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銘漢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下面所述所言,為我國軍花蓮總醫院精神科中校主治醫師顏銘漢本人所寫,內容純屬事實,絕無巧合!本人願付一切法律責任。
     
*不免俗,本人發表不殺人與不自殺聲明。下述人等如發生意外純屬巧合與本人無關,本人上有高堂旁有妻子下有孩子要養,絕不自殺。
   
*本人絕非孬種怕事之徒。選在尚未退伍前爆料開幹,而非退伍後再靠北長官,就是敢勇於面對司法與調查,於在職期間正面向濫權宣戰。
   
*本人因受職場霸凌忍無可忍,於108年12月4日依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15條第十款,正式申請於109年1月16日退伍。1081204上報告,1081205拿到申請書並填寫,並願意賠償合理金額。該賠就賠,我不佔國家便宜,成為軍醫第一位申請志願退賠之領頭羊!
     
          
學費兩百多萬,你軍醫局要我們放大15倍賠三千多萬,我役期14年已經剩不到一年,還要賠你快150萬,你軍醫局是高利貸公司嗎?
如遭受任何不法阻撓,文卡在醫院我告院長!文卡在軍醫局我告局長!文卡在國防部我告部長!絕不向惡勢力與官僚妥協!
【國軍花蓮總醫院對我的職場霸凌與不公懲處】
上校陳主任一直惡搞我,大概從上半年開始。
因為科裡和急診醫師,對於來急診的精神科個案究竟要由誰先處理與處理到什麼程度
,吵得不可開交,我和科主任陳上校因為沒有共識搞得不是很開心,甚至在我休假開車下台東比賽的路上,還要被他老哥打我私人電話來做人身攻擊,幹剿我是媽寶小嬰兒等等(我老婆小孩都有聽到,因為行動擴音)。
    
之後我也曾親書給他,告訴他勿再對我本人做任何情緒攻擊,論公事即可。
以下為108年4.5月間我給他的信件
     
後來當時的謝院長也認為急診理虧,所以也要求急診應先多做一些檢查與處置。這無疑是打了當時站在急診科那邊的陳主任一巴掌,或許樑子就從那時就結下了!
    
當然這幾個月間還有一些有的沒的,例如陳主任留在急診的個案不交班給下一班身為值班醫師的我,急診call他他叫急診直接call我,我問他說為什麼不交班他還扯謊說不知道病人還在急診(明明急診就是先call你好嗎~~),科會時被我提出質疑,還說醫院只有規定『病房的病人要交班,急診的不用』!這種話還真說得出口?結果他108/12/7值班,我12/8值班,前一天病房病人起爭執差點打群架、藥物濃度過高等等也都沒交班,甚至欺騙急診說病房已經沒床等等........我想因為上述原因,他對我肯定是超級不爽!
    
108/8月,我們精神護理之家感控查核。
身為負責醫療端精護主任的我,事前就多次問了精護的護理長暨負責人與護理部督導
是否需要我的協助?!
     
我與督導的對話,我確實有事前問過是否需要我來做或協助,二位都告訴我這是護理之家的問題,他們自己可以處理,我只需要參加查核前與後的會議,有空再陪評即可。
    
查核當天,受醫療部主任許主任的指示要我全程陪評,才發現事態嚴重。一堆問題被叮得滿頭包,連抽痰管整包都是過期的,遑論其他沒有清潔的機械與物品及備品等等......眼看著陪評的護理部主任還對著委員嘻嘻哈哈,我真的覺得很可恥!也發現繼續這樣下去不行,早晚病人會出事。
   
所以在軍人節當天,我致電我們現任戴院長此事,懇請他能下裁示,本院精護到底該由誰領頭?是精神科主任?是我?還是護理長?由誰統籌分配任務,避免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情形,也影響病人權益。
    
由於當時我身兼民診副主任,所以也向院長建議,如果院長有更好的精護主任人選
我也可以讓賢。沒想到很不受尊重的,我在完全未被院長或是科主任告知的狀況下,
即於9/4被科主任陳主任以『銘漢說他不願意作精護主任,不願意負責』上簽換掉。
    
又於同週,急性病房護理長告訴我,說陳主任叫她找我協調,究竟是社工還是護理師要聯絡家屬送物品給個案?當時我雖為社工督導,但並沒有行政權利決定社工與護理之分工,這應該是精神科主任和護理部主任或護理長該協調的,而且我也未得到主任的告知要我協調此事。
    
因上述兩件事,我在9/11致電主任公務機向他表明【協調科內社工與護理紛爭並非本人之行政權限,無法在其未親自授權本人而是由其叫護理長來找本人,就替其代為執行其行政職權】。也向他表達【本人並無不想做或是不願負責精神護理之家,而是無法有充分統籌行政權,無法實際執行任務,卻又在精護有問題時遭其責難,才向院長報告並請院長下裁示】。
      
