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在匿名公社分享
致拋家棄子的媽媽:
你在法庭上說你很可憐、很無奈,你生病。
你拿出了殘障手冊,你訴說了你找不到工作,
說你須要生活費,你申請了法扶律師來找我打官司
我就想問問:
我學走路的時候,你在哪?
我學騎腳踏車的時候,誰教我?
我上幼稚園的時候,誰牽著我的手?
我上小學的時候,誰幫我帶便當?
我放學回家,誰幫我煮晚餐?
我國中的時候,誰幫我簽聯絡簿?
我大學畢業典禮,有誰參加?
我結婚見家長,誰代表?
我生小孩,誰幫我做月子?
以上這些,不是我爺爺就是爸爸姑姑、叔叔。
當年你想追求自己的生活,我只有七個月大,我被迫接受了。
所以,你能不能接受我不會撫養你,
法庭上見面,我抱著剛出生兩個月的兒子,
你沒有關心我手上的孩子,
你只有一開口就一個月要一萬,
法庭上,我訴說了我的童年,
我就是沒勇氣,問你有沒有愛過我,
事隔五年,我依舊記得你當庭訴說的可憐,
事隔五年,社會局來函:令堂接受政府安置,安置費云云。
事隔五年,一張新北市政府的公文就是要我每個月一萬多
拜託你,早死早超生好嗎?
如果社會局來函,是要我領收屍體,我會去的!
我會幫你風光大葬,買鞭炮慶祝我重獲新生的。
社員回應:
「換你去找法服,如何避免這債務陷阱??」
「不能訴求法院免除扶養責任?」
「該廢的是法官和立法官員,所有執法司法官都該廢,坐吃等死福利多的職位都該廢,才不會繼續危害善良百姓」
「可以打官司不撫養她嗎?這種人根本不是媽媽!只圖享樂、自私自利的女人」
「能無視社會局的來函嗎?」
「您需要的是即刻發出"免除(減免)扶養義務"的訴訟,在判決確定前的費用,的確還是要繳付,裁判結果如若是免除,則自判決日起算,之後的費用免除」
「為什麼沒養過你,你還要給他錢?因為你好過,他難過嗎?太過份了,上訴吧!」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