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仲生涯兇宅實錄選集14之8
前言:
筆者民國76年在18歲時就進入不動產這行一轉眼..
33年就這樣過去了從廣告公司,預售屋,代銷,房仲..
乃至於後來與其他三兄長自營的營造公司此生在不動產的戰場上,也算是個戰士了!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這個故事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往事囉~
#原高雄縣鳳山市中山東路xx巷
#透天厝超級驚悚自殺凶宅一案
(來源網路示意圖)
時空在無數次跳接中 ,把我們拼貼成今日的尊容時光流逝了,三十寒暑依舊無法淡化筆者對此案腦海中可怕的烙印..
敘述這個故事之前感覺好像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不廢話直接切入主題!
30年前很多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朋友們可能甚至還沒出生,當時的房價有多便宜請容我來告訴您吧!
#透天二樓三
#地坪二十點五坪#建坪28坪左右多少錢?
開價:66萬元!新台幣新台幣新台幣!!請不要懷疑,所以說三次!
在民國79年的時候,高雄市中心精華地段的店面了不起1000多萬就不得了囉,更何況是坐落在所謂「蛋殼區」房子,有人來問就要偷笑了!
這是一間連棟式的透天產品,而且是一條長長的無尾巷倒數第四間,汽車雖然可以進的去,如果駕駛技術不好的話用倒車的方式出了這條巷子運氣好可能保險桿掉了,後視鏡不見了!
(來源網路)
運氣差油門當煞車來踩,板金凹一大片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懂了嗎?
六月的陽光還有暮春的和風作伴早上的天空很灰空氣很悶。人很懶
#早期的房屋仲介公司
#男性專門負責開發案源
#女性則專職負責帶看接回來的Case
在那個當時還可以賺取差價的年代只要走了大運,個人案源又充足一個月收入突破百萬,是經常見到的事我們稱之為「領大包」
可是我這個Csae總價只有66萬別說大包了,連麵包都不成!
在這個時期高雄市現在的同盟路以北,不是海釣場,就是一些雜草叢生的農地我們稱之為25期重劃區,正是現在的凹子底,這跟本章節故事啥關係?
當然有!
現今的高雄漢神巨蛋這一塊土地在當年就是北高雄很有名的一間海釣場(展新海釣場)筆者在這裡認識了不少房地產的朋友與客戶來釣魚的來摸魚的,咱家是來吃魚的!!
(來源網路)
當年僅僅19歲的我魚會釣愛摸魚, 有時候甚至會利用上班時間跑來這裡,也基於這個原因認識了本案男屋主的弟弟!
原住民的好客與熱情我們都知道!他是這家海釣場的常客,時間久了之後自然而然筆者跟他也慢慢熟悉了起來!!
大哥~你釣魚的技術很棒耶!每次看你裝魚的摟子都一大堆魚!!咱家也年輕過,雖然當時沒夜店沒有網際網路只有腰際上的一顆B B Call...
騎著當時很屌的光陽豪邁125機車,留著胡瓜的龐克頭,現在回想起來還真他媽的土!!
一日,我們兩個都在海釣場釣魚,這位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大哥對著我喊ㄟ!
那個誰~你不是房屋公司的人嗎?(手指著我)
嘿啊嘿啊!菜鳥筆者這樣回答的,我跟你說喔,我哥有一間在鳳山的房子要賣,改天我帶你去看,你幫我嫂嫂把那間房子賣掉好了
靠!這比魚來咬餌還爽!咱家就暫時先放下了釣竿(這是大忌)跑到對岸去跟這位朋友講話,並且約定了時間...
啊啊啊啊...乾!我的釣竿被魚拖走了..借別人的釣具來打撈報銷了...
事隔了大概一個月左右,由於房子是空屋,嫂嫂又住在台東,於是咱家又發揮了打不死的小強精神坐了火車去台東親自洽談!
從我的窗戶眺望出去鐵路外多少不平道路,左方樹蔭劃到右方,希望的弧線終在地平線迷失多少業務的視野..
