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馬仕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我為了小孩的教育,完全負擔所有的費用(包含安親班,三位家教,補習班,才藝班),已行之有年,大約有6年之久。
      
108年離婚後,小孩教育不能中斷,且小孩有要求更多的教育支出,我也全部支付給家教老師和安親班。小孩的母親不但完全知情,且和家教老師熟悉,也和老師討論學習狀況,並多次進入安親班找小孩。
      
我一個月要負擔的教育費就4萬以上!完全超過規定的扶養費。小孩母親也完全知道費用和過程,但對方在法庭上說謊,辯稱她不同意、不知情、沒被告知。
   
        
小孩與她同住,家教老師進進出出,如何能不知情?惡意要求我支付她扶養費(3.6萬/月),要我再支付108年8月到109年7月,共53萬元,那等於我要支付原本教育費4萬,再給對方4萬?!
   
試問,我一個月薪水才10萬,如何支付每個月8萬的扶養費?試問法官自己付的出來嗎?扶養費金額高達我每月收入的八成,這是符合邏輯和基本常識的判決嗎? 小孩的母親與小孩同住辯稱不知情就可以採信嗎? 那這麼長的時間都不知情,是否違背常理?
   
          
小孩的媽媽也沒有任何通知我這些教育費不要繳付,我理當認為教育也是扶養的一部分,我並沒有少付,給第三人支付,何錯之有?小孩母親這段時間,沒有任何負擔、沒有任何作為、沒有任何收據,只因為隨口一句『不知情』,我要再付一次,請問這合理嗎?試問有多少人可以被剝兩層皮呢?
      
我有付上全部的收據,和轉帳給老師的紀錄,總計超過100萬,白紙黑字。對方完全沒有任何資料,我認為這很明顯的違反公平正義的原則,且判決毫無章法,這是什麼爛司法?
        
我的故事說給100人聽,100人覺得不合理,只有法院的法官不食人間煙火,覺得我要付八成的薪水當扶養費,那我吃甚麼喝什麼呢?連台北市家防中心的社工聽完我的故事都覺得匪夷所思,判決是不是應該符合人類的基本常識和邏輯?法官自己都付不出來每個月8萬的扶養費了,卻要我付?我希望能上訴,有人可以替我伸張正義嗎 ?
    
「看完發文就該懂了吧……完全不想給前妻撫養費生活費,卻只給了教育費!但教育費是直接付給你找的家教老師、安親班,那並不是小孩的生活扶養費!」「簡單來說,你覺得【付出的教育費可以當作撫養費來替代】,但是判決中認為那是你個人自願提出的,不應用來抵除撫養費,因為那是用在日常生活支出,跟教育費還是有所區別。」雖然男方忿忿不平又認為司法對他不公,但網友們也很實際的點出問題癥結點在哪?「給付撫養費是義務,跟教育費是兩碼事。撫養費歸撫養費,不等同教育費,除非離婚協議書註明爸爸只付教育費,否則也不能指明款項用途。」
     
         
「一開始以為是只有一個孩子,看判決書才發現是兩個耶!一個女人帶兩個孩子多辛苦啊!又在疫情那麼嚴重的環境下,這個爸爸一股腦只想栽培再栽培,卻忘記人類最根本身理需求更要先被妥善照顧,重點是一個法盲又小氣的父親!」「這個合議庭法官在講的事情是扶養費沒有給,但上訴人認為【每個月給對方的教育費已經超過應負擔的撫養費】。然而法官認為這是上訴人自己願意付的,若想用每個月的教育費來抵銷積欠的撫養費,須與被上訴人討論和達成協議後方可抵銷,然被上訴人也沒有同意上訴人每個月的教育費可以用來抵銷積欠的撫養費,因此仍可對上訴人民事強制執行積欠的撫養費。」
       
                 
「不想給幹嘛不爭取監護權阿!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好康的事嗎?要不然至少監護權也可以改『共同監護』阿!」「總結就是:甲欠乙扶養費,但甲認為可以用小孩的教育費抵。然而沒有事前白紙黑字與乙討論並且得到乙的同意,因為乙才是得要求扶養費的人,而不是小孩。另外這是簡易判決,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就是最終審不得上訴,全案確定。」「扶養費是先符合其生活基本所需為必要,補習費算額外支出,法官應該是希望你在能力範圍內先支付扶養費,另外補習就看你能力是否繼續。」「撫養費跟繳小孩的補習那些是2回事啊!小孩在女方你付贍養費不就好了?如果你覺得跟女方苦,應該是帶回來不就好了?今天小孩為何是跟女方原因在那?你的文說的你付了好多錢,你自己沒搞清楚重點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