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閻瑪俐 發表於爆系故事館
#挑大厝(下)
………………………………
結果我還真拿到警察局,好巧不巧,員警換班,交接的又還沒回來;等了二十幾分,警察才叫我先填單子,填到一半,進來一群青少年,被警察壓進來的,整間亂哄哄~
好不容易交接的員警忙完,輪到我了,結果錢少一千……
我只好沿原路找回去,就怕掉在路上了,但路上車多人多,要嘛不是被撿走了,就是不知飛哪去,怎麼可能找得到。
走回殯儀館,鬱悶死了~
一千塊就這麼不翼而飛,我把剩下的錢,當面數給朋友看,邊說去警察局的經過,結果…
五千,算了三次還是五千……
喵的,我起雞皮疙瘩了,只見朋友笑著搖頭,拉著我進去拜飯廳,遞了兩個十元給我,示意叫我問~
連三個一正一反,我服了,真的服了!
(圖片來源:網路)
試用期的第五天,無名氏阿祖的申請款還沒下來,也只能等了,而檢到的五千塊,當然是先放朋友那,等請款下來再一起買紙紮大厝跟一些物品。
……………………………………
一早,進到公司,做了基本打掃後,拿起抽屜的鑰匙打開玻璃櫃要擦拭罐子,突然一陣毛,第二層最右邊的白色大理石罐,怎麼面向不對?……
玻璃櫃裡都是天然石材,所以都有著天然的紋路;我對那只白色大理石特別有印象,是因為它在光線的照射下自然的石色上會有閃光,紋路是很淡很淡的粉紅色~
我記得第一天來時,看到甕身有條繞了半圈的斜紋,今天斜紋怎麼不見了?趕緊打開玻璃櫃一看,咦…那條斜紋的面向竟然轉向~
「欸~不要自己嚇自己,說不定是我下樓後,有家屬來看甕,老板他們動到的吧!」我在心裡嘀咕著,趕緊把甕轉了回來。
全都擦過一遍後,鎖上玻璃門,老板娘難得的早到~
「妹妹,等一下有人會來換甕仔,妳再幫我招呼一下。」老板娘走到辦公桌拿了些資料,指著我剛才轉向的那只白甕說。
「蛤…老板娘,那只~有人來看過嗎?」我問。
(圖片來源:網路)
「沒有!只是昨晚我夢見我們接的一位外省阿嬤,跟我說他兒子不聽話,她要住的房子選灌模,綠色的,她不喜歡~而且她雙腳是站在那只白甕裡面,所以我覺得她兒女今天應該會有人來換甕,他們來,妳再打給我好了,我要去對面跟家屬說明流程。」老板娘說完,喝了一大口桌上的茶,就出門去了。
我整個腦袋還在因為老板娘剛說的那一長串補腦著~
腳站在甕裡?不喜歡灌模的綠甕?所以外省阿嬤到底有跟兒子說好了嗎?…………
……………………………………
十點多,我坐在辦公桌前打著幾位客人的訂貨跟流程單,電動玻璃門上的風鈴清脆聲響起,我下意識的站起身,說:「您好!」
一抬頭,門是開了,但又關了~
重點是……沒人!!沒人,門怎麼自己開了!!
