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唐珍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最後的擁抱(觀落陰二三事)
  
  一個男人刁著煙,也不在乎報名地點在室內,他呼出一口濃濃的煙,掏出報名費,“啪”的拍在桌上,「聽說這裡有代觀服務。我殺氣太重,知道下不去,要直接找代觀。」
(圖片來源:網路)
  
  我把呼吸調到最淺,拿出資料讓他填,「先寫資料,我去請示堂主。」
  
  本來想趁機溜出報名處呼吸的,結果他伸手制止,丹田力道足,「免!我認識堂主,打電話講了。」
  
  那態勢豪氣萬千,濃濃江湖味。
  
  「好,請先生在旁邊等。」
  
  講完,我還是趁機溜出去。
  
  那感覺就像潛水閉氣到最後,浮上水面吸氣吸得貪婪........
  
  —————————————————
  
  只是沒想到,代觀義工明明有好幾位,他跟堂主指著我,「就她。」
  
  「我!?」眼睛瞪大!
  
(圖片來源:網路)
  堂主知道我的老進桃(導航差),再三詢問,「你確定?」
  
  他很沒品的直接把煙灰彈在地板,「確定。」
  
  堂主遞紅布條來,在我矇眼前,他氣音交待,「記得,等堂上神明到了才能.......」
  
  「出發,我懂。」我接著說????。
  
  —————————————————————
  
  他想找他的母親,至於什麼原因,報名表旁邊沒填。這回我落地在碧草如茵的草原,看來似乎在城郊。
  
  就像平常那樣,先聞到熟悉的檀香味,見地藏王菩薩遠遠走來,再跟著祂到指定地點。
(圖片來源:網路)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路上我跟在菩薩後面,祂袈裟隨步輕揚,布面溫柔撫過翠綠的草尖,那畫面充滿寧靜美,可我心情卻美麗不起來。
  
  祂知道我在想什麼,停下腳步轉身來,朝我招招手,「來,孩子。」
  
  我走向前去,祂依舊摸摸我的頭,「孩子啊,這世上所有事,包含人,都不要只看表象。我知道妳不喜歡他那樣子,但他心善妳未曾知曉。」
  
  「喔?」我頗不以為然撇嘴道,「可他剛才對我吐那口煙,挺不尊重的。」
  
  菩薩沒為他多做解釋,笑得祥和,彷彿眼底婆娑和平。「來,我帶妳去見他母親,這次妳會比往常累,記得上去時,多喝水多休息再回家,知道嗎?」
  
  我困惑,卻沒多問。
(圖片來源:網路)
  
  —————————————————————
  
  堂主把開路法尺改成手持小木魚,在我耳邊改咒語後,我們在一處不起眼的平房外,尋到他母親。
  
  他母親跪地頂禮,「恭迎地藏王菩薩。」
  
  祂伸手扶他母親,「今日,祢兒子還願來了。」
  
  還願?可我回想報名表上,除了基本資料,旁邊一片空白呀!
  
  我向堂主說,「找到了。短捲髮、花布襯衫和藍色素褲。」
  
  我聽見男人腳步聲靠近,「妳問祂,我小名叫什麼?」
  
  他母親回想當時,笑言,「阿土。是我在田裡生下他,當時臍帶還沒剪,他全身沾滿土。」
  
(圖片來源:網路)
  我答,「祂說阿土。」
  
  你們知道嗎?他本來講話語氣和行為舉止非常霸氣沒品,此刻卻相當溫柔!
  
  「阿母,拍謝啦!祢往生時,我還在牢仔內,所方說可以放兩小時假來送祢,可是要上手銬腳鐐,這樣會讓祢和親戚難看,我想來想去,還是選擇當不孝子。但是我好遺憾.........」
  
  難怪報名時,他說他殺氣重。
(圖片來源:網路)
  
  我幫他轉達完,聽到他吸鼻水的聲音。
  
  風徐徐吹來,我分不清是肉身的感受,還是此地草原帶來的涼風。在底下的環境很寧靜,草原被風吹成了波浪,我卻悲涼得暗暗嘆氣。
  
  他母親笑中含淚,「不要緊,浪子回頭金不換,阿母知道你有反省。」
  
  「阿母,我出來有跟菩薩說,今生我打打殺殺,罪孽深重,但最對不住的還是阿母。」他擤鼻水,「我有出去努力找頭路,可是有案底,頭路難找,幸好遇到工地願意收留,我現在是工頭喔!可以腳踏實地靠雙手養活自己和存錢了。」
  
  後來我聽身邊有紙張窸窸窣窣,「阿母,這張是捐款收據,我放神明桌,祢有看到嗎?」
  
  地藏王菩薩向他母親微笑點頭。
  
  他母親笑,「菩薩說看到了。」
  
  「我出獄有跟菩薩下願,我想為自己的不孝贖罪,後來努力存錢,捐一台救護車出去,收據是阿母的名,救護車上也有阿母的名,祢有歡喜嗎?」
(圖片來源:網路)
  
  我轉達後,他母親捂嘴淚崩,「我就知道我的阿土是乖囝仔............」她激動得看向菩薩,「有聽見嗎?阿土捐救護車餒!」
  
  菩薩淺笑。
  
  她雙手忙擦臉頰的淚,「我..........好想抱抱阿土,可是...........」
  
  我照實轉達了,但我不是讓靈體上身的靈媒,只是代觀的媒介,所以這要求有難度。
  
  該怎麼辦呢?
  
  堂主也感到為難,但男人也開口,「我也想抱阿母,抱祂最後一次也好!」
  
  男人哭了。
  
  他母親突然走到我面前,「阿妹仔,我抱不到阿土,可以抱妳嗎?」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像有魔力似的,我無法拒絕祂的要求,很自動的張開雙臂,他母親緊緊擁住我,喜極而泣。
(圖片來源:網路)
  
  堂主看我把雙手攤開,手臂又半收回來,像抱著什麼,「妳抱誰?」
  
  我跳過堂主,直接跟男人說,「你媽媽在下面抱不到你,已經改抱我了。」
  
  「那我抱妳,好不好?一次就好!拜託了!」
  
  「............你抱吧。」
  
  那感覺好奇怪,我在下面抱他媽媽,肉體卻抱著他,溫暖又寒冷,菩薩知道我的感受,持咒護住我身體的暖意,讓我不至於撐不住。
  
  —————————————————————
  
  解下紅布條後,男人不像之前那樣隨隨便便,他很認真誠懇的在我面前鞠躬,「多謝妳。」
(圖片來源:網路)
  
  等他滿足心願離開後,我還坐在椅子上。
  
  「結束了,可以起來囉!」堂主收拾東西。
  
  「我可以直接坐在這裡休息一下嗎?」
  
  「好,有需要再叫我。」
  
  我連應都懶得應聲,直接坐在神桌前的椅子上睡了。
  
  那夢境很美,就是那片寧靜的草原...........
  
(圖片來源:網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