整個過程還算順利,但是嫂嫂的一句話把筆者心涼了一半..!
我會回來台東住,是因為先生在舊房子裡面自殺走了
蛤?
本案是筆者房仲生涯中遇到的第一間凶宅..
沒關係啦..台灣哪裡沒有死過人?我記得我當年是這樣回覆對方的!
不過妳價錢不要太堅持喔!沒差太多的話就賣一賣了!
(來源網路)
如果是現在筆者的標準,只是雲不再是雲,走過就別再眷戀水滴,告訴河流說祂想要去遠行,於是乎一切都安靜了結束了..
返回到了高雄把案件的詳細資料填寫完畢之後開始賣吧!
咱家總得先去看一下唄?這房子的後面看去是一大片稻田,前院則有一個小小的停機車空間,稻田的盡頭則有一家x源加油站..
早期的舊式透天厝是這樣,在房子的外牆還有一個水龍頭,你得去五金行買專用的水龍頭開關才能用水,誇張一點的,甚至室內廚房都有壓水機
嗯..看得出來有一段時間「沒人」住了,一樓是平淡的無奇客廳,廁所(還沒門的咧)廚房1樓2樓的中間有一個夾層房間,只適合身高140公分以下的人居住,蓋這個房子的建商是怎樣?哈比人嗎?
2樓的房間就正常了一點,再爬了5-6階的樓梯莫名的暈眩隨之而來,因為不懂根本不怕
#以現在的標準可能又褲底一包了!
好古早味的房子,當時沒有所謂的鋁門窗,而是兩片木質的窗框,中間則是毛玻璃,要鎖住兩片窗戶則是中間有一個圓形的鎖栓,3樓比較高沒有天花板的關係,可以直接看到結構原來屋頂是尖的向兩旁逐漸展沿而下,老舊的日光燈則是垂下一條電線,開關則是雞心狀用手動扣按的,但是3樓靠窗的地板比較髒看不出來是油漬還是其他的髒污所留下蠻大的一片
筆著用腳去蹭了蹭突然想到!恁娘咧~屋主老婆說屋主是在這邊自殺的,啊是死在哪?後悔當時忘了問!就在這個時候...眼尖的筆者發現了一個現象在頂樓3樓這個房間,除了要進來的房間門上面有貼一張符以外窗戶,門縫,還有固定的衣櫥都有一種紙捲的細細的紙塞在縫裡,人家說不知者無罪屁啦!筆者把所有的捲紙都給抽了出來,結果全部都是符
(來源網路)
靠北!不會是這間吧?遺忘的長年往事咱家懦弱的顫抖喚起盛夏的..不是鳥語花香而是沉睡的靈魂酸啊啊啊啊.....
就在兵荒馬亂之際急忙把房屋的門窗都關好,遇到了相隔沒幾間的一個外省老兵用著他沉重的鄉音跟筆者聊起來了
小朋友啊~你是房屋仲介公司的吧?你好有膽量來賣這一間房子啊!怎麼了?我仍不死心的問
老伯伯說:這戶人家原本是一戶原住民在住先生愛喝酒,又不喜歡工作,常常聽到這對夫妻在吵架,後來先生出了車禍腳不方便常常就喝了酒打小孩打老婆打鄰居,弄到警察常常來,可是沒想到他竟然用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怎麼死怎麽死?筆著好奇的追問
上吊啊..而且上吊前吞了好多大根釘子,整個脖子都刺穿快斷囉....老伯這樣回答
(來源網路)
伯伯你怎麽知道?咱家這樣問的,祂老婆發現的時候跑出來外面哭,是我進去幫忙的!
老伯看出筆者懷疑的眼光繼續說:就死在三樓靠窗戶邊嘛,他馬滴用一條麻繩吊在那上面!