不想自己嚇自己,於是趕緊裝沒事,坐下來繼續盯著螢幕,過沒多久~
「叮叮叮叮叮~」電動玻璃門上的風鈴又響了,這次我迅速的看向門口,一位頂著地中海的先生,抱著一個紙箱走了進來。
(圖片來源:網路)
「您…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我心想,這位該不會就是外省阿嬤的兒子吧…
「請問,老板或老板娘在嗎?」男人的聲音沙啞的像好幾天睡眠不足,兩個眼袋垂又黑,臉色還有些蒼白。
「您是…是來換甕的嗎?請稍等,坐一下,我打電話給老板娘,請她回來。」我請他坐倒了杯茶給他,立即去打電話。
十五分鐘,感覺好久,我尷尬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男人不發一語,凝重的臉部幾乎看不出喜怒哀樂,硬撐著的眼皮,彷彿一眨眼就會昏睡般。
老板娘終於回來了。
「廖先生齁~」老板娘匆匆進門,向坐在沙發上靜止不動的男人問候。
「是!您好,兩個多星期前……」廖先生硬擠了個微笑,話還沒說完,老板娘就開口了:「我知道,所以…您知道媽媽想要哪個嗎?」
「…………」廖先生瞪大著眼,看了我,又看著老板娘,眼角微出淚光。
「媽媽說,轉向的白色甕,就是她選的,所以,可能要麻煩您找找……」廖先生底著頭,兩眼直視手上的紙箱,一字一句慢條斯理的說。
(圖片來源:網路)
「妹妹,妳去拿下來~」老板娘指著玻璃櫃裡那只白,跟我說完,又對廖先生說:「廖先生,您別驚訝…我昨晚,夢到您母親了,想必您也讓母親提醒多次了才來的,來!這只應該是您母親選的,您先拿回去跟母親擲筊,原本這只的錢,就當作訂金,擲筊確定後再來付尾款就好。」
只見廖先生顫抖著身體,緩緩的抬頭看著那只白甕說:「我是個很鐵齒的人,從不相信人死了還會托夢,甚至連死了的媽媽,有沒有所謂的靈魂,我仍懷疑。
拜飯,只是遵照她生前的遺願做,但我堅持不拿香,所以交代其他拜飯的家人只在早晚在靈桌上擺上一碗白飯了事;我知道她喜歡白色,因為我鐵齒,也氣她生前虔誠拜神像,故意選了個脆綠的灌模甕…
六天前,我莫名頭痛,吃了整排止痛,也不見效,痛到我跑到醫院掛了急診,頭卻又好端端的不痛了;這六天來,三個晚上,我都夢見媽媽,時而生氣,時而哀傷,總是說了句“給我選間白房吧~吾兒”,然後我就醒了!起初我以為只是因為祂老人家離開,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圖片來源:網路)
第三天,我小妹突然打來責罵我,說媽愛白,問我給不給媽換個白甕。我這小妹從小到大就特黏我,從來也沒大聲跟我說話過,更別提這樣大聲責罵,還掛我電話。
我氣得不給媽媽靈桌上擺飯了,當晚,我又夢見媽媽了,她一直哭,一直哭,問祂什麼也不說,就只是哭著,我無可奈何的轉過身去,媽媽的聲音彷彿在我耳邊,她說:養你們這麼大,就只要求個白房,這麼難啊~我回過身,媽媽就不見了!昨晚,我快睡着時,看見了,看見了媽媽身穿白色旗袍,替我蓋被子,我確定當時還沒睡著,確定不是夢,於是猛一起身,開口問:媽媽要哪種白房呀?她回我:轉向的就是我挑的啦~然後笑笑的走出我房門……」
廖先生一長串的說完,我才發現我聽得全身緊繃!
(圖片來源:網路)
「我媽媽有來,我聞到祂生前常用的面霜味道了~」廖先生左顧右盼的說。
老板娘看了我一眼,我聳聳肩,因為我沒聞到啊!Orz…
結果,玻璃門上的風鈴又響起,自動門,又開了……(明明沒人!)
後來,送走了廖先生,我收拾了桌面,跟檢查了紙箱裡的甕後,放回櫃子下方,老板娘說:「妹妹,做這行常會聽到跟遇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妳真的不怕嗎?還是其實妳真的很勇敢?會怕要說餒,不要硬撐!不瞞妳說,我們之前那些妹妹,最多做不到二年,最少有半個月就跑了~」
我心想…其實只怕沒錢啊啊啊~
說什麼都嚇不倒我的,哼哼~
結果…隔天中午吃完便當,我就畢業了!!
為什麼?
就因為這奶奶熊的老板娘竟然在我吃飯時跟我談正職的薪水,跟正職的工作時間……
(圖片來源:網路)
九點上班,八點下班,月休四天,有勞保,沒健保,月薪22800,吃完飯,我打給我朋友跟他說完,我朋友罵翻,直接叫我走人。
十多天後,我還是有回殯儀館找我朋友,因為那個無名氏阿祖要火化了,我去給祂上個香這樣。
…………………………
民間習俗,確實有很多往生者托夢討東西;故事中的前者無名氏,於托夢前三天就去世了,因緣相使,竟然找人幫忙挑大厝。
後者老媽媽,遺願未了,用各種方式告知子女,最終~使人不得不信啊!
各位讀者們,是否也有令人嘖嘖稱奇的相似經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