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艾莉兒 分享於 爆料公社 
         
這是我姪女班上同學的故事,是一件妳我身邊都有可能看的聽到的故事。
每個人都想幫忙卻不知如何是好,因為介入過後隔天看到小女孩只有更多的傷痕,大家卻步了,不知如何是好......
      
每天能好好的吃一頓飯、洗澡睡覺,對於一些受虐兒是奢侈的,原來在這個少子化的時代還是有超多黑暗角落的孩子們等待被救助。台灣的法令竟然不能強制將受虐兒帶離傷害她的原生父母?而且法規是【送寄養家庭的原生父母要月付16000才能送去】,原生家庭當然不願意付啊!他們就不喜歡那孩子了怎麼可能再多付錢!?寧可把孩子打扁或是餓扁.......
      
這繼父跟親媽因為社工介入把孩子打的更慘,為什麼總是有一些法規不合乎常理,讓這些小朋友每天處在挨餓挨打的狀況,等到出了人命才來馬後炮⋯⋯?
    
她,在台中豔陽高照的正午時穿著刷毛長袖站在太陽底下等著繼父去接她,不能躲在屋簷,繼父會看不到她就不會接她回去,而不能露出皮膚的手臂是滿滿的傷痕;
   
她,被同學們排擠因為她常常沒有洗澡身上發出怪味,她也不願意自己是這樣的面貌出現被討厭;
   
她,時常被關在廁所一晚沒吃飯,國小二年級體型像個中班大班的幼童;
   
她,被繼父跟前妻生的大男孩哥哥,他們一家一同欺負這小女孩,把她的眉毛全部剃光去學校取笑她;
      
放學時姪女的一聲拜拜,讓她露開心的出笑容讓人覺得心疼。
這家人有三個孩子,一個是繼父跟前妻生的大兒子、一個是後來媽媽跟繼父再婚生下的妹妹,小女孩是夾在中間一個繼父不疼親娘不愛的小女孩,該如何生存?如果被其他家長或老師幫助沒有血緣的哥哥就會去通風報信,小女孩回家就會被揍...
   
            
反社會人格就是這樣養成的.....
小女孩說沒有人願意跟她一起玩,她總是一個人在學校遊蕩,開始會羨慕同學擁有的東西,也開始想擁有,例如餅乾或是筆,讓她會想用偷的變成自己的...她們的家庭很複雜,女孩還能堅持多久,身體堅強但心呢?
      
每個孩子都應該是寶貝,每個生命也都該被尊重。
#不知道怎麼幫助這些孩子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寶貝
#這世界的角落很多孩童需要救援
#是不是雞婆也不是件好事
#把納稅錢放在對的地方
#路很平了不需要一直修路鋪路浪費納稅錢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