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彥呈 在爆料公社 發文
   
事情發生在10/14號的17:30左右,在新竹市中華路一段(Toyota車廠)。
      
當時我直行車綠燈,對方從車廠出來直接轉未打方向燈,我就按他喇叭 。
在停紅綠燈的時候,他就搖下車窗說『你剛按什麼喇叭?』我就說「你怎麼開車的 ?你有沒有打方向燈?」後來對方就說叫警察,我就不理他。
      
綠燈我就繼續騎,他就開在我後面逼我車。
我就先讓他過,想說就這樣沒事,想說不要跟他正面衝突......結果,想不到他在下個路口堵我,又第二次逼車!我才停下來跟他理論,過程中他不斷對我叫囂,一直指著我快20次。我跟他的爭執中我完全沒有罵髒話,後來請我家人到現場了解情況,他反嗆我家人說『兒子怎麼教的?』十次!後面雙方就到警察局看行車記錄器,但後來警察也看不出個所以然,我們都有說各退一步就到此結束,對方就不願意結束,堅持提告我公然侮辱跟恐嚇危安這樣。
      
本人我是騎摩托車,對方開車。
我以我個人的事件提醒大家要注意這個人!
   
   
         
「不然裝喇叭是做什麼用的?」現在的人似乎只要聽到喇叭聲就好像鬥牛看到紅布般,瞬間情緒高漲腎上腺素飆升般的大抓狂,稍微一點點的摩擦都可以無限放大,只因為【被叭了】!「有錄到對方轉彎未禮讓直行車?未打方向燈?對方當街攔你?有就 ( 強制罪)就告下去就對了!逼車有錄到更好( 公共危險罪 )」有社員詢問原Po是否有錄到文內提的對方所違規的那些事項,而原po則回應『有錄到沒打燈!我們直行車,他右轉未打燈,我們快撞上所以按喇叭告知提醒,對方就不爽我們按喇叭而逼車!我認為有錄到且以造成我們心身恐懼 (看醫生也有診斷證明)。對方提告內容是[公然侮辱]但叫囂過程完全不帶任何髒字,而且都是他先開口大聲的我們才回!』
   
     
「建議機車族一定要裝行車記錄器,千萬不要省!」「連路人都看不下去嗆他了,他到底在囂張什麼啦?!」「你懂得!恐嚇很容易成立的,只要構成要件是達到心生畏懼就算了⋯⋯」「下大小聲可以解決的話,就不需要警察這種公家單位了,有行車畫面就直接報警,他自知理虧罵完走掉的話一樣去派出所做筆錄備案,但如果沒有行車畫面就又另當別論了,看對方是要打一架結束各自回家還是怎樣?就別浪費彼此時間了…」而原po也回應『現在對方對我們提告了,所以我們要保護我們不在多一條什麼肖像權之類的,雖然很想送他去醫院,但動手我們就輸了!』
   
   
   
【社員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