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盧拉拉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圖片來源:網路) 
服務業靠的是一股熱誠,而熱誠卻被對方的不尊重打擊。
 
當初從事命案現場清潔的工作,是憑著服務的心態下去做的,在面對每一個案件的發生,現場都是一個全新且獨特的案件,都需要我們抱持著高度的專業與熱忱去執行,但是,不曉得是華人以前買賣觀念的影響,還是認為殯葬相關產業是一門暴利的生意,有時報出價目後,在客戶的臉上彷彿看到伊莉莎白‧庫布勒‧羅斯所著「論死亡與臨終」一書中提出的臨終五階段。
(圖片來源:網路) 
 
在客戶的臉上我所看到的是:(1)否認:怎麼那麼貴!
(2)憤怒:你把我凱子就對了,開這個價錢要我接受?
(3)討價還價:能不能便宜一點?給個折扣嘛,以後有機會我會幫你介紹的,就當交個朋友嘛……。
(4)抑鬱:認了!沒想到要花這些費用,無所謂了。
(5)接受:好吧,就請你來處理了。
 
上述的五個階段,是我從事殯葬禮儀服務一直到現在任職命案現場清潔師的工作中常遇到的情形。雖然大家會想,都遇到這樣的事了,不管怎樣都必須委託我們來處理,但不是每一個案件都可以順利的承接。
 
故事發生在一個小地方,往生者在此租屋居住,因住宅飄散出惡臭後,鄰居報警才發現死亡多日,在其子女得知此事後,便聯繫禮儀公司接洽後續的喪葬事宜,禮儀公司告知我事件的發生後,請我安排時間前往,本來應該是由我接手進行後續清潔的工作,但是正要出發前,禮儀公司又打了一通電話,要我先不要前往,因著家人有著不同的意見(糾紛),故暫時不願處理房子的事情,而房東也畏懼家人的背景(勢力),也無法逕行委託我處理,希望在家屬的意見(糾紛)統合後,再委由我進行清潔的工作。
 
日子一天兩天的過去,我也淡忘此事,過了兩週後,我突然想起此事,便打電話給禮儀公司的服務人員詢問情況,對方表示,他們還在意見協調(糾紛處理)中,跟他們不斷的提起要盡快的處理,卻沒人表示贊成,前幾天有去拜訪房東,看到他的臉都一副認命的表情了。屋內的味道一直傳出來,因為某些緣故,鄰居也是敢怒不敢言,要等家人這邊通知才能請我到現場進行處理。
(圖片來源:網路) 
 
時間又悄悄的流逝,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距離當初接到通知已過了22天,晚上,禮儀公司打電話過來,請我明日一早前往現場進行報價及清潔。
 
次日,我抵達了現場,是個一層樓的房子,從門外就能聞到臭味,我看,這房子有得清理了,拖了那麼久沒處理,我看到時就算處理完,房東應該也租不掉了。
 
不久,有個精瘦的男子人我走來,我從上到下對外表進行打量,感覺他應該有很高的藝術天分,染著金髮的馬桶蓋頭,嚼著檳榔並叼著一個菸,脖子上,掛著一條金質項鍊,已經不知洗了多少次,領口已呈現荷葉邊的深色短T上印有幾個白字「鬥魂傳承」,細瘦的手腕上有一個大金錶,一條深色七分褲,在腰帶的部分,垂掛著一條鐵鍊,雙腳穿著一雙台灣人的驕傲-藍白拖(據說愛馬仕也出過類似的復刻款),沒有被衣服所遮掩的手臂與雙腿部分,充滿了各樣彩繪圖案,有人在紙上作畫,有人在牆上作畫,他卻在身體上作畫,那為藝術奉獻的精神令人感佩。
 
(圖片來源:網路)
 
那男子站在我的面前對我說:「清潔工嗎?你用最便宜的做法,把裡面髒的部分清掉,不要有臭味就好,這樣多少錢?」
 
在我簡單說明作業流程與報價後,只聽到對方回應道:「蛤?X(消音)你鬼!那麼貴,不要騙我,你當我第一天出社會?講那麼多有的沒的你只是要賺錢,你想做就給我打折,我跟你說啦,你們這種就是要敲盤子(坑錢)的,不要以為我沒做過功課,我朋友開清潔公司的,他跟我說這很容易處理,你要嘛給我打折,要不就不要做,我叫他來處理。」
 
(圖片來源:網路)
 
我答道:「不好意思,就是這個價錢,如果你幾個禮拜前就讓我來處理或許不用這麼多,是你們當初自己要拖的,不是我的問題。如果你有認識的清潔公司,你可以找他們來做啊,幹嘛找我?」
 
客戶:「X(消音)!你在囂張甚麼!好!我現在就要我朋友過來!讓他來報價就知道你多黑心了!」說畢,他便打電話通知他的朋友過來,對話中充滿了對我的否認、不滿與憤怒。
 
我秉持著虛心學習的精神在旁等待(看熱鬧),約莫過了半小時,看到一台貨車抵達,車子停好後,駕駛下了車;果然是物以類聚,打扮上和客戶差不多,留著一個小平頭,口裡也嚼著檳榔,一身的短褲短袖夾腳拖,手臂上也有豐富的彩繪圖案。
(圖片來源:網路) 
 
來者和客戶對談後,說:「哪要那麼貴?你被他騙了啦,垃圾拿到門外電線桿丟就好啊,反正清潔隊的垃圾車會把它清掉,我幫你清一清,拿漂白水灑灑就沒味道了,你就找我來處理就好啦,他是能多專業,不過就是來騙錢ㄟ。」並轉頭對我說道:「肖年郎不能這樣啦,做生意要誠實阿,你這樣子哪能做的長久?」
 
客戶接力道:「你看我朋友,人家報的價跟你差多少!X(消音)!要不是我有認識,不就被你坑了?」
 
我謙遜地說:「那很抱歉,我沒辦法執行,就麻煩你朋友來處理吧。」
 
客戶將約定的費用交與清潔公司的人,只看對方從車上拿了垃圾袋、掃把、拖把的同時,我打開了工具箱,穿戴好我的防護裝備,戴上了面罩,然後站在原地,客戶納悶道:「沒給你做了,不離開站在這幹嘛?還穿成這樣?告訴你啦,不用炫耀你有甚麼東西,不就清潔而已,包裝的好沒特別厲害啦!」
 
我不答話,只是站在原地看著,當對方叼著一個菸滿不在乎的打開了門後,就看見了一幕短時間內他無法忘記的景象。
 
大量、成群的蒼蠅伴隨著臭味朝門口飛了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對方立即將門關上,並回跑,而那些得以逃脫的蒼蠅,不只往對方的身體飛去,有部份也朝著客戶及我的身上招呼;我有戴著全套的裝備,所以對我來說沒有感覺,只看到客戶頓時就像起乩一樣,不停跳動、拍打、揮手。
(圖片來源:網路) 
 
清潔公司道:「X你娘!那麼多虎神(蒼蠅),這麼臭怎麼用啦!錢還你,這我沒辦法。」說完只見對方把錢還給客戶後立即上車,發動引擎,絕塵而去,只看車尾燈越來越小,直到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看到對方開車離去後,客戶轉過頭來跟我緩緩地對我說:「那就給你處理吧。」
 
我回道:「不好意思,你傷透了我的心,你不尊重我的專業,我的(玻璃)心受傷了我留在這裡只是要讓你知道,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
 
到底我有沒有執行這次的案件呢?答案是……。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