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代貼文小惡魔巴迪仔代團友貼文#
     
#父母不准我們講
#司法他有大律師
#他有黑道幫派與警察
#我們還能向誰求助
           
拜託社會大眾救救我們,你們可以當個嘲笑我們笨、嘲笑我們蠢,但我們從小就被父母帶進去這個環境(30年),我們想自救,卻走不出來,不僅整個生活圈都陷入其中,我們親眼所見,許多離開的信眾,被暴力對待,提告案件通通會被做偽證以及律師團給壓掉,沒人能走得出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何他敢在武漢肺炎這麼嚴重的時候造謠?
還說入黨不會得武漢肺炎?
並且嗆檢警敢辦他就像調查上天一樣?
雖然當時依照傳染病防治法以及社違法送辦,但卻只開罰一萬元!這就是他敢亂講一通的原因,因為有錢能擺平的事情,一萬元對他來說就不是事情。
   
  
            
網友說他長得極醜我們也要?我們當然知道他長得極醜,像「鐘樓怪人」(心地邪惡一千萬倍),這點大家都清楚,但是被他強迫威逼性侵、摳下體,這根本不是我們自願,但是他的僕人=信眾,也就是我們的父母,非常死忠,甚至我們告知被性暴力對待了,父母還說你不要亂講,會害我們都無法得道被趕出道場。【家是避風港】,我們連避風港都被摧毀了,能躲的地方,只剩下心理的小房間。
   
          
有朋友建議要提告,但這樣做之前,就會有人去向少龍通風報信領取獎金,然後律師就會出現前來警告,告訴我們若提告他們會反告誣告,加上多年來有許多人都對少龍提告失敗,在親情、法律、暴力三重威脅下,大家都相當害怕。成為他一一召見的性奴隸,當年紀大了就被汰除……
     
「#只要花錢就可以處理一切」,這是徐浩城(少龍)遵循的信念,我們十分懼怕。也親眼所見許多信眾離開時,被少龍親信自衛隊痛打。他的自衛隊有黑道份子、警察退休警察,而他的信眾遍布警界、司法界、政界都有。
     
以上這只是其中一個告成功的案例,其他被動私刑的太多太多,族繁不及備載,但因為他是高等法院的高官,所以他能夠躲過少龍的劫難。
   
             
徐浩城的組織分佈從南到北都有。以少龍為首,有兩個秘書會幫她物色美女,下面再設三個道場聯絡人,再由各道場聯絡人分組控管並且上供其他信徒的子女。高知識份子的醫師、律師加持下,請問我們還有希望嗎?
        
徐浩城的律師團是由大律師組成,更是他信任的左右手,所有徐浩城(少龍)的司法問題都會協助處理,連一萬元的民事官司也接受委任,因此,我們這些受害人根本不敢出面。另外,由於信徒都很懼怕,所以被指使出庭做「偽證」的大有人在,偽證也是他多年平安的最大護身符。當財力、暴力、法律知識、資源都在他手上的時候,被害人求助無門,更看不見希望。
     
當年陳其邁還是當立委的時候,也幫許多受害人出面指控他,甚至稱他為宗教流氓,但是也沒能扳倒他,由於他的信徒多是高階警官,縱使政府要辦他,自己的徒子徒孫也會幫忙他處理善後;近日,武漢肺炎的謠言,人家罰很重,他只罰一萬,對少龍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
    
            
我們被訕笑自己蠢而加入,但我們這些被選作的仙女,從有意識時就已經在少龍的道場,天天為他服務,跪地膜拜。可能大家無法想像我們的悲哀,但是,我們真得很可憐也不曉得該怎麼離開,離開等於離開父母、整個社交圈,就像被家暴的婦女一樣,不知該何去何從。
           
少龍用他的「太*電子檢測公司」養著我們,一個月幾千塊的薪水(不掛勞健保),把我們養在道場附近的住處,隨時等候他召換,真的是噁心極了。其實我們都是遭受暴力恐懼下幾十年,這個人真的非常恐怖,比韓國新天地教主更惡劣。以前也聽父母說,有一名師姐因為被少龍性侵,還寫下遺書跳樓自殺。遺書上更寫到【師父的強勢沒辦法不從】。看到遺書內容字字揪心,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卻沒人敢說,因為講了就會被處理!
    
    
            
據我們所知,南部有8人受害,中部有24人,北部也有數名受害人。
此次我們已經拼了被徐浩城毀滅的決心,向警方報警,更肯請網友們能重視,幫幫我們、救救我們這些受害人。我們知道,越透明、越高調,我們人身才得以安全。
        
 
           
因為也看到爆料公社,所以本周五,他們將在道場成立網軍,由三十名信徒創立帳號,想要為他們洗白,實在非常可怕!
             
看到日前爆料有人貼文,我們應該勇敢站出來,相信越多人知道,才會越有力量,也才扳的倒這頭史詩級別的大惡魔徐浩城!
#我們的笨不是笨到去信徐浩城
#是笨到被傷害了都不知道怎麼處理……
       
懇請其邁副院長救救我們,他們信徒都會做偽證,非常可怕,在此也呼籲其他受害人一起出來,才能懲治惡狼,討回數十年來屬於我們的公道。
   
小編也收到少龍那邊正準備組軍網路親衛隊,不知道接下來會有甚麼樣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