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es Huang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代po】
       
來爆一個『口姦男』發情染黃天下第一分局的料。
外勞在台灣因華語能力不佳,一但牽涉司法案件,就需要通譯人員,協助警察偵訊,但中正一分局隨便找一個理髮店男老闆李X光來翻譯性侵案,這樣對嗎?
重點是翻譯到『硬起來』說要強姦人,真的是夏夕夏景!!!
   
   
    
中正一分局忠孝西派出所,106年4月5日處理一件印尼籍看護『安安』(化名)性侵案,不但吃案,夭壽骨隨便去火車站附近拉一個理髮店老闆李X光來充當『司法通譯』!
   
  
不知是性侵過程太香豔?還是通譯工作太刺激?李X光傳譯完後精蟲亂衝,大頭鈍鈍?小頭脹脹?安安明明說『阿公抓我的奶』,李X光傳譯成『安安抓阿公的奶』?靠!是來亂?話可以亂說?奶可以亂抓?
   
   
筆錄最後,色膽包天把忠孝西派出所當『查某間』,沒臉沒皮拿桌上的杯水用印尼話對安安說: 『妳不喝我給妳的水,我就強姦妳』!!!
操!明明知道人家是性侵被害人,聽到『凍未條』開口就想『姦』?
『口姦男』你是很會『姦』是不是?
乾脆以後臉上烙個『姦』字,去中正一分局就不用開口問,不更爽?
警局也能『硬幫幫』,不會自己去廁所擠包膿!!!
   
   
『口姦男』已經申告你了,你現在的身分是『被告』,不要再來裝熟。
話說;5月4日依法跟中正一分局督察室提出申訴『性騷擾』,有個莊巡佐打電話來問,結果說幫不了忙,叫安安自己想辦法。是怎樣阿?欺負外勞不懂台灣法律?還是欺負安安案發後罹患『強力壓力反應』因注意力無法集中,導致部分失憶。
   
   
   
在今年5月2日聽完警訊光碟錄音當場崩潰想起被李X光在警局『口姦』性騷擾,李X光你是要逼死性侵被害人?你媽到底有沒給你生良心?有中正一分局罩就可以吃銅吃鐵?『口姦』性侵被害人?5月4日已經提告了!!!別以為『口姦』就可以逍遙法外,在派出所『姦人』可以無法無天!!!告你剛剛好而已~
   
          
希望台北市社會局及原警政機關別包庇不法,啟動調查,遏止司法歪風,別讓性侵被害女外勞,在警局再遭李X光『口姦』。
   
       
   
根據媒體報導,此案為發生在106年4月5日,印尼籍看護「安安」(化名)遭到性侵,到警局報案,但因為警方找來的通譯是火車站附近一間理髮店老闆,而且通譯在筆錄中「亂翻譯」還疑似出現恐嚇要性侵女報案人的言語,讓爆料者非常不滿。而再翻譯方面,女看護指控雇主家中阿公涉嫌性侵,女看護說「阿公摸我胸部」,通譯竟翻「阿公抓我的手摸他胸部」。在女看護偵訊前,警方有告知外籍看護是否要請律師,且也有免費法扶律師可提供幫助!但通譯也竟替女看護說「不用!我幫你翻譯就可以」,已違反當事人意願。
  
目前收容該女外籍看護的「桃園市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也證實此事!公會理事長黃杲傑表示,針對通譯亂翻,甚至對性侵女被害人說出「不喝水就強姦你」言詞!。當初公會找來三位翻譯,其中一位還具有司法通譯資格,三位講法一模一樣,理事長怒斥警方和通譯太離譜,喊話「我們台灣人不能這樣欺負人家啦!」,並出示監察院公文,表示監察院已就此事,要求中正一分局說明。
    
(新聞截圖)
    
   
  
而針對於吳姓男子為何會是通譯人員,中正一分局有做出回應:
因李姓理髮店老闆「為印尼華僑,且具有印尼語專業」,因而在104年將其列為志工名冊。且偵訊時已告知對方【通譯內容「如有與事實不符,需負相關刑事責任」對方也知悉且在筆錄上具結】。
       
而目前因其通譯案件發現不妥,目前已經終止與對方通譯合作。   
(新聞截圖)
    
    
    
    
【社員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