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Tobey Kuo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欸,你帶的是佛牌嗎?」
在我忙碌收攤時從身後突如其來的問話
(圖片來源:網路) 
 
 
「喔!對啊!怎麼了嗎?」
回頭看了一下,原來是每天都會來買泰奶的客人,便隨口回答
 
他叫銓銓,一個乳臭未乾的屁孩,說話挺無厘頭的又帶點狂妄自大,不過心地倒還算是善良,只是18歲了還在唸高一,這就讓我想不透了
 
「沒事啦~只是想說佛牌這玩意兒你可別亂戴餒!」銓銓說道
(圖片來源:網路) 
 
「靠!別自以為很懂好嗎?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咧~」我不以為然的說著
「對了,你怎麼18歲還在唸高一啊?鐵定是貪玩被留級沒錯吧?」我暗自竊笑著,回頭繼續洗著沖泰奶的壺
 
就這樣安靜了一會兒沒應聲,我以為銓銓離開了,所以便沒再回頭自顧自的收拾
約莫2-3分鐘後,當我轉頭要拿另一些器具清洗時,發覺銓銓並沒有離開,而是靜靜的坐在我攤子的椅子上
 
「沒離開也不應聲,你嚇到我了啦!真的很欠揍餒」稍微嚇到的我有點不悅的唸著
 
「你想聽嗎?有關於佛牌的事」銓銓冷冷的說著
(圖片來源:網路) 
 
 
23:30的現在,累了整天的我的,攤子也還沒收完,尤其路上人車已經非常少了,只有昏暗的路燈照射著,店家也早就拉下鐵門休息了,我看著銓銓認真的神情,似乎透漏著一股不尋常的故事
 
「好啊~你倒是說說看啊!如果是沒意義的屁話浪費我的時間,我鐵定先揍你兩拳再說」
 
其實,當下的我確實被銓銓的表情給震攝住了,他的眼神從我的雙眼漸漸移往我胸口的「那塊佛牌……」
他的眼神從我的雙眼漸漸移到我胸口的【那塊佛牌……】
 
正當我回神後一抬頭,眼前只有一片迷濛的霧,我看不清楚前方的銓銓,空氣凝結,彷彿時間暫停般……只有不停的聽到銓銓「呼~」的氣息
 
(圖片來源:網路)
 
「靠,你下次抽電子煙再往我臉上噴試看看」我撥開煙霧後大聲叫罵著,隨手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說吧!佛牌怎麼了?」我說
 
「兩年前」銓銓放下電子煙清了清喉嚨說道
 
「兩年前,我閒閒沒事上網亂逛,突然看到有關於佛牌的販賣網站,那時候只覺得戴這玩意兒好像很酷,所以我就打開google瀏覽器開始搜尋有關於佛牌的消息」
(圖片來源:網路) 
 
 
「然後呢?」我拿起泰奶吸了一口
 
「那時候看完網路上的分享,佛牌讓我感覺很靈驗的樣子,於是我也想試試,就在網路搜尋賣家,果然,讓我找到一面我一看就想戴的佛牌」
 
「佛牌有分很多種耶!」我說
 
「我知道啊!」銓銓邊說邊拿起一旁的泰奶吸了一口
 
「所以我……」
 
「等等,你又沒點泰奶,你剛喝什麼?」我納悶的問
 
「喔~口渴啊!剛看你喝,就也拿你那杯喝一口啊!」銓銓笑著說
靠,根本詐騙集團吧你
 
「快繼續啦!」我不耐煩的說
 
「地點是西門町,買牌的地方,一棟大樓,但其實裡面區分很多攤位,有賣古玩,滿老舊的感覺!」銓銓說
 
「其實我不只買一面,想說都來一趟了就多挑了些其他的!你知道牌有分正牌和陰牌嗎?」銓銓問
 
「知道啊!我這兒的客人來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大家都會來討論或談論關於泰國的事物,我也聽過這個說法」我再吸一口泰奶說著
 
這次喝完就把泰奶擺在離銓銓3公尺遠的地方
 
「當時我只是很開心的買了牌,想趕著回家裝殼掛鏈,這樣就可以戴著出門炫耀了!」銓銓得意的說
 
「然後呢?」我問
 
「回家後其實沒太多感覺,把買的牌攤開在床上,只是有面牌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莫名的想戴它」銓銓說
 
「想戴就戴啊~有什麼特別的」我納悶問
 
「起初我也這樣想,但我一戴上去後,開始出現問題了!那段時間開始變得晚睡,精神渙散,注意力不集中」銓銓說
(圖片來源:網路) 
 
 
「拜託,那是你個人問題吧!」我不屑的說
 
「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了,你不是曾經來過我家,我家有供奉太子和王爺你還有印象吧!」銓銓問
 
「有啊!我還記得一踏進你家就被那股莊嚴和舒服的感覺圍繞」
 
「但就在我戴牌那段期間,家裡那股溫暖的氛圍消失了,不止我,連我姐姐都感覺到,常常三不五時背脊發涼,家裡充滿涼意,不不不……應該是寒!」銓銓說
 
「後來有一天晚上,就像平常一般,我突然感覺到一個很巨大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姐,救我,快來救我!」銓銓大聲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