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 Chen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4月2日晚上,從市區要去豐原路線要上國道1號北上大雅交流道至豐原交流道下,就一站的路程而已。
        
正逢清明連假車潮多。大雅至豐原路段路肩開放行駛往出口小客車,所以我從平面一接到國道就行駛在路肩。因為這路段暗,加上行駛在路肩,而且一站的距離馬上就下了,所以我認為我開的時速合理。
     
開到途中。後方出現一台車開始一直閃大燈一直鳴喇叭。(國道警察換算旁邊經過的公里處路標有幾個)算出鳴喇叭距離共為1.6公里長。
   
當時我認為我行駛沒有任何違規,路肩開放通行往出口小車、沒龜速、而且已經快到出口,他速度快想要超我,可以左切出去外側車道超車或在切回來也可以,(國道警察說當時路段是可以的),但他偏偏逼車所以我沒理會他繼續直行,整個莫名其妙
,接著他超到我前面煞車、攔車至停止。(鳴喇叭到停車,長度2.5公里)
       
我當下的確有緊張,因為我很怕後面車直接撞上來,因為當時路肩是開放通行的,我往後看,的確後方車都打雙黃燈慢慢停下來。
    
我沒下車,這時候他就下車揮拳打我玻璃再踹2腳車門。過程中罵了「開3小車」「幹xx機x」,然後離去。影片中可以聽到他下車時,我後方車子再按喇叭,真的非常危險!平面道路攔車就算了,這可是在國道欸,如果撞上來,我跟後方的安危都會嚴重影響。
      
之後我馬上就下交流道打給110講述過程。
110幫我轉接國道警察,請我立馬在北上到泰安服務區他們分隊,國道警察好幾人看完也非常生氣,問我要不要檢舉,如果要,馬上開單舉發罰緩+吊扣牌照3個月,他馬上幫我處理,絕對不會吃案,我說好,所以當下惡意逼車部分製單舉發。
      
    
警察說這刑事強制罪一定有的!
如果我要報案,馬上受理作筆錄,當下我沒有決定,警察就先由惡意逼車部分開罰。然後警察給我名片電話,叫我有任何問題或要提告隨時打電話來。回家之後,我想了想,靠,平面到上交流道整個路程,我沒碰到這台車,也沒閃過大燈、沒按過喇叭、更沒剪車超車行為,警察檢視過記錄器,我跟這台車沒碰到過,所以不存在我跟他之前有過衝突,我也沒違規,還在國道攔車,真的非常危險!沒事就沒事,後車如果撞上來命都沒了,所以隔天早上打電話給員警過去提告了!做完完整筆錄,交給檢察官偵查,刑事強制罪、公共危險、毀損、公然侮辱刑事訴訟附帶民事賠償。
    
真的是非常惡劣!罔顧人命。去年才發生國道警察被後車追撞意外的死亡的事故,如果發生事故,我跟後方的用路人都會很嚴重!
     
其實這文跟影片用意是想讓大家知道在國道上這行為非常危險,而且這樣也真的觸法,請大家在用路上真的別這樣。如果可以希望大家也可以給國道警察泰安分隊一個掌聲鼓勵,因為他們真的很熱心也很認真!
   
※4/2晚當時有開放路肩通行往出口小客車所以沒有違法走路肩的問題!
     
※開放路肩是為了疏散車流,而且我上交流道馬上就下一個出口,而且又開放,沒道理不走吧!
   
※路肩開放往出口小車通行,我也是要往出口,並且快下交流道了,有在往返大雅豐原段的都知道如果路肩有開放大部分的應該都是一上去就開始靠路肩行駛了。我認為因為馬上就要下了,沒必要到正常車道裡面又在切來換去!
   
※只要我沒違規、敢開,走路肩不用變換車道一路到出口不好嗎?而且我是前車、沒違規、沒龜速,如果嫌我慢後車可以切出去超車,並不是逼車叫前車讓路權吧!
    
※快慢問題,可以自己查一下開放路肩行駛的最新規定,速限為多少跟什麼時候才不能在切出去!
   
※問我是不是有挑釁行為嗎?文裡說的很清楚了,影片前的畫面就是我從平面一路沒違規一直上交流道接到路肩,就是段平凡無奇的10分鐘過程,記錄器要看嗎?這可是經警察檢視過的!因為做筆錄時警察也有問過是否之前有衝突,當然是沒有,碰都沒碰到過,這可是都記錄在好幾頁的筆錄裡,並且有錄音的,如果我說謊那可是有偽證的問題!
   
※目前行政法交通違規部分惡意逼車,這個警察就可開罰,已經開單最高可罰到2萬4+扣牌3個月!
   
※刑事部分已經報案提告,警察已經受理,才會有3聯單,接下來交給檢查官偵訊起訴,刑事訴訟附帶民事賠償。最後到法院看如何判,應該就是這樣。刑事部分看法官要開罰多少,刑期是否可易科罰金這是交給國家的!民事部分車損或精神賠償看實務判例有到6位數的都有。最終都是要看法官啦。甚至有些法官刑事部分直接不讓易科罰金,要讓被告直接進去關的都有!
   
※其實不在意賠償金,只想讓他知道有種東西叫做法律!
最後只想說,從頭到尾平面到高速,我都沒有任何違規行為,就莫名的被逼了~莫名的被攔了~莫名的被砸踹車了~莫名的被罵了~說穿了就是我比他慢而已!其實被攔下當時,我是非常緊張的,我必須要注意前面他會有什麼行為,又要注意後面,我更擔心後面撞上來,一直回頭看。如果有酸民期待對方記錄器有我的什麼副本坐等出現的,那我就期待對方能拿出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