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網友爆料全家人開心到澎湖出遊,自己的阿嬤卻在當地遭15歲少女無照騎機車高速衝撞,導致頭顱破裂,失血過多死亡,悲慟的家屬更表示當下肇事方居然還嗆聲問『要把事情鬧大是嗎』,更仗勢找人助陣『我親戚是議員』,結果沒多久,那名議員真的出現在現場。
   
而自己的阿嬤因為傷勢嚴重無法急救,顱骨嚴重破裂,大量出血,腦幹壓迫,已失去所有功能,隨後趕緊送到加護病房安置,希望能留一口氣回台灣,但最後因為傷勢太嚴重血流不止,隔天下午5/8號14:50分離開人世。
        
 
  
事後肇事方要求遠從澎湖來拈香請求原諒,過程中對方也透過關係,自行聯絡警察機關陪同拈香,深怕自己有人身安危。現場有警察、副局長、民代、議員關心陪同。過程中一直道歉的也只有小女孩媽媽,小女孩爸爸及小女孩則是一樣面無表情,一點都感受不到一點歉意!
  
過程中人員眾多,情緒激動下有推擠的動作,小女孩爸爸全程已手護著小妹妹,但我們並無動手毆打對方的事實,沒想到對方當日離開後,回澎湖後開始態度大轉變,隔天下午5/14到澎湖醫院開出診斷證明,說我們當天毆打許姓少女,導致腦震盪需要住院回診?!以這個在當地醫院申請診斷證明說要提告?!
【完整爆料內容】   
澎湖15歲少女無照騎車撞死遊客,家屬悲慟怒控對方仗勢威嚇「要把事情鬧大嗎?」
    
   
而被家屬指控出面『關切』,身為肇事方親戚的澎湖議員李添進,今也發聲明『從未關說施壓』、『當事者家長也未逃避責任』。
   
【聲明文】
車禍當天,我事後到現場。當時傷者已送醫,我詢問目擊者才知道發生車禍,也詢問被害者家屬傷者情況以及是否有家人陪同送醫。
        
晚上七點多,得知傷者傷及腦部,可能需後送到本島,立即驅車至三總分院了解傷者情況,並詢問被害者家屬需要何種幫助。再得知家屬希望能後送到台灣本島就醫後,也立刻聯絡拜託醫院院長協助傷者申請直升機後送。
         
晚上十點多,接獲訊息空轉中心不同意後送。當時家屬林先生,也有請新竹的民意代表幫忙聯絡,新竹的何議員也有與我聯絡,希望能盡力協助,我也有盡力拜託三總院方幫忙,院方也說會盡最大的努力。
     
直至十一點左右院方確定不能後送,轉至加護病房。我也有向現場家屬解釋醫院運作及後送的相關規定。約晚上十二點要離開前,我遞名片給被害者家屬,並告訴他們在澎湖期間,若有任何需要協助,我會盡量幫忙。
      
在澎湖的這兩天,我也有與家屬保持聯繫,並確認需求。被害者家屬也希望若情況不樂觀,希望能回台治喪。包刮包機包車回台治喪等等事宜,我也都盡力幫忙協調。
       
五月八日下午得知被害者往生後,家屬與我聯絡,在我詢問過後確定只能包車搭台華輪回新竹,在這期間我也有關心他們的食衣住行是否需要幫忙。後來被害者家屬提出,希望由許先生支付包車及澎湖葬儀社的費用,我也立即聯絡許先生須先支付,讓家屬和被害者能順利回新竹。
       
而許先生至新竹捻香的事,我並沒有參與,也不在現場,所以不清楚現場發生什麼事,更沒有聯絡任何人陪許先生一家去新竹捻香。被害者家屬在澎湖的這段期間,我一直盡力協助他們,想幫他們能順利回新竹辦理後事,希望大家可以更全面的了解事情的經過。
   
      
我從事發至今,從未關說施壓!
任何人,臉書上的不實指控,我不接爱,至於事後的喪葬費賠償問題,皆由双方及新竹當地民意代表直接與肇事者家屬連絡,我未曾參與。
    
無照駕駛本來就不對,當事者家長也未逃避責任,這種不幸的事情誰都不願發生,我也能體量受害者家屬的心情,該面對司法的就要承擔,該賠償就要去面對,也希望該事件双方能有共識早日決解。
     
也希望各位在未能了解,事情過程,而聽片段之詞,而做出不當的留言及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