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Lulu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還記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時,有一個很可惡的五教教主「少龍」徐浩城,號稱只要聽他的歌,就可以治癒武漢肺炎,還大言不慚的說,哪一個單位敢辦他,會遭受天譴。 最後遭刑事警察局移送法辦。
       
聽他唱歌可治療武漢肺炎可惡少龍讓信徒女淪為性奴
#可惡的神棍不僅歛財
#控制人口強迫成為自己的性奴
#仙女制度就是我的後宮
     
(附贈少龍的歌聲)
       
少龍於多次公開場合中宣稱,自己是來自天界最高層次的神,當前醫學所發現的病菌其實是「靈體」,此「靈體」是被設計演化來處罰人類的。自稱「天斬大將軍」的他表示,「少龍」是他的「道體」,如果有人感染肺炎或是得到流感,只要加入中華中正黨或是聆聽少龍唱歌就能恢復健康,「必須從心靈上著手治。」
(附贈網址:https://www.shian-hua.com.tw/
      
他自稱,佛教的佛、基督教的上帝、道教的神、回教的阿拉等神佛,都受他差遣,因為他是「造物主。」這些荒謬的事情都只是冰山一角。少龍最可惡的地方在於他居然將信徒稱作僕人,再要求這些僕人將自己女兒奉獻給少龍當「仙女」,據我掌握已經有幾十位仙女被少龍控制在某處,懇求社會重視,早日解救,而且這些仙女曾經嘗試逃跑、向媒體求援,但少龍卻能有壓下媒體的實力...
    
        
【以下是一位仙女自述】
我父母在我小的時候,就在「華興道場」靈性我小的時候,還會去所謂的農場「道仙觀」,所以我算是靈修二代吧!
     
在我們的觀念「師父徐浩城」他是我們的信仰、是我們的「神」!
        
我大學畢業後,我父母問我說台北道場在招募【仙女班】,我簡直興喜若狂,而且父母也很支持我去「太一公司」工作,畢竟現在工作不好找,而且我去了太一,就能服侍師父,這樣父母在道場也能有地位。當我去台北的時候,可以直接見到師父本人,那種心情真的是簡直遇到偶像!我想師父也會蠻欣賞我的吧!所以讓我直接就在道場附近租了房子,但是殊不知,這一切只是惡夢的開始……
           
有一天,我接到師父要找我去辦公室,當我關上門後,師父從我背後撲上我抱著我,狂舔我的耳朵……我當下真的嚇傻了!而且師父的雙手還在我身上上下游移,當下我的下意識動作是奪門而出……
       
為什麼我敬愛的師父會這樣??
那刻我心中有好多的為什麼??
     
當我離開太一開始,我馬上打電話給我母親。可是我面對的是父母親的一陣的痛罵,說我對師父不敬!最讓我心寒的是當我回到家,父母親不止不相信我,還帶我去台北跟師父下跪道歉……而父母因為師父說我身上有邪氣,不準任何人跟我接觸跟往來。
       
今天跟我一樣的小仙女有很多都是迫於無奈……
因為父母都過於相信師父是主宰宇宙的道主,能在地球毁滅前帶他們安全離開地球,被師父欺負不敢告訴父母,都選擇忍氣吞聲,又怕告訴父母,害怕會造成他們被貼標籤受到排斥恐嚇,沒有辦法接受心靈的寄托的華興靈修道場是如此的邪惡,大半輩子的生命與金錢都奉獻給了華興道埸,曾經有嘗試著報警,但是因為師父身旁有些警方人員也有自稱是竹聯幫的黑幫份子高級公務員及有權勢的人士,只要有人想要脫離道場,少龍就會派各種人或黑道份子去恐嚇人家讓人家心生畏懼,想報案了也沒有用的,也有嘗試過要告訴媒體記者,但是因為師父從這些信徒們身上詐騙許多的金錢,所以就算新聞媒體想要幫我,師父也會用錢擺平的……
    
這次是我用盡最後的力量,希望能告訴大家幫幫我們,可以拯救這些所謂的小仙女,也能告訴這些父母親,你是把你的女兒推進地獄裡面,他們的一輩子就因為你相信這個邪魔Y道而毁了你們的掌上明珠一生,而我知道幸運能跑出來的,有些每天必須要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有一些已經被自稱道主的師父性侵的小仙女,都要靠精神診療渡日……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