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Doy Chen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他們放了我爸。
 
為什麼??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喜歡扮香菇的警察。
(圖片來源:網路) 
 
我家變了,因為媽媽的保險金,我每天的零用錢多了一百塊。
 
我爸變了,因為媽媽的保險金,他袋子裡的酒瓶變成四瓶。
 
雨露均霑,應該是這麼說的吧?。
 
每天早上我都起的比我爸早,順手拿了桌上的兩百然後出門上課,晚上再自己買個便當回家。
 
每天多一百,我的漫畫就多了一本,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圖片來源:網路)
 
你聽!
 
我爸又回來了...我聽到他腰間的鑰匙聲了!。
“啪...啪...啪...啪”
 
應該到二樓了。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我還是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帶一大串鑰匙在身上?
 
樓下鐵門,大門,內門,機車,了不起四把鑰匙可以搞定的東西,偏要帶二三十把在身上。
 
“喀啦,喀啦,喀啦”
我爸在開門,但聲音很奇怪,他轉了三次門鎖......。
 
靠腰勒...門到底是誰反鎖的?。
 
「你吃飯了沒?」我爸在走廊大吼。
 
「吃了。」我在床上回吼。
 
(圖片來源:網路)
 
都不能讓我好好看個漫畫嗎?。
 
奇怪...到底誰鎖門?
 
一連看了幾本漫畫,肚子開始餓了,半夜一兩點的我是要去哪吃東西,我打開房門,想找找看家裡還有沒有泡麵什麼的。 
 
長型走廊的盡頭是廚房,伴隨著昏暗的燈光,我看到我媽背對著我,站在瓦斯爐前面,那背影跟她生前一模一樣。
 
(圖片來源:網路)
 
我嚇的躲進房裡,迅速將房門關上,我能感覺到我緊貼著房門的背不斷的冒出冷汗。
 
室內拖鞋在地上摩擦的聲響,一路從廚房走到前陽台的地方..我靠在門後,大氣都不敢喘,活像喪屍片裡的情節。
 
“喀啦,喀啦,喀啦”
門,反鎖了。
 
我鼓起勇氣,將房門微微打開,透過鄰居透進的微弱燈光,我發現我媽呆呆的站在前陽台。
 
等等...那不是我媽....!!。
 
透過弱小的燈光,我看清站在陽台那人的臉,那是我爸。
 
我不知道我爸為什麼要穿著我媽的衣服,做跟我媽一樣的動作。
 
(圖片來源:網路)
 
喝傻了吧!?。
 
知道那人不是我媽反讓我鬆了一口氣,不是鬼就好,管他喜歡穿女裝還男裝。
 
隔天我照樣起床,照樣拿了桌上的兩百,照樣去上學。
 
結果...晚上來的是警察。
 
我爸跌落大圳溝,死了。
 
酒喝太多了...失足跌落!警察認為是這樣的。
 
我成了孤兒。
 
結果我不能一個人住!!這是什麼爛法律!?錢也不能隨便花??因為我未成年??。
 
(圖片來源:網路)
 
有夠該死!。
 
然後來了一個社工阿姨,她拿著一本資料,穿著牛仔褲跟淺白上衣,坐在客廳關心我的狀況。
 
「你叫黃大宛對嗎?」
社工一面看著資料一面問我。
 
「嗯。」
 
「你不要難過,阿姨是來幫忙你的。」
 
廢話....不然是來幹嘛的。
 
「妳還有一個姑姑對嗎?」
 
「嗯。」
 
廢話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講完。
 
「根據資料,妳家裡有四個人對嗎?」
 
「嗯。」
不對!!她剛剛說什麼??。
 
「我家只有三個人。」
 
從我出生開始就是三個人,哪來的四個人!。
 
「不對啊,資料上寫說..你們家裡有四個人哦。」
這個智障現在在跟我爭論我家有幾個人,你說好不好笑。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等等.....阿姨,我聽到我爸在外面拿鑰匙開門的聲音??!」。
(圖片來源:社員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