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佐丹奴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約民國六十年左右在澎湖一個偏僻的營區當時營區內就有女官了
(圖片來源:網路) 
女官所擔任的幾乎是軍醫一職在那個時期的國軍就有所謂的開小伙
尤其是長官生日剛好這禮拜副旅長夫人生日
所以營長就約了軍中重要幹部在營康樂室辦小伙
身為軍中唯一一個女官當然也被潛規則了當天晚上喝阿唱阿吃的不亦樂乎女官有些醉了假借上廁所名義醒一下酒
出來外面沒多久遇到伙房公差送熱湯來女官也沒想太多就一個人摸黑進去廁所了
沒想到這三個兵躲在廁所外發現女官在廁所催吐三個人膽子也大了起來
竟然將女官拖到油庫後方想要亂來
(圖片來源:網路) 
沒想到剛好被查哨軍官發現而當兵常說「當兵兩三年母豬賽貂蟬」
剛好女官又頗漂亮想當然這起案件就發生了四個人又害怕軍法審判
所以一狠心將女官滅口了當天晚上也已女官喝多了回去歇息為由帶過過了幾天
軍中總算發現女官失蹤了當下也沒發通告只用微薄的金錢補償女官家中
這個當然是後話頭七很快到了老天有眼當天晚上正副哨剛好是其中兩個人
當天晚上很冷冷到連禦寒酒都起不了作用油庫又是重要敏感處所所以非常偏僻
(圖片來源:網路) 
當天晚上軍線跟發瘋一樣的狂響接起來完全沒人講話
只有粗重的喘息聲連續十二通之後正哨終於受不了開罵了罵完後
心中那稍微毛毛的感覺也沒了轉身想要跟副哨聊個天緩和一下氣氛
結果看到副哨一連驚恐的癱坐在地上還指著上方正哨
一抬頭看到一顆披頭散髮的慘白面孔看著她就在一個非常詭異的笑聲後
兩個人都瘋了而另外兩個人不是在公差勤務中身受重傷就是發生嚴重車禍
 
(圖片來源:網路)
經過調查後才發現女官的失蹤真正的主因
所以在澎湖五X營區油庫旁有一個小墳據說就是當時女官發生事情的地點
而後面油庫哨所也因為這個原因改地方了
而當初的女官寢在小弟我初任官時只剩一小面牆
由於當時還屬於比較封閉的社會很多問題都不可能公開化當時
一個士官長喝醉所講出來很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