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琪琪 發表於 爆料公社
這位目前在永和麥*叔叔當教練的陳*亘Kevin ,在我們剛在一起兩個月的時候就跟我說他之前在大陸賠錢,拜託我用我的車子貸款17萬借他,說車貸利息比較低,然後他幫我還每個月的貸款,我一開始不願意,在他百般請求下我答應了。
之後他只償還了第一個月的車貸14000,第二個月他就說他沒錢,只能還7000,之後就再也沒還過。
在一起一年五個月,出去幾乎70%都是我買單,連我墮胎的錢也只說出一半,而且連那一半到現在都沒給我。
之前吵架分手,我很犯賤的還要求他和好,還問他是不是愛上別人?是不是不愛我了?
他都一一否認,說還愛我,沒有愛上別人,只是想要彼此冷靜,等他一個月後去澳門做洗錢的工作回來再說,我相信他,傻傻的想等他回來。
可是在上星期卻還又藉著我還愛他的心,又再跟我借了一萬,我相信他,借他了。
直到今天,我好朋友在信義區,看到他跟一個女的十指緊扣。我醒了⋯
【男生也出面表示】
很多朋友叫我出來解釋,我本來覺得沒什麼好解釋,因為相信什麼事情取決在看的人眼中,但後來想想還是出來面對。
確實我與女方再一開始有了借貸關係,而我也不是沒在工作不還她錢,而是我們當初協議先讓我把外面其他債務還清再說,我的確就這樣過了很長沒錢的生活,我也感謝對方對我的不離不棄甚至照顧了我大半的生活。
但或許我錯在在我有點錢時是選擇買買禮物給她,跟帶她吃餐廳,沒有計較這些要算還他的,或許我應該真的先以還錢為主但畢竟在一起時總是會想著給對方點什麼。
甚至有段時間我每天忙完下班都騎著車從永和到天母去她家只為了幫她按按摩放鬆,然後大半夜的再自己騎車回家,因為我知道我能做的不多,但或許我真的錯了!
至於墮胎的事情我從頭到尾並沒有逃避什麼,相信當初在診所等待時候一起玩手機的畫面對方並沒有忘,但後來先不理我以及已讀不回訊息的是她,我想這她並沒有提到,我有我處理不當的地方是一定的,但很多事情是雙方而產生的問題不一定是單方面,後來我希望能分手因為我們之間有太多的爭吵,相信在對話中大家可以看得出我一開始是希望避而不見的。
但在她鬧自殺及直接跑來我家找我爸媽的不堪其擾下,我選擇與她好好溝通及面對面,原本以為溝通好之後對方還是一再希望見面,我原本是像對話中那樣開了一個條件給她,原本用意是想讓對方覺得我的現實而心死,但她竟然還是答應了,而這時我也做了最大的錯誤就是答應了她,而事實是我錯在拿了錢,不過我沒有要求寫下不追究欠債的協議書,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沒有不想還,甚至之前我寫的借據她用丟了我在分手後還寫了一次寄給她但她拒收,這都有證據,(不過最後可能還是有收)
我只希望可以好好解決事情,但事情就發生在她認為我沒有誠實告知她我感情的現況,但說真的,就算我有沒有對象在她鬧自殺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說什麼?而且分手了還有什麼劈不劈腿!?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一直有心想處理事情,但女方選擇先表達情緒我也沒辦法說什麼,因為我也有責任!我能不能得到認同我不在乎,但只希望大家能給女方一點空間,謝謝。
【發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