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陳震  分享在  爆料公社
代友人轉PO,以下文章為他的自述:
時間:2017 / 10/10 11:40
地點:台北市岳泰峰範社區
本社區保全公司:慧智公寓大廈管理維護有限公司
我是住戶,搬來4個月,每天受樓上噪音之苦(跑跳聲、重踩腳步聲),致電到一樓社區保全管理室,希望能幫忙轉達協助溝通樓上住戶。五分鐘過後,保全陳經理(俗稱總幹事)帶著樓上住戶到我家門口理論。註:這是我第一次和總幹事對談。
樓上住戶:請問我們到底是吵到你什麼?
我:每天的跑跳聲,重踩的腳步聲,真的很擾人。
陳經理:絕對不是他們所發出的噪音(一口咬定)。
我:請問你是如何知道絕對不是他們所發出的噪音?我住在正下方樓下,聲音就從天花板出來,他們幾點起床,幾點出門,幾點回家(我有把記錄的時間講出來),走到哪個房間(本大樓格局都一樣),行程我用聽的都知道了,這樣還不算是樓上製造出來的噪音嗎?
陳經理:知道行程就能代表是他們發出的噪音嗎?你的行程我也都知道阿,幾點出門,幾點回家!那又怎麼樣?又能代表什麼呢?(態度不屑、口氣極差)。
我一聽愣住:你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在一樓管理室,當然知道我的行程!今天我是住在他正樓下,並非站在他家門口用看的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
樓上住戶:那你要我們怎樣?都不能走路?都不能出門嗎?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請你們穿個拖鞋或是腳步放輕些走,不要持續的跑跑跳跳可以嗎?每天都被你們吵到不得安寧。
陳經理:你覺得吵就去告他們嘛,講那麼多幹嘛勒?我:我今天致電管理室就是希望你們能替住戶解決問題,而不是再製造問題,你身為經理是不是該站在中立,但卻是這樣的處理方式及消極的態度,你這樣對嗎?
這時,陳經理聽完像發了瘋一樣,情緒完全失控,大聲咆嘯對著我再說一次:你不高興就去告他們阿,就跟你說不是他們所發出的噪音,你是聽不懂嗎?
我:好,我會去告他們,但你那麼大聲的對我大吼大叫是在幹什麼?帶著其他住戶到我家門口耍流氓嗎?
陳經理:那你想怎麼樣嘛?(此時的他兇神惡煞到就好像是新聞畫面上在KTV門口要找人打架似的,態度惡劣到就好像找到了殺父仇人一樣)
我:你現在是來我家鬧事找架吵嗎?我一個人在家我會害怕(樓下保全共6位左右),我致電請我朋友來幫忙,(但此時朋友沒接通)陳經理等的不耐煩說:你朋友勒?不是說要約你朋友來,幾點來阿?等你們阿!(直接嗆約輸贏)
我:朋友沒接通,你晚上都在管理室嗎?陳經理:我都在,講個時間嘛,看約幾點,我等你,不然我上來找你也行。
接下來,演變成樓上住戶在排解我和陳經理的糾紛,我請樓上住戶到我家裡面坐(我們雙方自己私下談噪音問題),我害怕到趕緊關上門,怕陳經理衝進來。當然也不敢找朋友來幫忙,要理論一定也鬥不過保全公司,萬一陳經理理智又再次斷了線,我豈不是天天要擔心他又到我家門口耍流氓騷擾怎麼辦?
(慶幸的是樓上住戶是好人,很願意配合盡量放低噪音,共同解決問題)
隔日10/11早上10:00,我致電到慧智保全桃園總公司投訴,請我留了電話後說中午會跟我聯繫。10/11下14:00,我再次致電說並沒有任何人跟我聯繫,得到的答案一樣,請我再次留電。
總幹事一職是須透過國家考試領取執照,沒想到國家竟培育出這樣的人才,令我失望又痛心。本社區一個月付保全費99萬元,換來的卻是低EQ,情緒會失控、會暴走的總幹事。
我想了又想,付錢請保全不外乎就是要維護本社區及住戶的安寧嗎?得到的結果卻是總幹事直接到住戶家門口叫囂。心中真的覺得委屈難過。現在的我出門不敢經過管理室,我很害怕遇到陳經理。希望貴公司能看到這篇文章,而不是簽了約後對客戶不理不睬,也希望在員工的教育訓練及素質的培養上能夠多加強些。來不及拍影片,只好趕緊拿手機拍下陳經理英俊風範的照片。
(原文截圖)