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陳勁宏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以下是我朋友的車禍問題!他是被害人,本身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接觸網路,因為這件事,他已經為生活在煩惱了。我看不下去,所以我問了個詳情在這裡PO文。
    
請大家幫幫忙,目前肇事方的態度讓人看不下去!
    
◆車禍發生日:2019/11/22
◆車禍發生原因:肇事者違規左轉導致車禍
    
2019/11/26
第一次聯絡。肇事方傳來自己的機車維修報價單,原因不明。
   
2019/12/20
第一次約面談 。肇事人未滿20歲,已告知家長會陪同,我方同意,於凌晨1點左右約定,又於早上7點取消
    
2019/12/23
約第二次面談,約2020/01/07會面,於2020/01/06再取消,改約2020/01/08晚上7點。
     
2020/01/08
第一次肇事人到場面談,但家長並未陪同,以LINE通話現場連線 。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已申請完畢,並領出給予肇事人複印本:判定肇事人為全責!
    
於LINE通話時告知家長全責問題 ,肇事方家長口頭承諾願意負責,但下一刻立即不認同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之判定,並於公開場合咬定此事故為【後車撞前車】!
    
我方告知可以申請交通事故肇事鑑定,對話全程錄音並有告知肇事方,肇事方同意。
    
2020/01/09
肇事方向新北市政府交通事故裁決處申請交通事故肇事鑑定, 並向我方通知。
    
2020/02/14
雙方於新北市樹林區新北市政府車輛行車事故鑑定會進行補充意見,肇事方也無任何向被害人接洽詢問動作。
    
2020/02/24
新北市政府車輛行車事故鑑定意見書出爐,結果維持原判,肇事方全責!
     
2020/02/27
肇事方這才要聯絡被害人,而且非主動聯繫,反而是要被害人連繫他!
    
2020/03/16
被害人提出賠償要求,以高開的方法,希望對方能夠對談!
(備註:車子是落地才兩天的新車 是被害人為了讓老婆方便上班跟載孩子用的 。)
    
        
以下是被害人開出的條件。(先跟各位說,這個條件開出時被害人是有點情緒的,當然大家也可指正,謝謝。)
   
X先生:
對於這次的車禍以下是我的需求
1: 這台機車為了避免以後車子毛病問題跟2手車價的影響 還是維持原要求 請您買回去,車原價是$10,8000元( PS:被害人的車 新車落地兩天 里程33公里)
    
2: 精神賠賞。從108年11月24起至109年2月24日收到肇事委員會寄單子來的那天共15週90天,每天的金額為$1000元(包含精神賠賞跟交通費)。
    
被害人是上夜班,凌晨兩點沒有大眾交通工具,只能搭計程車,1天的車費就要600以上(新莊至濱江街果菜市場) ,而家裡目前唯一的機車要留給老婆接小孩上下課跟上班(被害人的上班時間為凌晨兩點半到中午12點)。
     
2020/03/17
肇事方回文,態度極為不佳,以上位者的態度口氣回文:
『X先生早安,今天發生這個車禍誰也不想,但是對於你所提出的要求我沒有辦法認同,我不知道是誰教你開這樣子的賠價方式。他只是個學生,賠的出來嗎?你們好好想想!車子落地就已經折價7成了,我不想把事情鬧得那麼僵好好想想,盡量能找到一個最圓滿的解決方,精神賠償無工作能力不是你隨便說了算!』
    
肇事人未滿20歲,民事負責人為該父親,並非肇事人負責賠償,肇事人所負之責任為刑事責任。
    
        
2020/04/21
肇事方依舊不聞不問,我方只好申請調解,調解時間排定為05/11。
    
2020/03/18至2020/05/11期間 肇事方完全不聯絡。
     
2020/05/11
調解無果,並於調解委員會語帶恐嚇,被調解委員制止,當時調解的問題如下:
1.肇事人的父親質問被害人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為何在半夜2點出現在事發地點?
   
2.肇事人的父親誣陷被害人為何沒煞車,只因他說『他在監視畫面中沒有看到被害人煞車』!調解委員現場也已說明 交通裁決所的裁決已經出來了 不會更改 ,但肇事人父親斬釘截鐵的說:因為我還沒上法院!(PS:肇事人父親說這是問過他們公司律師的)這段話是否暗示『只要上法院,他就能將原告打成被告?』這言論讓當事人心裡倍感壓力,因為肇事人曾說過『他的父親是某生科公司的老總』,不知道對方是否有「關係」手段?這是否有涉及恐嚇?
   
3.肇事方提出的和解條件,只願意支付新台幣5萬元,不負責交通補償、車輛折舊、車輛後續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