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怡瑄 分享洪皓煒貼文 於 爆料公社
       
文章裡包含與飼主談判的經過、監視器畫面拍下被攻擊的瞬間、以及較血腥的阿九傷勢(慎入)。
      
9/13早晨10點,一樣帶著兩隻狗在社區散步。
有一位弟弟把比特犬帶到網球場,並將網球場的門闔上(我不確定是否有上鎖),然後將比特放開(但社區網球場屬於公眾場所真的能這樣把狗放開遛嗎?)。
      
於是比特在看到阿九之後,奮力一撞門就開了,也就朝阿九撲上猛咬猛摔!在主人抓住他回家拿鏈子時又掙脫,於是阿九又被咬了第二次。
  
    
這同時我因為害怕情緒崩潰,站在原地根本動彈不得,也幸好鄰居太太儘快過來將我及兩隻狗帶走。此次造成阿九大腿撕裂傷深可見骨、蛋蛋全碎需全部移除,慶幸的是因為我牽繩收緊,並沒有傷到胸脖鼻子等致命部位,而日後阿九的大腿機能只能在復原後的復健,才能得知受損情況,最壞的可能性是大腿跛腳!
     
而在阿九手術期間,我們前往飼主家談判,得到的是以下的態度及回應。
  
  
             
本就因為狗被咬嚇到了,去談判又被恐嚇威脅,試問這件事我們到底哪裡做錯了?也因為如此已經4.5天每晚睡不好,每晚都是在阿九被咬死的惡夢中驚醒。在家鄉的社團裡,有人提到:『他已經將狗送走,而且很理性的想跟我們道歉,不知道我們是哪戶人家所以遲遲未上門!』整個社區裡,這件事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其實想要知道我們家在哪裡並不難,而且在經過初次談判後得到的結果,讓我們也不敢再貿然接觸比特飼主,深怕當天的情形會再次發生。
      
其實,比特犬從頭到尾是無辜的,假如今天有按照規定,繫牽繩戴口罩,我相信不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送走狗,本就不是一個治本的方法!
  
     
9/18,阿九因為傷口惡化感染,動了第二次手術清創,我真的很對不起阿九,沒有照顧好他,讓他一痛再痛。對其他人來說,狗就是狗而已,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對我及家人來說,阿九是我們的家人,是我們林家的一份子,如今他還在獸醫院裡療傷,每每去探望一次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一次,外甥也天天問我:阿姨,阿九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好想他!對,我也好想他,我也好捨不得他!我到現在唯一願望就是希望阿九傷口不再惡化,能早日康復回到家裡繼續跑跑跳跳的。
   
   
   
   
【社員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