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全文未增加更改任何一字,完整複製貼上】 
          
           
我是一個在台灣沒犯案沒遭通緝的台灣人。
但是我107年底,卻從大陸偷渡(坐桶子)回來台灣。如果台灣感染了非洲豬瘟,偷渡走私就是最大的兇手。
       
我因為在大陸經商,有利益上衝突,得罪了大陸官員,遭到他們花錢用"關係立案"以合同詐欺(大陸商業糾紛慣用的詐欺條文),將我與肯亞詐騙案的犯人,一起關在廣東省廣州番禺區看守所。
     
大陸律師跟我要了近100萬台幣(20萬人民幣),說要給某某官員,於是神奇的把我從看守所裡撈了出來!(證據一、釋放證明書)要我候審,並且限制出境。
  
       
是的,因為限制出境,我回不了台灣....
只好花錢請陸籍律師幫忙想辦法,最後他幫我安排了偷渡管道,讓我在海上欣賞了10幾小時的海上風光...
      
我出看守所後,由大陸朋友安排,從廣州一路被載到福建泉州,一直等了七天,才準備出發。當時等著我的是一艘小舢板,與三個台灣人一起組隊出航,大約坐了半小時後,才看到了接我們的漁船。我真佩服其他成員,都沒有人暈,我可是暈慘了...
    
途中那三名台灣人都不緊張,感覺來往很多次了,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在台灣都有犯案,已經遭到台灣通緝,所以都靠這種方式回來探望親人,也因為是老鳥的關係,所以非常清楚航程時間會因為潮汐風浪的不同,大大影響靠岸的時程,於是準備了一個大麻袋的乾糧與食物,有麵包、「不知名肉的肉乾、火腿腸與其他肉類加工品」。(回來看到新聞,真的是頭皮發麻)
    
由於大陸封鎖消息,所以關在大陸看守所的時候,完全不知道任何非洲豬瘟的訊息,我還吃了個把月的豬頭皮.......
       
即便出獄了,在大陸新聞只有播"改革開放40週年"的歌功頌德的節目,也完全沒有提到什麼鬼豬瘟,所以當下並不以為意,回來後,發現台灣天天在報導防疫,才發現非洲豬瘟有多麼恐怖,已經有數十個國家已經是疫區了...
   
偷渡漁船就像公車一樣,時間到了就開船,從沿海城市出海後,有金門站、澎湖站、東石港、安平港,你說有沒有比公車還方便?就是貴了許多,一張公車票15塊,我卻花了五十萬...
      
我們四名台灣人,在台灣海峽的時候,還遇到海洋巡防總局的船隻(示意圖)臨檢,當時我的心裡跳得非常快,但...我忘記我是台灣人,也沒有犯案,幹嘛緊張??!
  
(示意圖)
                  
可能是偷渡的心裡,讓我以為我會被逮捕...不過,其他台灣人有犯案,所以我們一起躲在甲板下,就這樣躲過了盤查....
        
最後,因為我沒有犯案,所以就在"中台私航"澎湖站下船,買了飛機票(證據二、機票)回到台灣。
   
        
有些人會問,沒有入境為什麼可以買機票?這我也不曉得,可能只有移民署有登記我還沒入境吧...其他機關我是暢行無阻。換言之,我可以不去自首,只要不出國,可以一直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因為在出入境的資料,我還在中國沒有回來哩!
       
突然想到,是不是很多刑案,都是用這種方式來製造不在場證明?!
       
回台灣後,陸續看到新聞,更有朋友頻頻勸我應選擇面對,我知道未來會有許多的刑罰等著我,但我下週還是要勇於自首。在非洲豬瘟這種大是大非前,我不應該做一隻鴕鳥躲起來,我選擇把故事跟大家說,更呼籲政府,
        
海上走私偷渡,是一個最大的防疫漏洞,因為我親身經歷、親眼看到....
          
有些人覺得我坐桶子回來,還"出賣",好像很不對...
我想說的是,身為台灣人,台灣的船長不可能不知道豬瘟這麼嚴重,你應該要阻止高額出錢(一趟50萬台幣)的中台私航遊客們攜帶疫區肉類食品,但你沒有...
       
你做偷渡走私生意我絕不斷你財路,但在非洲豬瘟這種國家危難之際,你還是選擇不理不採...
     
在大義與小義之間,我無法兩全,只好自首...
   
    
"中台私航"每星期都有班次,去金門或澎湖或直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