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達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代重殘朋友po文
            
『不逃逸的外勞才是笨蛋』是外勞間的傳言!
    
我是依賴賣刮刮樂維生的重殘女性。兩年多的時間,與我整天相依為命,情同姊妹的外勞妹妹。在6月10號禮拜一晚上七點半下樓丟垃圾,然後就遺棄我一個人在輪椅上--逃逸了!
      
我獨自一個人在家裡擔心害怕的等了幾個小時,心想外勞妹妹跟我說過,知道我只有自己一個人,不做一定告訴我,絕對不會遺棄我。然而等了幾小時後,我無法動彈非常恐懼,開始大呼叫救命,終於鄰居聽到我的求救聲過來查看,當鄰居來我家查看後,發現外勞的衣物已經全部偷偷搬光了.......只是我從來都不曾懷疑她,對她有警覺!
  
              
我們兩個情同姊妹相處得很好,他也常常說,明年他做滿三年要回國的時候,也會先把接手的新外勞妹妹教會如何幫助我,然後他才會回印尼,怎會就這樣突然不管我,就逃逸呢?心裡感覺好痛好痛,更勝身體的疼痛.....
    
與幾位常常往來的殘障友人的外勞打聽她的消息,才知道他最近常常說「逃跑可以賺更多錢」!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最近聽她無意中說了幾次『她聽朋友說逃跑可以賺更多錢』,只是她都當聊天跟我說,而且她也跟我說過『她不想當逃逸外勞,只想三年期滿回去看老公孩子』!然而,因為「高額」的金錢誘惑,加上台灣對於逃逸外勞最多只有2年的管制,讓她最後選擇不顧我背棄了我們的約定⋯⋯
        
說真的,此時我並不恨他逃逸遺棄我,畢竟我們曾經情同姐妹,只是我如今被外勞遺棄,「還要」無辜的「被政府懲罰」三個月的空窗期不能申請外勞,「必須等待」三個月後才能重新申請外勞......然後申請時間「必須」再至少三個月,等於我必須被政府懲罰「至少」半年的空窗期!
   
        
這是我的錯嗎?
為何要懲罰我?
      
而若是重新申請了,我必須再負擔一筆仲介公司的辦件費。
雖然仲介幫我很多忙,只是跟我收非常低的文件成本費,但我真的好想哭,甚至不想活….因為我賣刮刮樂,真的平日僅能非常拮据的勉強支撐生活。
    
如果政府不能幫助我活下去,而只是一昧的對「受害雇主」開罰,那我懇求政府高官以及立法委員們行行好,通過人道安樂合法化好嗎?我會很感激你們的,我真的覺得活下去對我來說…心力交瘁⋯⋯無力負擔.....
  
  
   
【社員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