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GiGi Chou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爸爸,我跟你說喔,我昨天夢到媽媽,
   帶我去上次去的那個公園玩喔,不過你一樣沒去,只有媽媽跟我。」
 
 
弟弟開心的說著,姐姐望著窗外,也轉過頭去看弟弟
 
 
「我也夢到媽媽了,她坐在我旁邊,摸著我的頭,叫我要好好讀書,
   乖乖聽爸爸的話,爸爸,我們是不是太想念媽媽了?才會都夢到她啊?」
(圖片來源:網路)
 
他聽到這裡,身體開始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他強忍著即將落下的淚水,點了點頭
 
 
「你們應該是太想念媽媽了…」
 
 
老婆,在孩子的夢中,我依然是缺席的那個嗎?妳為何沒出現在我的夢裡?是不是還不肯原諒我呢?
 
 
老婆,我好想妳,好想妳…
………………
「這個假日,要帶我跟孩子出門嗎?」
 
 
他看了看時鐘,已經中午,但是他慵懶的不想起床
 
 
「讓我多睡一點吧,好累。」
 
 
老婆望著他一下,放低了語氣
 
 
「可是孩子說,想要爸爸帶她們出去玩。」
 
 
他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我已經工作一星期了,真的很累,就不能讓我在家休息一下嗎?」
 
 
老婆不語,轉身離開。
 
 
「馬的,又在不高興了是嗎,煩死人了!」
 
 
老婆帶孩子出門以後,他從床上醒來,再也睡不著了
 
 
「最討厭這樣被吵醒…」
 
 
他起床去抽根菸,想著要不要打電話給老婆,去找她們呢?
 
 
看一看電話,他又放了下來
 
 
「算了,還是在家好好休息就好,輕鬆一下。」
 
 
他缺席了多少的親子日?缺席了多少重要的日子?連他父母的生日,都是老婆去張羅的,這些事,本來就是老婆該做的不是?
 
 
而現在,換老婆缺席了,再也不會回來了,以後,再也沒有任何人,為他做任何事,老婆缺席在他的生命裡,在孩子的生命裡,永遠的缺席…
 
 
多麼殘忍!
 
 
他開始想起老婆忙碌的身影,孩子出生以後,她的事情更多,負荷更重,他下班以後,常常看到老婆還在忙東忙西的,他很不解,他上班那麼長的時間,老婆到底在幹嘛?
 
(圖片來源:網路)
「妳事情怎還沒做完?在家都在睡覺嗎?」
 
 
老婆轉過頭來看他,欲言又止,又將頭轉過去,沒回答他什麼。
 
 
現在想起老婆那個表情,是不是有很多話想說?是不是想要跟我反駁?
 
 
但是她終究是選擇了沉默…
 
 
在那沉默之中,包含著多少的難受?為何他一再的忽略老婆眼裡的悲傷呢?
 
 
他只是下意識的逃避,不願意面對罷了,其實,他很怕看到老婆哭,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會覺得有些手足無措,然後發起脾氣來。
 
 
明知道這樣會讓老婆更難過,但是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當他感到慌亂,厭煩時,他只會發脾氣,其他的,他完全無法表達。
 
 
這麼多年來,他做錯了嗎?老婆她,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他覺得自己真的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但是他始終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老婆開心一點。
 
 
長期媽媽跟老婆的紛爭,最後,他選擇了搬出來住,他覺得他能做的都做了,再多,他真的也沒辦法了。
 
 
要他改改自己的脾氣真的太難,他從小到大就是如此,該怎麼改?能怎麼改?
 
 
從相識到結婚多年,他們也一起經歷過不少事,岳父母的相繼離世,讓老婆受到很大的打擊,有一次,老婆沉默的坐在床沿,望著窗外,聽到他進門的聲音,頭也沒回,他走過去問她怎麼了,她只淡淡的說
(圖片來源:網路)
 
 
「你知道沒有父母,是什麼感覺嗎?」
 
 
他坐到了她身邊,陪她望著窗外
 
 
「像是一個無根的浮萍,隨波逐流。」
 
 
他轉頭過去看著老婆,她眼中有著晶瑩的淚光,他伸出手,將老婆抱住,讓她的頭靠在他的肩上
 
 
「妳還有我,還有孩子,我們就是妳的家。」
 
 
老婆用力的哭了起來,那一次,他印象相當的深刻,是在辦完岳母喪事之後。
而他對她的承諾呢?
 
 
他那天,為什麼要生氣的把她趕走?他不是對她說過,他就是她的家嗎?
想到這裡,他緊握住拳頭,忍耐著快要無法承受的心痛。
 
 
………………
(圖片來源:網路)
 
 
「爸爸,這裡是哪裡?」
 
 
他不語的帶著孩子下車,慢慢地往老婆靈位的方向走,因為參加過岳父母的喪禮,孩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爸爸,不是要去找媽媽嗎?幹嘛帶我們來這裡?誰死了嗎?媽媽在這裡幫忙嗎?」
 
 
小二的女兒已經有些懂事,不解的問著爸爸,大班的弟弟,卻突然大哭了起來
 
 
「我不要來這裡,我要找媽媽,嗚嗚嗚哇…」
 
 
他緊緊牽著2個孩子的手,停下了腳步,生氣的怒吼
 
 
「別哭了,我現在帶你們去找媽媽,別哭了!」
 
 
弟弟還是不停的哭,女兒紅了眼眶,不敢說話,他牽著他們繼續往靈位的方向走,邊走,邊忍不住淚水的滑落。
 
 
到了靈位前,他點好香,顫抖的拿給孩子,強忍著哽咽,對著孩子說
 
 
「跟媽媽說,你們來看她了。」
 
 
姐姐望著靈牌上的名字傻在那邊,弟弟開始崩潰大哭
(圖片來源:網路) 
 
 
「媽媽沒在這裡,幹嘛要騙我,我不要拜,我要找媽媽,哇啊啊啊啊!」
 
 
弟弟用力的把香丟到了地上,賴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他生氣的舉起手,停頓在空中又放了下來。
 
 
他癱坐在兒子身邊,看著哭泣的女兒,大哭的兒子,無力的流下淚來
 
 
「老婆,妳回來好嗎?我快承受不住了。」
 
 
他將頭埋在兩膝中間,全身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老婆,告訴我這只是一場夢,告訴我妳還活著,告訴我妳很快就回來了,好嗎?
 
 
我真的快承受不了了!
 
 
(圖片來源: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