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閻瑪俐 發表於 爆系故事館
=====
…………………………清伯的好朋友阿達仔去世了,生前跟清伯非常要好~
阿達仔癌末時,幾乎都在醫院渡過。
…………………………「清仔,我看我走不出去了!醫生說癌細胞擴散了……」阿達仔躺在加護病房的床上,全身插滿長短粗細的管子,戴著氧氣罩,臉色發黑,虛弱的說。
「三八兄弟~你走不出去,我可以揹著你啊!別亂說話。」清仔緊握著這比自己親兄弟還要親近的執友那骨瘦如柴的手。
只見阿達仔眼角滑下了一滴滴的淚痕,不發一語的盯著天花板。
探病時間結束,清仔依依不捨的對阿達仔說:「兄弟,我後天再來看你,醫生如果說狀況好,我就揹你出去走走。」
阿達仔虛弱的搖搖手,不知道是說再見還是不用……
…………………………「清仔,阿達仔…阿達仔…走了!嗚嗚嗚嗚…」天剛微亮,清仔就接到阿達仔嫂的電話。
「…………」清仔耳裡嗡嗡作響,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匆匆忙忙的來到醫院,大體正好被推出加護病房。
「阿達仔…」清仔這一叫喚,阿達仔的手臂,滑了出來。
一路跟隨來到停屍間,清仔的胸口疼痛的說不出話,心裡想著:「兄弟,你的病都好了,沒苦沒痛了,現在你可以遊山玩水了……」
陪著阿達仔的家人一起將阿達仔的大體送到殯儀館冰存,清仔回到家睡了一覺,醒來後,背卻挺不直。
「你是不是沒睡好?要不要貼個藥布?」清仔的老婆搥了搥清仔的背說。
從阿達仔往生那天起,清仔的背越來越駝,撐直身體就會無法呼吸;看了西醫,檢查不出原因,看了中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這樣撐到阿達仔頭七,清仔買了阿達仔生前愛吃的羊肉爐,去靈堂給阿達仔上香。
「阿嬤!那個阿北那麼老了,怎麼還讓人揹著啊?」一個年約四歲的男孩,跟清仔擦身而過,指著清仔的背,大聲的說。
「噓!哪來阿北,小孩子不要亂說。」阿嬤尷尬的拉著孫子走出拜飯廳。
「等等!小朋友…你剛剛說什麼?」清仔駝著背,衝到門口,拉住小男孩問
「阿北!你背上揹著一個臉黑黑,很瘦的阿北餒……」男孩的話一出,清仔一把跌坐在地,久久無法站起。
回去後,清仔去附近熟識的宮廟一問,才知道,原來他背挺不直的原因,竟然是阿達仔在他背上。
#我會揹著你(單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