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瞳與馬俊麟和太太三個人間的三角習題在昨日正式爆發,公開在媒體上,王瞳和馬俊麟兩個人緊急開了記者會說明,
記者會上馬俊麟說 :「我覺得要跟大家說抱歉,浪費大家很多資源跟時間。上一個工作結束以後,有些人說我是不是電視台的兒子,說我明明就不怎麼樣,為什麼給我那麼多機會?我想要說的是,我爸爸64歲了他還在做保全,我媽媽幫人家按摩,1個月收入沒有到2萬塊,我不是有後台的人,也不是什麼電視台的兒子,我覺得我也不是很好的演員,也不是很好的藝人,我沒有什麼值得大家效法的地方。
今天,我的太太她對王瞳小姐提告,求償400萬,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她從來沒有跟我商量,也沒有跟我討論,是公司叫我來我才知道。也許是我溝通技巧很差,也許是我很沒有能力,也許是我太太不知道該怎麼跟我相處,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以後,我覺得王瞳小姐於公於私都是幫助我的人,今天我想沒有這部戲,大家沒有人會知道馬俊麟是誰。
她是我公司的前輩,雖然她年紀比我小,但是我的前輩、她是我同公司的同事。那我太太做這樣的事情,她去提告、她要求償,她要為了她所謂的公道,我不知道我在公司、我要去怎麼面對其它的藝人,我要去怎麼面對王瞳的家人。
今天在拍戲的過程中,也許我們沒有控制自己的感情,沒有把演員的本份做好,沒有把戲裡戲外的界線劃清楚,這些都是我個人的問題。如果錯誤是一個物品,那我真的很希望把它全部拿在身上,不希望有其他人因為我去分擔這樣的錯誤。
其實我的事業也沒什麼,我們家沒什麼錢,不是什麼有背景有勢力的人,今天我希望大家不管是做哪一行,都不要像我一樣,做了不好的選擇、做了不該做的決定,我不是好的榜樣,也不是好的例子,然後我今天對於我的太太、我的家人、我的爸媽,我覺得對他們感到很抱歉,在這邊對他們說抱歉。
然後關於昨天的事情,我想要講的是,如果大家有去看錄音錄影的內容,我的太太罵我、王瞳的阿姨也罵我,她們都說我沒有保護她們,那其實我不知道我應該要怎麼樣,她們是在樓下,她們沒有侵門踏戶、沒有踏到我家,我跟我太太的家門口一步,我太太罵我把她們帶上去二樓,她們沒有走進去我們二樓的大門任何一步。
而且她們在樓下的時候,我有先上去問我太太說,她們要跟妳溝通,妳願意嗎?我太太不願意,所以我就下樓跟她們說,我太太不願意,那妳們可能要改天再來,我不是沒有保護我太太,我不是沒有顧及王瞳跟她媽媽的立場,因為她們不是我不認識的人,我知道她們心情也不好,所以我站在下面聽她們講,就這樣子。
所以她們沒有所謂的侵門踏戶,但是如果我太太覺得說,我保護她保護的不夠周全,我沒有站在她的立場為她想,那我對我的太太覺得很抱歉。」
王瞳今在記者會上證實,收到法院傳單,至於前一晚的事情,她說只是想當面跟馬妻講清楚她的心情,也強調「我們早就沒有再聯絡,戲拍完更沒有聯絡我以為就是戲散人散,沒想到會在生日當天收到法院傳票。」她對馬妻道歉認錯:「對於我阿姨有些情緒上的言詞,我對敏婷非常抱歉,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
(馬俊麟夫婦親密合照)
(馬俊麟太太臉書也更改了封面,照片表示現在自己的心情)
社員分享 馬俊麟太太的文到爆廢公社~
文於7/23發表
與大家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
一個人吃晚餐其實蠻寂寞的,
所以2016年開始我們決定兩人一起分甘同味,
一開始的時候,那個便當菜色雖然不是很豐盛,
但肯定是經過悉心料理的,
我們從吃得不太飽,慢慢的一起努力,
菜色也豐富起來了。
但是,今年六月的時候,我發現多了一個人來吃這個便當。
也許是靜茹給的勇氣,我們三個人坐下來談了。
「一個便當兩個人分,其實已經要相惺相惜了,三個人到底要怎麼分?怎麼可能三人分?」我好奇的問
我想了許久:「你想吃嗎?如果你們快樂,我讓你們一起吃。」
「如果你不吃,我會拿來吃。」她回應
「........你......凖備要吃了嗎?」
「蓋子已經打開了,筷子也拿著了。」她笑了笑說
「而且你剛好也餓了對嗎?」我不知道哪來的冷靜
可能她覺得我很幽默,所以吱吱的笑了出來。
後來一些原因,她不敢吃了,然後她的支持者指著我說:「你都有一個便當了,怎麼那麼不知足?還連累無辜的人,難道不用出來道歉嗎?」我告訴她與他,只要他們能改,這些委屈,我能呑。
一個月過去了,我發現,這個便當她不是不吃了,而是躲在更隱密的地方吃,也吃得挺開心的,我想機會已經給夠多了。
最後只想跟你們說:「愛是成全,祝你們用餐愉快。」
#相信嗎
#以上談話絕非虛構
#妳怎麼敢說得出口
從六月開始,馬俊麟太太就不斷在臉書喊話,也訴說了自己的委屈,希望能成全,也選擇退讓,自己的心情在臉書上表露無遺。
(6/12的動態)
(6/29的動態)
(6/30的動態)
(7/3的動態)
(7/6的動態)
 (9//30的動態)
 (原文截圖)
#藝人馬俊麟老婆公佈王瞳對話與王瞳侵入馬家的影片,網友看了都為正宮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