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林薇薇 分享紀德艦貼文 於 爆料公社
         
有人記得他是誰嗎?他是我同學,賴智彥,台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大直派出所警員。
        
10年前,民國98年11月09日午夜,在大直派出所門口,坐在警車駕駛座,被歹徒連刺10餘刀,刀刀致命....。
       
當時在同一分局隔壁所的我,聽到消息趕到馬偕,醫院已經放棄急救,但還是靠著機器維持著他...
    
因為要等著他的父母,從嘉義趕上來見小彥最後一面...
       
我穿著防彈背心,全副武裝,坐在他身邊,牽起他冰冷的手握著,然後看著罩著氧氣罩的臉龐,就這樣看很久……
     
突然感覺地上黏黏的,往地上一看,整個急診室滿地都是血!
     
原來小彥也和這次的承翰一樣,在急救過程中輸了上萬cc的血,依舊救不回他27歳的年輕生命...。我跟醫護人員要了幾條毛巾,下意識的蹲了下去擦地上的血,卻發現怎麼都擦不乾淨,醫護人員想要幫忙,我卻突然愤怒的不要她們幫我,然後一個勁的猛擦.....
    
一個聲音在旁邊小聲喝斥:不要這樣,大家都很難過!
    
我回吼:不行!要擦乾淨,不然賴爸爸賴媽媽看到,會受不了,一定會受不了!!
     
抬頭一看,一個長官看著我。
最後還是醫護人員拿了好幾床的乾淨床單,直接蓋在滿地未乾的血上…然後賴爸、賴媽到了,加上賴姐姐(警察)、小彥的女友(警察)一起圍在小彥身旁,踩在剛鋪好的醫院床單上......
        
11月16日,小彥公祭。八個所各派一名警員扶棺,我們所原本不是我,我請學長讓我去……
     
         
11月17日,公祭隔天,我去參加在警專同一個教授班同學的婚宴。昨天公祭,今天婚宴,真是令我感慨人生!婚宴上我一直在想,27歳耶!不是人生正起步的時候嗎!?小彥,你怎麼就這麼快就結束了?這不科學啊!(苦笑,很苦的笑……)
      
過了一個月,當各界都「熱烈」做了各種「檢討」…(最後真正有做的,也就只是在警車駕駛座椅背,裝了一個聊勝於無的塑膠板),新聞熱度也差不多過了……
     
     
但就在小彥殉職剛剛好滿一個月...12月10日!就在上級三令五申嚴格要求,不得單人巡邏處理事故的環境氛圍下.....我不知怎麼的,又「自然而然」的一個人被派去處理一個現場!
         
然後我就在台北市的民權東路騎樓下,一個人和歹徒扭打……
     
      
只是我比較幸運……
    
支持警力就在我快支撐不住時趕到!
     
我沒有比小彥強……
     
我只是比較幸運!
               
再過二個月,我辭職!
因為我不確定我可以在這種虛假制度下幸運幾次…
        
失去了一個派出所警員,裝了一個簡易塑膠板;失去了一個鐵路警察長官說要添購電擊槍!10年來悲劇一再重演,除了已經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殉職人員外,各級長官、專家、政客,輪流噴了一輪口水之後……真正的問題還是從未得到解決!
    
10年了!
人事已全非,問題依舊在!
       
小彥、承翰恰巧都是嘉義人,
而我真的無法想像,這二天小彥的家人看到新聞,花了10年才稍微癒合的傷口,會被如何的再次殘忍揭開……
      
雖然大家都說今天公祭,明天忘記!但請相信我,在乎你的人,不會忘記!
    
小彥,希望你下輩子不要當警察!至少不要在台灣!
          
              
賴智彥,台灣嘉義人,27歳(民國71年7月15日~98年11月10日凌晨3點45分)
     
         
李承翰,台灣嘉義人,25歲(民國83年7月12日~108年7月4日8點27分)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