豈料陳主任惱羞成怒掛掉公務機後,以其私人手機(因其私人手機有錄音裝置)撥打至本人私人手機,對本人做許多不實指控、抹黑與侮辱:
1. 抹黑本人擔任精護主任不召開會議
->事實為精神護理之家護理長希望由護理自行開會,如有需要再找其他職類,包含醫師、心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與營養師等前來討論,並非本人不願意召開,此點其他職類工作人員可以作證。
   
2. 污衊本人開會放護理部主任與精護護理長鴿子
->此點已向精護護理長求證,完全無此事,為陳主任憑空杜撰
     
3. 污衊精護護理師向本人反應病患有狀況時本人置之不理
->精護護理長表示並無此事,該病患也非本人之病患
       
4. 僅因本人贊同調漲精護伙食費以維護病患用餐權益(成本由精護吸收),就要脅本人拿薪水出來給病患吃飯
(以上全程陳主任有錄音,且有提供給本院古櫂華監察官,古員亦存有錄音檔)
    
108年9月16日於科會中(曾副院長也在現場),本人再次向陳俁榮主任說明【本人無權責協調社工與護理間之糾紛】,陳主任立即侮辱本人「只做有報酬之事,沒報酬之事就不做」,本人拒絕受辱,也拿出擔任精護主任迄當時之行政加給總共6萬元交給陳主任,便離開會議避免繼續衝突。會後本人也向陳主任表示,既然其不願意負擔行政責任,且屢屢對本人抹黑與詆毀本人人格,本人認為臨床工作應公平分擔,故表示僅願意與其值同樣之班數(先前主任每月僅值2班,其餘醫師值4至5班,且每月皆由主任先選班),如有除不盡者,本人願意多值一班無妨。
     
但陳主任卻四處造謠本人不願意值班,甚至偽造文書代替本人填班後,再送至醫療部強行通過班表,塑造成本人應值班卻未到之假象。實際是陳主任非但屢屢不願承擔其行政責任外,亦不願公平分擔臨床職務之責,此舉即為其利用其較高之軍階,要下屬替其賺取績效獎金之以公濟私作為。
(值班數的落差先扒部屬一層皮)     
          
(績效分錢再扒一層)
          
你年資高又有行政職,軍餉比我高合情合理合法,分獎金又因擔任主任多抽一筆,這醫院的爛制度我也認了,值班比所有主治醫師少,我也可以當作尊重你就那麼算了,但一直噴部屬幹話,我到底為什麼要再繼續隱忍退讓?醫療行為是個人的績效,為什麼你收比較多的病人,領比較多的錢,我們要比你多值班幫你賺錢,還要被你霸凌侮辱?
       
108年10月4日為本人休假時間,本人仍到醫院查房,陳主任看到本人,便要求本人至辦公室商談(辦公室亦有助理與護理師在場),期間陳主任又對本人多所侮辱抹黑如下:
1. 控訴本人太早讓某病患出院,導致其尋短
->此案未經司法審判,主管能這樣控訴下屬嗎?
       
2. 說其曾於下午四點看到本人車輛在院外行駛,所以本人上班不在醫院
->難道本人眷屬不能開本人的車輛?本人家中有誰開著本人的車在外也要向主管報告嗎?阿你四點在外面看到我的車請問你在幹嘛?醫師不是責任制嗎?
      
3. 誣指本人在醫院待命時間短,過太爽
->全院醫師皆為為責任制,本人亦未有值勤不到或曠診情形,平日多0700前就到院,為全院最早到院開始上班之醫師,何來太爽?
         
4. 一直激怒本人,說本人就是不會退伍不會走
->本人管制年限至109年10月,不是不走,而是目前退場機制尚未明確走不了,何需遭陳主任言語羞辱霸凌?
     
5.要求本人發毒誓,未曾說過:『你敢不敢說你當時因為某某長官擔任某某職務時領很多錢,你心裡不滿,所以拒看某一節門診』,不然『你全家老婆小孩下一秒全家掛掉於橫禍!!!』
->本人沒有不滿的權利嗎?也沒有不看診或是犧牲病患權益,何以要遭陳主任發毒誓之恐嚇?還牽扯到家人之生命!
        
