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有位高中生因為在搭國光客運時,認為司機危險駕駛所以一路拍攝影片,在台中朝馬站時告知站長,要求國光客運一個禮拜內開除司機並問『是不是要用十萬元買斷影片』?!
   
當時該名高中生在與站長『談判』時被側錄下來,『因為我有錄影,那我想問妳們有沒有意願用10萬元跟我這買斷這部影片!』開口跟國光客運要10萬元,就是這句話,在網路上引發喧然大波!
    
   
他投訴國光客運司機危害整車乘客,下一秒「這句話」讓眾人傻眼!
   
=====
           
而今天,有一名網友白白,自稱是該名高中生,並在爆廢公社發文澄清。
針對近日國光客運事件,本人特立此稿澄清:
         
當天(9/11),還是颱風侵襲台灣的時候,還沒上國道之前就看到司機在平面道路上迫近慢車道的機車,因此之後開始錄影,從台北一直到台中都有片斷的紀錄影像。
       
下車後我立即去找到站長,請他們了解情況,並請求懲處回復:開除司機,另並詢問公司是否有意願以十萬元買斷影片。
      
後本人以為尚在跟公司那邊以信件溝通協商議價,且料尚未得到回覆,就被各大社群帶風向攻擊,因此現在才求助於媒體澄清事實。
   
              
為何從台北一直錄到台中? 因為司機逼車的事實從台北到台中整整將近三小時的路程一直不間斷的發生,在我面前看來就是司機開著好幾噸的車,載著幾三十條人命,在時速近百,天雨路滑的高速公路上,貼緊前車迫使讓道,整段路程精神飽受煎熬,感覺隨時有可能出車禍。
     
為何當下不告勸司機?因為司機在逼車的過程中,我不斷聽到模糊的碎念,情緒疑似不穩定,我害怕出言制止可能會激怒司機,有人身安全之虞。
     
為何不送幾警察機關而開價?因為本人自認為(僅猜測),罰單金額不痛不癢。【另因本人有經營自媒體】,出售自身的照片及影片是我的收入來源之一,所以當時詢問客運公司是否有意願買斷影片,純屬商業議價行為,並未強迫恐嚇。開價的依據是以我本人臆測國光客運,對於公司安全形象而開價。
      
因本人初入社會,涉世未深,對於金錢價值觀念尚不成熟,所以客運公司方若覺得此提議不合理,我也都欣然接受。或許當時因驚魂未定,用詞語氣不夠委婉客氣,被客運公司誤認為勒索,本人也在此鄭重道歉。
     
最後影片部份也已轉手他人,之後將不再介入此事件。且本人之後也已收到國光客運南投站站長電郵道歉信,感受到國光客運對於此事件的重視。關於此事件造成國光客運的誤解、社會譁然、浪費新聞媒體資源,本人再一次向國光客運以及社會大眾致歉。
    
   
「一開始還以為是客運小題大作,沒想你真的開價要10萬!你真的以為你的影片有那個價值?要不要看看爆料有多少類似影片,拍的人不就賺翻了!」「自媒體?笑死!哪家?恐嚇取財就恐嚇取財,司機道歉是美德,逼車歸逼車你搞清楚,還十萬?要不要順便送你一間房?笑死!」「影片上,我們都覺得你是再勒索國光客運,小朋友要賺錢不是這樣子賺的,從頭到尾,你都不覺得你有錯嗎?」「你的自媒體是哪一個?水管?抖音?還是自己創的粉專?」「一邊道歉一邊解釋自己沒有錯...搞的好像是社會逼你道歉的!按照你的說法你拿到十萬元應該要跟公車上所有的乘客平分,這樣才是為了公眾安全要求賠償,否則你憑什麼代替車上的其他人跟客運公司索賠?」「原來自稱自媒體就可以談價格啊?那我自稱公務員是不是可以查税啊?」「天哪!原來勒索可以這麼光明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