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匿名在【王子與公主病】貼文
前情提要:
公主癌之手機記:母親不給買新手機竟傳簡訊辱罵,換了新手機又想換蘋果,母親不答應竟被po網罵守財奴
公主上學記
小姨子的高中學業說好聽點只是中下
(每天玩手機從早每小時更新狀態到凌晨一兩點的人當然沒有在讀書),
但是不知道哪裡還的自信一直覺得自己是學霸、很強,只要他有心要讀一定什麼學校都搶著要她。
大學會考完了,還很開心的上網嗆人說,誰說今年考題很難,說難的人一定都是弱智之類的,
然後跟一群狐群狗黨出門鬼混的三天不回家。
我老婆很擔心她,打電話跟他說早點回家,被他直接飆髒話,
翻成中文就是:幹你媽(難道不是你媽媽?),你不會管好自己就好,囉唆那麼多怎麼不去死,
我老婆回家哭了整晚,我當然是很生氣,
但是我老婆說她們姐妹的事情他們自己處理就好,我只好算了。
後來考試結果一出來,毫不意外的他根本沒啥學校可以讀,只有一所野雞大學的莫名其妙系,
每年都收考最爛的個位數學生的系所可以讀。
他所有的申請過程都沒有跟家裡人討論過,後來我老婆問他,他才說是申請某某校某某系,
我老婆一驚,說你去讀那裡幹什麼?他大發飆的說:
(原文翻譯)靠北噢,就只申請的到這裡,你們什麼都不關心不懂啦!
後來在申請報名截止前的一個禮拜,我老婆跟我岳母不停地幫她想辦法,
比如說先休息一年明年再考一次,他說這樣太丟臉。
不然說,那找私立學校但是科系以後較有發展的,他說你們都不關心他的想法。
後來我老婆就來拜託我,不然幫她申請一間台灣的學校,再怎麼說都是出國留學,比較好聽,
他大小姐說台灣他不去,日本他可以考慮,好險我岳母很英明的說他在家裡都管不了了不可能讓他出國。
最後我岳父出動了,問他他的興趣是什麼,他說是設計,
然後說不然他可以去一所在首都的貴族學校的設計系讀(學費一學期百萬台幣以上),
我岳父就想咬著牙根讓他去。
我岳母終於受不了拜託我跟他溝通,我的工作跟設計相關,所以在產業跟學術上都比較熟悉,
我給的建議是那所謂的貴族學校只是紈褲子弟的炫富場所,在這裡業界頂尖的人物或公司根本都不會用那裡的人,
如果他真的要走這條路,我可以幫忙找學校,他大小姐終於首肯了。
所以我跟我有合作的學校問起,最頂尖的兩所學校當然不會收這種成績的學生,
終於有一所也是在首都H市的學校(副校長跟設計學系的系主任都是我朋友),答應了收他(對不起,我走後門了),
系主任還親自跟我保證會在集中訓練他兩年後,協助他轉學考到最頂尖的那所大學。
他大小姐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去。
我和我岳父親自帶他去報名,原本我岳父還想請副校長跟系主任吃飯疏通一下(真的是不好的示範),
但是我朋友反而請他們父女吃飯,跟我岳父說您放心我們會好好的注意他的學業的。
以為告一個段落了嗎?當然沒有那麼簡單,
大小姐讀了一個學期不到,我跟老婆剛帶小孩回台灣過年回來,
就接到我朋友的電話說,新學期開始一個月了但是這位公主都沒有到學校,是家裡有什麼事嗎?
問問大小姐,他說他媽的不讀了,因為這所學校不符合他的期望,對他的專業沒有實質的幫助。
我內心:幹,你他媽的一個三流學校都考不上的五流學生跟我說殺小專業!
先不說枉費我用盡關係幫你走後門,現在在我朋友面前還要去道歉丟臉,
你吃家裡拿家裡的一個臭小鬼,休學這麼大的事情都不用跟家裡人商量一下?
一定要學校通知我們了,我們才知道?
那你大小姐這一個月早出晚歸(半夜或凌晨才回家)的是去幹殺小?
他大小姐才說他現在對時裝有興趣,之前是我們逼他去他才迫不得已接受的,現在他在為未來做努力,
結果是去一間破爛專收中國仿冒品的店裡打工,還跟我岳父岳母說他得到多少經驗,
老闆沒有他不行殺小的,在店裡都認識有頭有臉的人。
幹,在幫我倒咖啡的助理,都比你那些有頭有臉的客人還要大牌啦,
幾個本地有名的時裝設計師都有跟我合作,人家都是上巴黎時裝周的啊,
他們新的line也都免費寄來讓我兩個女兒先試穿,
你一個月打工不到台幣兩千塊的新水,跟我說有頭有臉個屌!
總之,你猜的沒錯,我岳父又出面了,說他有興趣的就去讓他唸吧,
所以花了幾十萬台幣,讓他去上之前說的貴族學校的先修班(人家期中也不收學生了)。
社員回應:
「請她出去因為這是你家再說不養這種白眼狼再這樣下去絕對不會變好只會更糟這種人就該讓社會大學教育吃米不知米價不知父母恩成天吃喝玩樂該讓她震撼教育了」
「我比較在意,小姨子什麼時候考過駕照要開車上路,可以先上來報備一下嗎!好讓我準備買機票出國避避…………」
「爸爸何時才會覺悟呢?別再給她金援了,放生吧!(總覺得有一天小姨子會因錢而謀殺父母…)」
「簡單阿,找幾個朋友跟一個公證律師,然後設計幾個局,幾個局都要有連貫但又不能太明顯,讓他莫名背下債務,體會欠債遭受討債無能還債的處境,過程中也可以設計讓他誤入禁區,有人帶他到某個場所,是非正當場所,事後帶他的人卻找不到或否認等等..讓他了解無奈與有理說不清的真正意義,只不過,在所有過程中都必需要有律師在場,才能證明你們的行為用意。」
「忽然懷疑你是不是對你小姨子有興趣 不然你怎麼那麼關注他」
「無法接受辱罵長輩的人」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