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王小魚,在爆系故事館所發表的故事!
#小魚的臨床故事 :一口
在我的臨床生涯中,照顧過不少自殺的患者,每個患者的自殺理由不外乎是吵架、為情或是為錢自殺、憂鬱症、久病厭世、壓力過大等等,每個人都有自已的故事,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委屈、很痛苦,所以享用極端的方式來結束自己,亦或是證明自己。
某年的冬天,外面下著雨,急診匆忙推上來一名年輕男性,大約三十歲上下,交班時簡單明瞭的說明「巴拉刈自殺」,生命徵象正常,必須先推上來急救與處理。
我們一聽到關鍵字,自然也知道這患者會有甚麼樣的病程了,巴拉刈是一種農藥,它對人體的毒性之強,大多數人還是不清楚的。
那時候我還只是小學妹,學姊是主護,雖然急診已然交班過,我們還是必須再詢問一次病史,因為患者的意識清楚,所以直接詢問患者事發經過,我在床旁邊準備點滴時,自然也聽到他滿臉怨氣的描述今晚跟老婆吵架,他實在氣不過,直接拿起他爸爸務農用的農藥喝了一口。
(圖片來源:網路)
「你知道你喝了甚麼農藥嗎?」學姊那時小心翼翼地詢問。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喝了一口,我就是要讓她知道我不是跟她開玩笑的。」他的語氣仍然相當強硬,臉上蠻橫的表情充分彰顯他的不認輸。
我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他大概不知道這一口所要付出的是多大的代價,然而病情解釋需要由醫師出面,我們也只能默默開始準備活性碳,以及鼻胃管,準備幫他插管。
當我們備好,準備幫他插管時,他突然從床上彈起,坐起身指著鼻胃管,嚷嚷著:「你們現在要做甚麼?洗胃嗎?我只不過喝了一小口,而且我看起來好好的,需要嗎?」
此時醫生已經開好醫囑,走上前來小心仔細的解釋所有的治療流程,看著他的情緒激動,適時地安撫他。
「我只是喝了一口!」他不停地重複這一句,但仍是在醫生的勸說下願意乖乖配合。
趁著患者做治療的當下,醫生和學姊前去加護病房門外向家屬解釋病情,而我忙著灌黑乎乎的活性碳,看著躺在床上的年輕男子還一臉忿忿不平,想必對於先前的爭吵仍然耿耿於懷,然而他極有可能不知道再過一段時間,就會發現爭吵的小事根本微不足道,在生命的面前,任何事情都顯得渺小。
當我手邊的治療才做到一半,他的家屬進來探望了,是一名看起來跟患者年紀差不多的女子,她那雙佈滿血絲誘發紅的眼睛,看起來像是剛哭過,臉上卻是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模樣,心緒上看不出任何漣漪。
患者一見到她走近,馬上賭氣似的撇過頭去,我猜想這位八成就是他的太太,她甚麼話都沒說,只能站在床邊一直默默掉眼淚,根據我的經驗,醫師八成已經跟家屬告知最壞的狀況,無疑是判了患者的死刑,此時除了哭,真的說甚麼都是多餘了吧。
(圖片來源:網路)
患者剛進來時,意識清楚,他天真的認為自己很快就能出院,但是第二天開始病程明顯,他身上必須插管子去透析,開始腹痛、腹瀉,口腔潰爛並伴隨呼吸費力,加上一直灌活性碳,再強壯的男人也會虛脫,他自己當然也開始察覺不對勁了。
醫師自然知道瞞不住,和家屬溝通之後,醫師試著以緩和卻肯定的語氣告知患者之後的病況和療程,在這過程中,太太只能緊抓著床欄穩住頻頻顫抖的瘦小身軀,臉上的淚始終沒有停過,才經過那麼一天,不該屬於她這年紀的蒼桑爬滿了臉,看著浮腫的雙眼,自然知道她必定是淚乾了又哭,哭了又乾的無限循環。
「我只是喝了一口!!!」患者聽完醫師的說明,費盡所有力氣似的在床上嘶吼,臉上充斥著不敢置信、悲憤和難以理解的神清。
「巴拉刈只要一口就足以致命。」我落寞站在旁邊,心裡默默說著,面對這份工作,最困難的就是面對這樣的時刻,每當說明最壞的狀況,面對的是患者與家屬的絕望眼神,而這樣不可逆的病況下,我們能做的卻非常有限。 
「我不是真的想死!」患者驚慌失措的坐起身子,「我真的不知道這麼嚴重,我只是想嚇嚇她,我不想死,拜託…拜託…救救我。」說到最後,患者哽咽,紅著眼,懇切地看著我和醫師。
(圖片來源:網路)
此時醫師只能表示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但是無法給予任何保證。真的,我們所能做的,只剩盡力。
之後那幾天,患者的狀況越來越惡化,過程中患者所必須承受的病痛是他始料未及,而且病程變化也越來越快,越來越明顯。
那晚,是我照顧他的最後一個晚上,也和送他進來那晚一樣下著滂沱大雨,下班時他已經進入彌留狀態,生命徵象已經極度不樂觀了,我心底明白,明天我再也見不到這名患者了。
我走出加護病房的大門,長廊上的會客椅冷冷清清,因為非會客時間,家屬通常回去休息,唯獨我在幽暗中看到一大兩小的孤獨身影,看見患者的太太抱著襁褓中的孩子在懷中,臉上看不出喜努哀樂,只有兩眼中充斥著空洞,另一個孩子瑟縮在媽媽旁邊的椅子上睡著了,身上僅僅蓋著一件略顯單薄的外套。
兩個孩子還不懂大人的世界,但是經過今晚,他們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爸爸,經過他們身旁時,也明白他們此時等在門外的用意,心底莫名一酸…
千萬,千萬不要和生命開玩笑,因為生命禁不起…
#編編:因為一時的意氣用事而賠上自己的一條命,何必呢?很多時候真的需要靜下心來面對!
(圖片來源: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