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政祥
還我們被害家屬一個公道!
悲痛的母親節!約定好每年都要來澎湖旅遊,原本幸福快樂的家庭旅遊,帶著我們最愛、一手拉拔我們長大、正要退休享清福的阿嬤。
      
在5/7號,母親節前一天,發生了一場意外,讓我們天人永隔,失去我們至親的阿嬤(媽媽)。發生地於外垵漁港7-11前,當時人潮眾多,遭當地一位居民,許姓少女,以高速衝撞,導致頭顱破裂,失血過多離開人世。
       
許姓少女15歲未成年無照駕駛、沒戴安全帽、車速過快,現場機車劃痕非常長,也沒有煞車痕跡,甚至移動車禍現場。撞擊當下,家人當場無意識,血流如注,我們一家人心急如焚懇請當地居民幫我們叫救護車,卻沒有人願意幫忙,到最後還是我們家屬自己打119求助。
  
    
反而是小女孩家屬一群人衝出來關切小女孩,護著小女孩,我們心急大聲嚷嚷「怎麼騎車的」「人這麼多,怎麼會騎這麼快,把人撞成這樣」?對方家屬反而仗著自己是當地人,囂張跋扈問我們想怎樣『要把事情鬧大是嗎』?甚至要找人助陣,嚷嚷自己親戚是議員!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口中的議員馬上出現在現場。
   
          
接著我們隨後到急診室,醫生在短短半小時內,宣布傷勢嚴重無法急救,顱骨嚴重破裂,大量出血,腦幹壓迫,已失去所有功能,隨後趕緊送到加護病房安置,希望能留一口氣,回到最愛的家鄉。但傷勢嚴重血流不止,隔天下午5/8號14:50分離開人世。
   
    
將親愛的阿嬤(媽媽)安置在澎湖菊島福園,兩天後,搭程台華輪將遺體送回故鄉,過程只有小女孩媽媽釋出誠意,關心協助。殊不知將遺體送回到家一切安置好,才是劇變的開始!
       
對方要求遠從澎湖來拈香請求原諒,過程中對方也透過關係,自行聯絡警察機關陪同拈香,深怕自己有人身安危。現場有警察、副局長、民代、議員關心陪同。
      
5/13過來拈香之前,小女孩媽媽聯絡我們,希望我們不要激動、不要有動作,我們也說只想處理圓滿,過程中一直道歉的也只有小女孩媽媽,小女孩爸爸及小女孩則是一樣面無表情,一點都感受不到一點歉意!
      
當下家人情緒激動,有推擠的動作,畢竟她們的舉動毀了好幾個家庭的支柱,家中還有一個精神障礙的阿姨&行動不便的阿公,依靠著阿嬤幾十年。過程中人員眾多,情緒激動下,有推擠的動作,小女孩爸爸全程已手護著小妹妹。我們並無動手毆打對方的事實,現場所有人員都以佐證。
       
但是對方當日離開後,回澎湖後開始態度大轉變,隔天下午5/14到澎湖醫院開出診斷證明,我們當天毆打許姓少女,導致腦震盪需要住院回診。
    
                
許姓少女在車禍當下,頭部就有受傷撞擊且包紮,卻以這個在當地醫院申請診斷證明說要提告,過程疑似高人指導做出違背道德良心的舉動,將心比心很難嗎?今天慘死的是我們最愛的家人,毀了一個幸福的家庭了,也沒有釋出善意,要我們這些家人情何以堪,家中的生、 老小,該如何是好?
     
在我們離開澎湖前,小女孩母親承諾將會負責所有喪葬費用,至今仍跳票失信,5/21週六我們至親的阿嬤(媽媽)人生即將圓滿,羽化成仙,已經魂斷異鄉還被顛倒是非,能瞑目嗎?已提告刑事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