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班曉明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那是中學時候的事,那年暑假,親戚正忙於道壇的事,順便問我們是否也要參與普渡法會,家母因為少於參與而婉拒,但基於親戚盛情邀約和好奇心趨使下,去現場看看是怎回事。
(圖片來源:網路) 
 
 
計程車到了現場,約略午後1點多,豔陽高照暑熱讓我一下車就不舒服,現場已經做好普渡擺設物品,我印象最深是壇前地藏王菩薩神像,約略3、4尺高,法相莊嚴。
親戚看見我們,趕緊迎上前招呼,幾句寒暄,帶我們去跟師兄姊們介紹,並點香讓我們敬拜神明。
(圖片來源:網路) 
 
事後,我覺得無聊,走出壇外,壇內法師開始在誦經超渡,炙熱空氣讓我選擇壇門口一排塑膠椅坐下順便吹吹風。
 
當我坐定發呆,因為大人們都在壇內外忙進忙出只有我好奇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看法師誦經,忽然間,我身旁空的兩三張椅子動了兩下,我以為是風吹還是我意間動到,自己調整一下間距。
 
又過幾分鐘,椅子又動,其中一張還掉到小排水溝,我嚇得站起身,不可思議看著眼前無法解釋這一切,除非白天活見鬼。
 
我退到壇門口,忽然間一雙手搭在我肩上,我嚇了一大跳,原來她有發現我的異狀 ,只是在我肩上輕拍兩下:
 
沒事,你進來坐,那邊給“祂們”坐就好
 
“祂們”~~明明沒有人啊
 
師姐只是帶我入內坐下,拿飲料給我喝,外面法師誦經聲持續著....
 
就在不知過了多久,法師的語調越來越急促,艷陽天瞬間在五分鐘內轉暗
 
(圖片來源:網路)
 
 
唰~~一聲豆大般雨珠落下,瞬間狂風大作,猶如狂獸般襲擊壇前法會現場,我們出去看,那風的冷在夏天猶如寒風凜冽,瞬間閃電雷聲狂做,法師還是狂念經文,手中的香在台下比劃比劃。
 
此時,一位在門口看下雨現場狀況的師兄,忽然間癱軟吊白眼倒地。
 
大家以為他心臟病發,趕緊扶他進道壇內躺平,有人去拿熱毛巾,有人去狂按人中刺激,也有開始要做心臟按摩,總之一團混亂。
 
沒多久,師兄幽幽醒來,看看四周的人,忽然間哭了起來,但是師兄哭聲怎是軟語調,猶如女聲,只是在嗚咽哭泣。
(圖片來源:網路) 
 
 
冷不防,師兄突然起身要衝出門,眾人有點措手不及這樣行為,撞到站在門口的我,我發現,師兄的身體是冰的,不是一般人體存在的溫度,他的臉色有點鐵青猙獰,眾人趕緊從後拉住他往壇中坐下,外面法師還是急唸咒語聲,雨勢還是持續下,伴隨雷聲,有師姐急得看向做法中的法師,法師只是用手掌手勢輕搖兩下,示意暫緩。
 
終於誦經到一段落,此時雨勢漸漸小些,法師拿香在底下供桌比劃兩下,緊接不急不徐的下了誦經台。
 
當法師看了這情況,面色頗為凝重,他焚香向壇上神明稟告,眾人讓過一條路,走到跟前
(圖片來源:網路) 
 
 
那師兄眼神有些絕望怨恨淚流滿面,法師看了他一下:
妳是有冤屈嗎?如果有我會請地藏王菩薩幫妳作主,還是妳陽世有想找的親人,妳可以說,我們可以幫妳找,但是,這個師兄是無辜的陽世人,妳無緣無故附身在他身上,這是犯陰規,今天是普渡眾生莊嚴的祭典,我不准妳來攪亂,我會上報上帝爺公,請示法索,到時候妳就不要怪本法師無情,這一鞭下去,魂飛魄散,切勿試法。
 
被附身師兄,漸漸低下頭,把眼神的恨的眼神轉化成悲戚,哭泣的說:
我是在這很久,以前細漢時死在溪中,因為是被當時重男輕女的父母害死,只因為要求生男,騙我去溪邊,把我推落溪,我陽世父母已經不在,因為我陽壽未盡,只有漂泊在凡間,但是,我沒有人祭拜我,我很餓,很冷,有時又被其它強勢的惡靈欺負,每次承受這些事,我很怨恨,今日,因為聽到這裡有普(渡)生,我從不遠處亡地到這,原本想要接受,但是想到以後還要這樣承受痛苦,我越想越不甘心,我想要訴怨,我的痛苦,希望早日可以化解啊....
(圖片來源:網路) 
 
法師點了點頭:
本法師可以幫妳化解,請地藏王菩薩慈悲帶妳入地府在祂身邊修行,但是這樣因果業,我也是要稟告菩薩了解,我無法馬上答應,但是本法師可以幫妳做一個神主牌安魂,讓妳先有歸宿,不再飄蕩,再燒化衣服金銀財寶,給妳有個依靠,待時機到了,菩薩帶妳修行,再焚化妳的神主牌,這個條件,是本法師可以做得到,妳是否答應?
女魂靜默片刻之後,點頭答應,待法師問明姓氏大概地點,約定做法事時間,接著法師拿起金紙,用朱砂筆畫了幾筆,接著燃起金紙,在師兄前後比畫幾下,瞬間在師兄天靈蓋額頭一打,師兄突然癱軟倒地。
 
過沒多久,師兄醒來,法師要師姐燒化符水,給師兄飲下,師兄整個思緒才恢復正常,但他不知發生什麼事。
 
法師:
你剛剛被水鬼附身,因為在做法事,你體質不同,又加上時運低,才被趁隙入身,我已經處理,暫時幫你做結界,這條過香爐的佛珠戴在左手脘,這段時間盡量非必要不要拿下,過了七月後再參加祭解。
 
師兄聽到嚇一跳,他當時只感到一陣陰冷,還猜不透這是什麼,接著就不省人事。
 
(圖片來源:網路)
 
法師笑了笑:
沒事就好,等等法會結束,大家記得拿普食回家,剛剛風雨交加時,是我開了界,四方好兄弟都過來等待,那時我正在做“變食”項目還沒結束,不能離開,否則祂們不高興,危險的是我,萬鬼纏身是有生命,就像跳鍾馗,一刻不能鬆懈,不能被喊名,那個少年(指向我)那時候坐在外面椅子上,那邊一堆爭搶要坐,幸好林師姐機靈帶他入內,不然連他都也會有事,少年欸,碰到師兄身體時是不是很冰冷啊?
 
我點頭如搗蒜
 
法師笑了笑,走入壇內
 
我好奇走向祭典壇前,看向地藏王菩薩神像,剛剛那陣大風雨,所有祭品都濕透,但是神奇的是,地藏王菩薩神像周圍一尺內竟然是乾涸,像是有個保護圈圈起來,有時候玄奇的事,不得不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