我說一句實在的,我老婆小孩和全家欠你什麼?你憑什麼這樣說?你在我休假日攔我
言語波及我家人,我憤而離席,離席途中罵了髒話也未對著你罵,卻又遭你提至憲兵隊告我妨害名譽恐嚇公然侮辱等等,講難聽一點,換成你對別人這樣說,可能早就被打了好嗎!!你陳上校好大的官威阿~
        
        
=====          
【陳主任與戴上校院長及古監察官辦黑案】
陳上校的字典裡可能沒有知恥這兩個字;戴上校可能因身份特殊也沒有行政法的概念。
      
陳上校先言語波及我的家人,居然還好意思跟監察官申訴我?!整個事件在我的小過懲處令下來之前,沒有約談過現場證人(之後才去補約談,很會),沒有讓我與陳上校雙方對質,院長副院長醫療部主任或政戰處長也沒有來問過我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也沒有人評會,單憑陳上校的錄音檔和古監察官的幾個偏頗且完全是針對我來問案的這張紙,戴院長就於108年10月16日給我以【侮辱長官或濫控長官】罪名來個記過!
(古監察官為我顏銘漢特地量身打造的問卷,很專業的監察吧!)
        
(記過)
       
各位可以想想
第一:我休假為何要討論科務?有何義務於休假時討論科務?
第二:我是在討論科務時跟他吵架嗎?還是他言語攻擊我家人我才跟他吵架?
第三: 我有何動機要辱罵長官?是誰攔誰下來談?我有對著他罵嗎?明明錄音檔錄到我幹剿的聲音是漸小,就是我在步離辦公事時表達我的不滿,這樣是辱罵長官嗎?你們到底是用什麼標準在懲處?你們的證據標準在哪??
    
更可笑的是,陳主任的懲處是『言詞申誡一次』!
這個過的嚴重程度,大概就是「以後講話要小心歐,沒事!你放心,我們一起來搞銘漢吧~」完全不留紀錄不扣點!我則是考績gg..........e04!我全家被攪進來,我不能發脾氣幹剿?不然就是小過一支。好大的官威阿~~~
    
108年10月4日當天,我就已再次告知陳主任,值班乃民診健保業務,並非軍事任務
,且臨床業務薪水乃是依照業績分配,不應與軍事任務混為一談。其所收的病人及所領之民診業務福利金皆比科內多數醫師為多,不該【利用其軍階】要求其他醫師必須比其多值班,以替其謀取個人利益!
   
但陳主任仍堅持其立場,要我填比他多的值班,故本人要求其出示值班分配之相關法源,但他遲遲無法提出。自該日後,本人未收到任何有關值班分配之法源,僅在辦公桌上被放了一張由陳主任偽造文書代替本人所填寫之10月份值班表,亦從未接收到108年10月11日必須看特別門診之訊息。
      
108年10月11日上午約9時,本人陸續接到門診護理師與病房護理師之電話。
表示值班表上為本人值班,本人當時亦告知護理師該份班表為陳主任逕行填寫,請其呼叫陳主任。後來本人與陳主任通話,向其表示依據陸海空軍懲罰法第六條,請他下達書面命令以為其行為負責。只要他下達書面命令,本人隨時可值班!但他遲遲不願下達。
     
直至該日下午13時50分,曾副院長對本人下達值班命令後,本人立即開始值班。
      
戴院長與陳主任自知值班分配無具體法源,故於108年10月17日『方』給予本人「告知顏銘漢中校值班義務案」之簽呈。且內容中所提法源基礎:國軍醫院醫療值勤作業指導要點中,並未有科部主任能恣意代替部屬填寫值班之具體依據,上開人等見值班分配法源基礎不足,無法強迫本人就範。更於108年11月6日召開「本院精神科工作研討會議」,以懲處逼迫本人繼續替陳主任分擔其應做之臨床工作,但本人並未妥協。
     
108年11月7日,軍醫局局長陳中將下來橋了,看他老人家都下來話事了,我若不給面子未免太白目。當下我也答應局長,只要陳主任與院部長官們不要再惡搞我,我會依照往例值班,也不會找他們的麻煩,109年10月管制屆滿我會離開軍中,也不戀棧!但我也清楚表明了,只要再惡搞我,我一定會奉陪到底。
     
沒想到局長老人家前腳一走,108年11月11日我又接到戴院長這張【怠忽職責或託故免勤務與訓練】,再來個申誡一支!
     
你們要不要乾脆核我一個月值32班好了?
這一筆沒有具體法源的也要算我頭上?醫院這些官就是這樣惡搞,不管我怎麼申訴怎麼說明,都還是沒用!寫了也是白寫!
(別奢望單位內的申訴會有用,監察官跟院部根本一夥的)
   
(嫌行政惡搞不夠,再找憲隊兵繼續搞)
     
以上呢,大概就是這將近一年來我被陳上校惡搞中傷的經過。下半年戴院長、曾、許上校與少校監察官古監察官也加入陰我的行列,連法制官行政室主任與醫勤室主任也參與其中。以上次要人等的證據如有必要我會陸續公佈。
     
看不下去我被霸凌而挺我的同事,在這兩個月中也被上述人等與軍醫局長官惡搞與吃案!
歡迎各位幫高調!
還給國軍乾淨環境,官僚不倒國軍不會好。
    
   
    
【社員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