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ynn Yin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25歲妙齡女子施打醫美失去左眼!
【非本人,代友轉發】    
我於8/11至台北市信義區的紐*健康美學診所施打艾麗斯(精靈針)。
到診所後敷麻準備施打豐額,打了右半邊後,換打左邊。還在施打中,我閉著眼睛,突然覺得左眼很多閃電影像,左眼張開眼後已完全是黑的,我以為是隱形眼鏡問題,拆掉後一樣看不到,我反應給醫生護士,這時候醫生才發現他注射到血管阻塞。
   
醫生開始用針插額頭皮膚擠血,看能不能擠出剛剛注射的東西,這個部分是他的緊急處置!
   
    
             
後來他們帶我下樓攔計程車至國泰急診,再轉診至三總。
這段期間,我友人因聯繫不到我,先以line詢問診所未回覆,再打電話給診所(我的緊急聯絡人是填寫我朋友),但診所人員回覆我朋友是說:「剛剛在忙,不清楚診間外面狀況,你跟我說你朋友的名字,我詢問後回撥給你。」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小時也沒有回覆。
    
正轉診在三總的我,只心想剛剛在診所看到醫生慌張的樣子,是不是我的眼睛很嚴重了?我還不知道這件事會帶給我人生一個很大的影響。經過幾天檢查治療及住院打類固醇,三總醫生表示【眼睛因阻塞造成眼中風】!!!醫生很委婉,但明確的跟我說【基本上沒有辦法恢復了】!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對的地方:因為是我朋友認識的診所,所以預約了時間就去做療程;術前沒有提供注射同意書,也完全沒有請醫生告知注射的注意事項進而風險等。因為我沒想太多當下想說我朋友認識的診所,醫生可能是在術中或術後才會進行衛教跟說明。
        
單眼失明後,我的眼睛可以正常轉動,但其他人看我看起來是斜視的,也許再幾個月或幾年後眼球會萎縮,醫生沒辦法預估什麼時候會開始萎縮。這些是外表上無法再改變的事實,再來,將來還會有一個風險,【因阻塞血管增生,也許會有可能發生腦中風】,對於未來的影響、我的工作、我的興趣、甚至連化妝,或自己一個走在馬路上,都因爲只剩一隻眼睛,這樣的視野斷失很多事情及理想。
         
我以自身的例子告誡所有愛美的女性及男性,醫美務必請找專精領域的醫生,尤其是侵入性的治療,每項治療都一定會有風險。但很不幸遇到風險時,你選擇專精或經驗豐富的醫生,他能比你本人早發現不對勁,也完全熟悉應對措施,相信你的風險也會降低。
【術前也要完全理解任何手術或注射的風險,每一項都要完全的理解】,這是醫生再你術前都應該必須讓你清楚知道的!
     
至於紐渥診所及醫生童*麒,紐渥診所在事發後出院前都有來醫院探望陪伴及支付醫藥費,童*麒醫生表示他醫美還有診,所以只能抽空來。但兩方都清楚表示,他們很抱歉,一定會負起責任。
     
在我住院時,我剛開始會頭暈,狂嘔吐、發冷無力,基本上我到哪都是靠在輪椅上睡,做檢查治療都是坐著輪椅。我前面有提到我未簽注射同意書,住院的某天,我朋友跟診所人員李*琳小姐推著輪椅帶我去做檢查,我朋友告知要先去講電話他稍後回來,等朋友離開,這時候李*琳小姐拿出文件叫我簽名,我意識很不清楚,他跟我說放心這個不會影響我的權益,我也簽名了李寶琳小姐的這個文件,就是注射同意書(注射同意書裡面包含注射風險簡介等)!我就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幫他簽事後補上的同意書,問題是我根本在做療程當下沒看過這張紙,更別說內容。
   
    
8/11日至今天,既然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必須進行協商,卻是對人心感到失望的開始。從頭到尾的協商,都是我自己主動聯繫診所李*琳小姐及醫生童*麒。
     
第一次調解在我住院期間。
醫生童*麒無故未出席,應該說失蹤,診所方表示也聯繫不他,我方請診所提供醫生的聯絡電話。並說明我今天不會打給童醫生,但下一次請大家都到,這樣才能談。
       
第二次調解地點是在律師事務所。
童*麒醫生有來,還帶了兩個不相關的人到場,其中一位是退休的中山分局副局長;剛開始談的時後,童醫生的律師表示「我看過童*麒醫生的存摺」,表示很慘烈這類的言詞,我朋友表示不要一直說這些幹話,因為你們就是要負責任,怎麼會一開口就是規避責任?並詢問退休的中山分局副局長『今天若換成是你自己的女兒,你看到童醫生的處理態度,你會什麼反應?』結果前副局長很生氣表示「不要提到他女兒!」因為這樣的談論已不是調解,第二次的調解就這樣先結束。
      
再來後續,就是我一直再聯繫聯絡診所及醫生,希望安排協商,得到的都是推託之詞及不予回應。打給當初診所提供童醫生電話,電話那頭說「我不是童*麒」就掛掉!當初說負責到底,現在能避就避,朋友們看不下去也在紐*診所臉書貼文下留言,評論被刪掉、移除,診所後來直接關閉粉專。從頭到尾,診所企圖掩蓋醫療疏失,甚至偽造證據!李*琳小姐雖有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覆我,但具體詳談的時間地點等了好幾天依然沒有定論。
   
 
(協商時律師也在場,下面的回應是受害人直接回覆給李*琳小姐的對話)
  
         
此外李*琳小姐的前夫說我獅子大開口,我也很無奈的回覆他:我在事發後沒有一天能夠好好睡,真的很憂慮,我甚至連跟別人說話也不敢看著對方,我怎麼會讓自己這樣?
              
施作的童*麒醫師非但不想解決事情,律師講話迂迴也不願提供具體的解決方案或和解金;童*麒醫生依然還是照常上班替人做醫美,李*琳小姐依然還是打扮光鮮亮麗的參與姐妹聚會活動打卡。
              
目前診所已關閉粉專及評論,我不會再等待和解,已尋求法律途徑。
只想再次告訴大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沒有必要或需要就不用做侵入性的治療。若需要做醫美,也請大家務必慎選診所及醫生!不要因為他們所謂的不小心而毀掉自己的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