好險筆者是眷村二代,不然這種鄉音,肯定要找翻譯,這種老式透天,在3樓外面還有一個小小的陽台,平時可以供晾衣服所用
伯伯仍然繼續說著:他奶奶滴~以前在大陸打仗死人看多了,有啥好怕的!去到了樓下廚房拿了一把刀就把繩子給割斷了,這個時候才有時間仔細看死者哎!
喲~小朋友我跟你講這死的樣子真不好看唷!流血不打緊,這穿出來的釘子嚇人,整個人都發黑了臉是紫色的,還有啊..這眼珠子都凸出來了
乾!剛才窗邊地上髒髒的那沱是三小?我還用鞋去蹭二話不說,當著伯伯的面,當場就把皮鞋脫掉往田裡給丟了!去打光腳可以吧?
哎喲!小朋友你不知道喔!自從這個原住民自殺死掉之後,這個房子不平靜啊!在他的老婆小孩搬回台東後,這房子動不動就有人在裡面唱歌,還有摔玻璃瓶的聲音,上次住在斜對面的太太晚上還看到這一個「人」趴在陽台對著她笑!
嚇得這個太太跑回娘家住去啦!
晚上3樓的燈都會自己亮,問題是這房子早就停水停電啦..
驚嚇的絲路是美麗又多情的北斗依附著蜿蜒的風,這間房子的故事...早已悄悄爬滿藤蘿傳遍了附近大街小巷!
房子的狀況,筆者在公司的會議當中有說明
一位女性的行銷人員說:她有一位客戶知道這間房子出過事,但是因為價格便宜,所以想買..於是就約了要去看房子,但是銷售的人員不敢去,硬拖了另一位男性業務,約在大白天去看房子..
各位看倌們,請千萬記得兩個時辰11:00~13:00,23:00~01:00千萬不要以為大白天就沒事!
不是說好要帶看了嗎?好死不死就是約中午12點,三個人到了現場,開了門..
男業務轉身把1樓的外門關了起來,然後走到最後面把後門打開,記得筆者之前講過後門打開是一大片的稻田吧?
這位男同事就站在後門面對著稻田點了一根煙抽,剩下就兩位女性在看房子..
來..現在我們來做個試驗若是讀者現在旁邊有人的話,請其中一個人站起來,背對您旁邊的人..再請您旁邊的人輕輕在您耳朵旁邊吹著風..呼~~~而且是涼的喔!
當天的狀況就是這樣,好啦~看完了..送走客戶之後,因為進來帶看的時候有兩道門,外門開了之後才開內門,結果插在內門上面的鎖匙..不見了!
不可能是別人拿走的,最後一個進門的男同事說,進來之後把外門帶上,外面的人不可能進的來,而且他看到鎖匙插在內門上面,才走去後門打開門去抽煙怎麼現在鑰匙不見了?
(來源網路)
兩人在門外面討論著,男同事跟女同事說:ㄟ!我剛才面對稻田在抽煙的時候,我後面好像有人對我耳朵吹風ㄝ,而且是很冷的風耶....
女同事臉色瞬間被嚇成綠巨人怎麼辦?總是要找到鑰匙啊!
兩人正在納悶的時候,這時女同事突然眼尖發現,在最邊間(離這間房子三間的距離)水龍頭上面掛著一副鑰匙(就是那個伯伯住的那一間)兩人走過去看...那副鑰匙就是我們這一間的..
同事雙方互看了對方一眼後..跑啊啊啊啊啊....
這根本沒有任何道理可言鑰匙自己會去那邊什麼原因已不可考最終本案以38萬成交(公司買斷)整理好之後,再以162萬售出。
被禁錮的靈魂只有祂雕刻的聲音, 還留在金色琴弦上 橫渡了誰的衣鏡, 是誰夏日的廢墟
後記:據鄰居描述整理好入住的新屋主進住之後,做生意賺了不少錢,如何賺?賺多少?則不得而知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今夜小徑不見草原的夢只有風輕輕地經過,窗邊下玄月的倒影解放被禁錮的靈魂願祢一路好走...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