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sushi Zheng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我的太太在台中林X凱婦產科診所生產完變成植物人,治療醫院醫師已經判定要恢復正常與人溝通的機會微乎其微,我該如何?
        
關於此次事件,我在這裏想分享一些個人想法,以及關於我太太所發生不幸的種種有關醫療過程的懷疑 ,因為我只是新手爸爸,身邊也沒有人遇過這樣的事情,如果我的質疑不正確,也請廣大的網友 多多包容,或是可以跟我分享正確的觀念。
      
我的太太,白小姐,是位為了愛放棄香港原本穩定生活,離鄉背井,嫁來台灣的香港女孩。在我們婚後,我們珍惜著彼此,而且也深深愛著對方。接著,很快的,我太太懷孕了,我們都很開心的準備迎接我們的小寶貝。
   
             
她也選擇了她所心儀的婦產科診所及月子中心,準備接下來ㄧ系列產檢、生產,到做月子,都交由台中市福科路上 林X凱婦產科診所 (內有附設月子中心)。並由診所內某位鄭姓醫師替我太太處理產檢到接生的生產程序。
     
於是,我們便開始依照醫師的指示,定期的產檢。
醫師也表示產檢一切都很正常,沒有什麽問題。一直到後期的產檢,醫師就吿知我們 由於胎兒的頭圍小了兩週,肩膀大了一週,體重也接近3450公克(實際出生3100克),因此需要比原訂的預產期早十天來診所做催生。
        
我們聽完也是相信醫師的專業,並聽從醫師的建議在110/9/17下午到婦產科進行催生。催生的過程非常的漫長,最後終於再歷經了約28-29個小時後,醫師表示可以  準備進行生產,之後將我太太推進產房生產,我也ㄧ起陪同進入產房。
       
生產的過程中,我看似也無異狀,到了21:12,孩子出生了,我跟太太看到孩子非常的開心,在產房內還拍一張我們的全家幅。我並無感覺任何異狀,之後醫生告知我 他將準備替我太太進行後續縫合處理,就將我請岀產房,在外等候等待的過程,我難掩心中興奮,但卻不知道一場驚天的悲劇即將降臨在我們身上......
    
港女嫁來台,產後大出血成植物人,家人著急來台探望無助求援
      
約莫40分鐘後,我太太被推出產房了。
護士將她推進了恢復室,我當時看到我太太的面色很差,我以爲是剛生產完的原因導致,當下經由醫師跟我說明太太的子宮有收縮不良的情形,有塞了兩片幫助子宮收縮的藥物給她含著,說完醫師便隨即離開現場,留下護士指導我如何按壓子宮。
         
指導完後,護士也離開了現場,留下我一人按壓著我太太的子宮。約莫過了10分鐘 我太太有意識到會陰部似乎有流了些液體,但她認為可能是產後惡露排出比較多,因此我便持續的做按壓的動作。又過了5-10分鐘,我老婆又感覺到這次排出的液體量似乎更多,我感覺情況不太對,掀開被子才知道流岀的血已經染紅了整件床單。
        
我趕緊去請護士來,護士看完再去找醫師,醫師看到此情形,便回房間拿手機,再回來恢復室觀察我太太出血的情況,並開始撥著轉院的電話聯絡著。大約聯絡了5-10分鐘,掛掉電話後才請護士打電話通知119救護車,並告知我需要將我太太轉送至台中榮總。
      
於是我們就在恢復室等待了20分鐘的救護車。
期間醫師也無做應有的止血及輸血的處置,直到救護車抵達將我太太送上救護車,而我太太在送上救護車前雖仍有意識,但已漸漸不清,畢竟在過程中已經失血超過1000CC 。
       
而當時她仍用她僅存的意識告訴我她要走了,她很愛我,要我好好照顧我們的寶寶。聽完,我只能忍著扎心的痛,不斷的提醒要她別放棄,不准睡,保持清醒,一定沒事的…
         
當救護車將我太太送到台中榮總急診室,此時我太太的意識已經非常薄弱,由榮總產科醫療團隊接手,緊急進行輸血,僅當時便輸了10000cc的血。榮總醫師告訴我由於我太太目前子宮失血量太大,必須緊急手術摘除子宮,才能保住我太太的生命。
       
當時我就只能一個人在凌晨三點的手術房外祈禱著,希望我太太能平安.......
              
在太太摘除子宮手術之後,又經歷2-3次的大小手術,最後我太太就住進了加護病房,持續的觀察治療了兩個多月,身體各方面的器官是不斷的衰敗,意識方面至今始終無法恢復。經由榮總醫師診斷後,是大量出血造成的缺氧性腦病變,同時跟我說 病人的意識方面可能只能停留在目前這樣,要恢復的機會很渺茫,在臨床上是屬於腦損傷的末期患者(就是病情嚴重的植物人)。
   
           
當下我聽到我整個心都碎了,覺得原本ㄧ個美好的家庭,遭逢這樣的變故,人生全毀,甚至一度想了結自己生命一走了之,但又想到自己還有個剛出生的寶寶,我只能選擇堅強的面對,只是依照目前的情況 我的工作 收入 根本無法應付 接下來 需要面對太太長期的照護費用 以及龐大的醫療費用。
        
這種種巨大的壓力,生活上的囧境,讓我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面對。
     
事後,我曾試著與婦產科醫師方面做討論。我認為當時我太太出產房當下,醫師已經知道產婦子宮收縮不良情形,能夠在現場就地觀察隨時緊急做處置,而並非離開現場,等家屬通報後再做處置。醫師給我的答案卻是我通報他我太太大出血時,他剛好正要來看我太太;而關於我太太大出血時,為何沒有做止血或輸血動作?醫師表示【我們婦產科沒有血,如果要進行輸血,必需發生產後大出血的情形後,再去捐血中心領血,才能進行輸血】。
       
最終討論的結果,婦產科方面給出的回應實在令身為家屬的我難以接受。試問各位, 對於ㄧ位大出血的病患來說,時間ㄧ分ㄧ秒都是非常寶貴的,不是嗎?也許能夠把事發到運送的時間縮短,以及在有效的時間內做有效的醫療處置,可能我太太就可以把傷害程度降低,結果或許就會有所不同。
   
        
因此這一切處置方式及處理流程,都讓當下在現場的我感覺到,這間婦產科診所緊急應變能力不足。從婦產科診所到台中榮總,僅須3-5分鐘車程,但整個事發到轉送的過程,卻用了約40分鐘,著實令人不解?
            
最後,對於我身為一個丈夫、一個爸爸,更是我太太的守護者,我實在不希望健康的太太可能因為醫師的誤判,或是醫療上的瑕疵,而失去了她美好的人生,失去當媽媽的權利。每次看著她辛苦且痛苦的躺在病床上,想到一路以來她所經歷的病痛與折磨,我真心希望能為她爭取些什麽。
   
        
謝謝大家耐心看完我的故事,希望各位如果有什麼建議或幫助,可以留言或私訊給我,也希望政府相關單位能夠了解我的難處,給予適時的幫助,別刻意刁難。感激不盡,最後再次感謝大家花時間耐心的看完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