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Tobey Kuo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姐,救我,快來救我!」銓銓大聲叫著……
 
「靠,叫那麼大聲幹嘛啦!」我驚嚇的大罵銓銓
 
「沒有啊!我當時就是這樣叫著我姐,然後往她房間跑去」銓銓說與其說跑,不如說拖著麻痺的身體更恰當
(圖片來源:網路) 
 
「啊是發生什麼事?」我又吸了一口那距離銓銓3公尺遠的泰奶說著
 
「那時候我只覺得胸口很悶,而且氣喘不過來,發抖,我渾身發抖發冷,全身呈現不自然的扭曲,所以我說用僅剩的力氣拖著走比較適合」銓銓說
 
「那不就像活屍一樣?」我再喝一口泰奶說
 
「大概吧!因為衝到我姐房間後我就沒意識了,聽姐姐說,我倒下後就休克了!!你知道嗎?就像一台攝影機還在拍攝時被東西撞倒,那畫面還是持續攝錄中的感覺」銓銓站起來說著
 
「對了,你……那塊牌到底是什麼牌啊?」我納悶著問
 
「喔~那塊牌啊!它叫坤平」銓銓邊說邊往茶攤走去
(圖片來源:網路) 
 
 
「坤平!?它是塊正牌吧!」我好奇問
 
「是啊!不過它又添加了陰料,我記得有頭骨和屍油,牌的保護殼內還有紅色的液體!」銓銓口裡說著,手卻不停動作著
 
「那後來呢?怎麼解決啊?」我緊張的問道
 
「那時發作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從2週一次到一週兩次再到一天二至三次,每次都全身發冷,抽搐,翻白眼,休克」
(圖片來源:網路) 
 
 
「我爸媽還帶我回雲林堂哥家的宮廟處理,欸,超扯,我在宮廟前居然又發作一次耶!當時大家把我抬進廟裡,由關聖帝君出面和那個靈談判!!但再回台北的路上又發作一次」銓銓說著
 
「欸,這杯泰奶請我喝可以嗎?」銓銓轉身,手上拿著剛沖好的泰奶笑著說
 
「你……你怎麼會做泰奶!」我驚訝的問
 
「靠,我每天來喝,快一年了,白痴都會調了!」銓銓笑著不等我答應,他就喝了一口直說爽
 
接著他收起嬉皮笑臉的表情,一派正經的說,「其實都是我亂許願,又不守承諾的原因吧!」
(圖片來源:網路) 
 
 
「當下我真的有感覺它會帶走我,因為近三個月吧!我每天都不敢出門,甚至不滑手機,只待在房間的床上,動不動就休克,送醫院也檢查不出病因,一切只因我沒遵守許願的承諾,那時我真的真的很怕!」銓銓語重心長的說……
「其實當天在宮廟處理完後,晚上我們回去北港附近大廟香客大樓住宿,一早八點睡醒後我就又發作了,回台北路上到楊梅又發作一次,本來要直接送台大急診的,聽說這情形在醫學上的專業說法是大腦不正常放電!!」銓銓深深吸了一口氣說
 
「你懂什麼是大腦不正常放電嗎?」
 
「呃…我只懂我的眼睛會放電,而你的大腦裝大便」我笑著說
 
「但我媽說直接回家擲杯請關聖帝君出來作主,馬上連續3個聖杯!後來直接叫我坐在神桌前,由帝君跟那個靈談條件談了許久沒結果,之後關聖帝君整個生氣拍桌超大聲,感覺桌子都快裂了!最後才決定硬把那個靈收起來!」銓銓接著說
(圖片來源:網路) 
 
 
「奇怪,那時在雲林怎沒乾脆把靈收掉啊?」我好奇的問
 
「回南部處理時本來是想說請它走,不要用硬碰硬的方式,不然兩方原靈都會傷到!!」銓銓說
 
「事後我爸說看到的景象是一尊全身黑的靈然後一把火整個燒掉它,重點是我爸沒看過我買的佛牌,但看見的景卻跟佛牌一模一樣!!!」銓銓說
 
「欸,你到底是許什麼願啊?」我再度好奇問
 
「坦白說,我忘了餒,反正只要我有想做的事我都會跟牌說,所以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許了哪個承諾沒做到!我現在啊,完全敬牌而遠之啊!」銓銓笑了笑
 
「你真的很北爛餒!」我說
 
「哈哈,差你一點點啦!你居然放著攤子不收卻聽我講佛牌的事,現在凌晨00:00了,快收吧,不然那個靈來找你幫忙收唷,哈哈,先回家囉,掰!」
 
看著銓銓走回家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路的那一端,我猛然回神,靠,附近店家全部打烊了,一個路人也沒有,只剩我攤子微弱的昏黃燈光照著,不由得背脊一陣涼,只得加快腳步收拾著
 
正當打開營收盒清點時就看到之前有位客人贈送的【佛牌】正靜靜的躺在裡面,好似正在看著我……
 
(圖片來源: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