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Doy Chen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我叫大宛,這是我爸取的。
 
為什麼叫這名字,聽說是因為我從以前吃飯都吃大碗的。
(圖片來源:網路) 
 
是不是隨便到很可笑?。
 
我爸是個工人,跟一般家庭的爸爸一樣,腰間永遠掛滿一大串的鑰匙,手上永遠提著一個塑膠袋,裡面裝了兩瓶深咖啡色的玻璃酒瓶。
 
對!他是一個酒鬼。
 
(圖片來源:網路)
 
不誇張的說,我在三樓都可以聽的到他在樓下開鐵門的聲音。
 
袋裡玻璃酒瓶隨著手部擺盪的碰撞聲。
 
腰間金屬鑰匙隨著腳步搖晃的“鏗鏘”聲。
 
廉價拖鞋大力踩在樓梯的“啪啪”聲。
 
日復一日,無趣且討厭的人。
 
我媽是個神經質的女人,不管她要去哪,總要將鐵門反鎖,哪怕只是去巷口倒垃圾。
 
她說這樣比較安全...。
 
就算小偷真的來了...我看也會自認倒楣吧!?
 
家裡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偷。
 
(圖片來源:網路)
 
每次回家,我都得要打開兩個鎖了好幾道鎖的鐵門。
 
尿急的時候真他媽讓人想罵髒話。
 
我爸回來了...我聽到他腰間的鑰匙聲了!。
“啪...啪...啪...啪”
 
應該到二樓了。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
開門了。
 
一大串鑰匙,連開門都很麻煩吧?。
「操妳個x! 鎖什麼門,家裡有寶啊!!」
 
我就知道媽會被罵,每天都是這樣..我都不知道是誰有病了。
 
等等他就會動手打我媽了...,因為我看到餐桌上沒有他愛吃的菜。
 
(圖片來源:網路)
 
我能怎辦?我只有十五歲,他打他的,我關在房裡看我的漫畫。
 
反正打完他就睡死了。
 
我習慣了,我看我媽也習慣了吧。
 
隔天放學回來,我爸沒有睡死,倒是我媽死了...。
 
第一次看到封鎖線,第一次看到那麼多警察,我坐在客廳的破沙發上接受警察的詢問。
 
(圖片來源:網路)
 
「對,昨天我爸有打我媽。」
 
「對,他幾乎每天喝酒。」
 
然後我爸就被帶走了...。
 
今晚只有我,是不是可以看整晚的漫畫?。
 
可是...我為什麼在半夜兩點還是聽到有人在鎖門的聲音??
 
(圖片來源:社員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