
        
            
我與另名女隊友照著我們表訂計畫,提早於14:00抵達。10/10預計扎營地嘉明湖獵寮營地,但卻未看到持有公帳的ABC三人,也沒有看到帳篷,把整個獵寮營地問邊了後,有人說他們會不會是想說抵達太早先上嘉明湖玩了?
       
我:那他們會扎營在上面嗎?
        
山友:嘉明湖扎營是違法的,他們會下來的,你們再等等吧!
   
我著急的坐在獵寮營地-嘉明湖登山口,遇到下來的人,就拿著ABC隊友的照片著急詢問。隨著天色越來越暗,開始起霧,我很擔心他們會不會路上遇到危險根本沒到達獵寮營地,或是上去玩出了什麼事.....。終於,16:36,下來一群山友,認出照片裡的A男,在14:49分時在嘉明湖玩水的照片。這時我跟另名女隊友想上去尋找,其他山友極力勸阻,因為上面紮營不合法,而且起霧摸黑上去又不知道他們確切紮營位置很危險!最後由熊出沒登山的老闆熊大出手協助,自己睡在臨時搭建的無棚廚房,把帳位讓給了我跟另一位女隊友,並提供我們熱水(爐頭也被拋棄我們的三位隊友拿走,我們只有瓦斯)並隔天帶我們一起上嘉明湖。
     
隔天清晨(10/11),跟著商業團熊出沒到達嘉明湖時,於5:32分發現ABC隊友非法紮營在嘉明湖上面。
   
     
後來靠近中午時遇到C女。
C女說昨天有請山友傳口信(疑惑二)。但是我在獵寮-嘉明湖出入口從14:00問到16:40,都沒有人說這幾位隊友讓我們上去,而且10/11下午我們遇到林務局的人,告訴我們這三位隊友本來還打算紮營在嘉明湖「正旁邊」,是管理員勸導他們才改搭在日出山頭(還是違法)。
         
今天早上(10/12)9:38收到B男車手在群組送來明細要我們付台北-池上的車錢。另位隊友問他為什麼沒來找我們?
   
       
B男表示12點多陪一位媽媽在找隊友耗了一段時間(疑惑一:那為什麼有人給我們看A男2:49分的嘉明湖開心戲水影片?)
           
然後說後悔沒有請那位媽媽帶口信給我們(疑惑二:那為什麼C女於10/11表示有請人傳口信?)
    
而且C女還於今天(10/12)下午在哀居寫好開心在嘉明湖上跟水鹿睡覺。不管B男C女的說詞真偽,事實就是:ABC帶著所有的帳篷跑了,沒有留帳篷跟爐頭給我們,也沒有下來找我們!如果我們不是遇到其他山友出手相助,你們有想過後果是兩條命嗎?
         
    
最後,我只想說:
一、不要違法紮營,很危險,而且大家都這麼做怎麼保護山林,而且還打擾水鹿棲息地?
    
二、不要丟包你的隊友,就算腳程不依不願意一起走,也請不要拋下別人或是擅自更改集合地點,又沒有親自傳達到,這是人命問題!而且已經觸犯刑法【團體申請入山證有領隊和隊員,這在法律上是屬於保證人地位,其中之一就是危險共同體危險共同體是有責任和義務的】!例:只要上山了,大家就是法律上所謂的危險共同體 , 絕非只有領隊要負責。前幾年能高安東軍有位邱先生因為肚子絞痛 , 最後領隊和其他隊友相繼離去 , 導致失溫而死....法院判決除了2位過程中有留下來的隊友善盡照顧之責外 , 其他隊員因為該員已有生命之危難而未盡到照顧之責 , 陸續被判刑。所以在一個登山隊伍裡 , 千萬不要以為你不是領隊或是嚮導 , 就沒有責任。如果沒有給予協助,而導致危難發生,則會被依刑法第十五條不作為犯裡面的「不純正不作為」來判刑。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